病_长安十年【完结】

  《病》作者:长安十年

  文案

  许哲有一个不可对人言的秘密,他的身体发生了可怕而羞耻的变化。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哲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许哲在闷热的夏日早晨醒来,外面黑压压一片,眼看着要下雨了。他的房间没有空调,卸给同母异父的弟弟高考备战用了,如今弟弟念了大学,此事无人再提。

  风扇早就停了,他满头满脸的汗,随手抹了,套上裤子,却在将要穿上T恤的时候一愣。

  昏天黑地睡了一晚,他竟然差一点将这场噩梦给遗忘了。

  本以为睡醒之后,一切都将恢复到出厂设置,现在这一点天真的希冀瞬间又破碎了。

  许哲有一个不可对人言的秘密,然而事实上,纸包不住火,这秘密一人知道之后,很快便不胫而走,他感到人人看他都带着怪异的眼光。

  他的T恤好好地穿在身上,从前这个季节,许哲总是要打赤膊睡的。

  因为他的身体发生了羞耻的变化,胸部开始发育,并且已然到了让寻常女生艳羡的地步。

  一个月之前,他还是一名记者,奉命去调查黑市催乳的内幕,听闻有一些□□行业利用这种非法药物牟利,可以说十分丧心病狂了。

  许哲扮成有特殊需求的男顾客,扭扭捏捏道明了自己的诉求,顺藤摸瓜找到了一家供货方,可惜调查未能进行下去,他被人从背后袭击,砸晕了之后丢弃在无人的小巷中。

  第二天醒来,他逐渐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再后来,他的顶头上司对他说,阿哲啊,既然卖方那边行不通,你就试试从买家这边入手嘛。

  许哲觉得很有道理,破天荒听从了领导的意见,利用自身优势打入敌人内部。他听说在城东别墅区,有个富二代秘密交易了多支药物,并且当晚要开一个内衣趴。

  “简直禽兽不如!”许哲愤愤然换了女装,决定这次要叫这些斯文败类们彻底翻车。

  可惜他的实习生先行翻车,给了他错误的门牌号——就在目标地址隔壁。

  “这是最高商业机密,我希望你能对此守口如瓶。”

  许哲浑身湿漉漉站在门口,他翻过围墙,游过一片无边界泳池,在警报还未响起之前,恰巧走到二楼书房门口,听到这样一段话。

  不会错了!许哲喜出望外,窸窸窣窣拿出录音笔,与此同时,他碰倒了主人家放置在走廊边的钧瓷。

  那天青色的瓶子踉踉跄跄站不稳,滚了几遭,许哲捧着手去接,却落了空,它十分不给面子,从另一头掉落在地,砸个粉碎。

  紧接着,书房门大开,一个三十出头、长相十分英俊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眉头紧锁,观察了许哲许久,才拨通电话叫了安保来:

  “把这个奇怪的人丢出去。”

  许哲是被人从二楼丢下去的,幸好楼下是一片广阔的泳池,他一瘸一拐爬上去,浑身又湿了个通透,这还没完,被丢之前,他给人扣下了身份证。

  “砸坏的东西,你要赔。”

  这条新闻的调查以彻底失败而告终,然而许哲再回到报社,领导每次看他都要叹气:

  “阿哲,你这样,搞得办公室都不团结了。”

  男同事们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时不时用余光瞄他。这怪不得许哲,他并不是个不检点的男同志,每天清晨起来,他都要绑上三五层束带,再穿上抹胸。这样热的天,他还坚持两件白T一件衬衫,为的不就是让大家安心工作么!

  然而现在连去趟洗手间也是种折磨,不能跟别人并排站立于便池前,否则人家的脖子就快伸到他裤裆里了,仿佛在探索生命的奥义,接下来看到许哲依旧拥有大家共有的那一样,简直十分不应当了。

  许哲几乎没有犹豫,应了领导的意思,第二天就递交了离职报告。

  ——

  许哲是个彻头彻尾弯如蚊香的同志,因此他对自己的胸并不感兴趣,只在最初每天带着希望醒来时,惊慌中锁起卧室门,对着镜子又看又摸。

  可惜事与愿违,那地方越发绵软,开始野蛮生长,轮廓与弧度越来越大。束带似乎早已起不了作用,他已经被绑缚得喘不过起来,可愈发无法出门见人。

  许哲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看医生。外科医生用怪异的眼神望着他,冷冰冰地问:“为了满足男朋友吧,你们这种人,我见过不止一次。这下玩大发了,这种药效力很强,即使给你开刀切除了,还是会缓慢再生长。”最后一句话也不知是玩笑还是认真的建议,“我看你要是真的喜欢做女人,你男朋友也没有意见,倒不如去做变性手术割了下面来得干脆。否则雌激素紊乱,对身体不好。”

  许哲想起那些活跃在东南亚地区为了□□行业献身的人妖们,忽然一阵冷颤。虽然他是同志,可他并不想改变性别,不不不,这中间一定有什么环节出了错。

  出了医院大门,迎面撞上个人,对方穿着警服,高他半个头,走起路来带着风,离远了一看:

  “这不是许哲吗?”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许哲遇着了他的发小。不是一般的发小,是他从小喜欢的男同学。

  警察哥哥名叫黄晟,宇宙级直男,钢铁般的意志使他百折不弯。当然,许哲从没想过把他扳弯,倒是这次的违禁药品,如果不是黄晟他们支队在查,他也不会这样卖力,把自己都给赔进去了。

  “啊,在出警?”

  对方点了点头,许哲好不容易挤出一丝微笑来:

  “我不耽误你了,改天再见。”生怕他看出端倪,许哲几乎勾着背含着胸,直到他人走远了,才敢喘一口气。

  回家的路上,想起高中那年,这孙子初恋告吹之后,喝了三瓶白酒,吐得昏天黑地,许哲当时睡在他下铺,一声不吭把半屋子的污秽收拾得妥妥当当,人也擦洗干净,让他睡在自己的小床上,蹬掉鞋刚要爬到上铺去睡的时候,忽然被他抓住脚踝:

  “许哲,如果你是女孩儿就好了。”

  这混蛋,一定不知道这句话害了他整整八年。

  第2章

  许哲浑浑噩噩回到家,躺在床上失神落魄好半天,工作丢了,但他不能不吃饭,擦了把脸,他重新振作精神,打开电脑,爬上招聘网站,认真更新了个人简历。上一次登录时间还停留在三年前,实在太久远了,这个世界日新月异,许哲不由生出一丝恐惧来。

  做完这一切,背对着卧房大门换衣服的时候,他同母异父的弟弟悄没声儿地转开了门把手。

  许哲并不知情,他刚把束带解开扔到床上,套上了宽松的t恤,想一个人待在屋子里静一静。

  一转身,着实吓了一大跳:

  “阿凯,你怎么不敲门就进屋了?”

  “我在自己家,要敲什么门,从小到大不都这么过来的?”

52书库推荐浏览:舍念念| 黑色火种| 强强耽美文| 耽美网游文| Fresh果果| fahrenhe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