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_七英俊【完结】

  《焦虑》作者:七英俊

  早上我走进教室,发现苔西小姐的下巴上粘着一粒米。

  苔西小姐是我们的数学老师,红发,微胖,总是好脾气地笑着。她很负责,每节课总会提前一点儿过来,先在黑板上写几道算术题。

  我是在她转过头来说“早上好,乔尼”的时候发现那粒米的。

  起初我以为自己看错了。那怎么会是米呢?食堂今天提供的早餐是吐丝与麦片粥。就算她真的一大早跑去中餐馆吃了米饭,也不该粗心到留下这么大的残渣。

  说真的,那粒米实在是太大了,我开始怀疑那其实是一颗夜里长出的水饱,或者一只白色的虫子。我没有马上走到自己的座位,而是悄悄朝她靠近了几步。

  没错,确实是米粒,圆润、白嫩、粘粘糊糊。它大喇喇地躺在苔西小姐嘴唇下方的凹陷处,活像我肥胖的祖父陷在沙发里。

  我替苔西小姐感到难为情。妈妈说,只有不爱干净的孩子才会吃完饭不擦嘴。如果让别人指出这一点,苔西小姐该多么羞愧啊!

  “怎么啦,乔尼?”见我走到面前,苔西小姐好脾气地低下头看着我。

  我想了想,朝她伸出双手:“我今天能得到一个拥抱吗?”

  “为什么?”她虽然这样问着,却马上搂住了我。

  “因为……”我一边支支吾吾,一边试图趁乱蹭掉那粒米。苔西小姐搂得太结实了,我抽不开手臂。

  “因为今天是……”我想说是我生日,又怕被戳穿,“一个美好的晴天。”

  她松开怀抱,迷惑地看了我一眼,但什么也役说。距离这么近,那粒米更加突兀而扎眼了。我飞快地动着脑子:“我很高兴。妈妈说,高兴就要与人分享。”不待她反应过来,我飞快地捧着她的脸蛋儿亲了一口。

  该死!就差一点点!

  苔西小姐笑眯眯地说:“谢谢你。回座位吧,该上课啦。”

  我急忙说:“你的下巴上一一”但上课铃在这时响了起来,盖过了我的声音。她急匆匆地转过身,去补上未完成的板书。

  我沮丧地回了座位。我失败了,她一定会被其他同学嘲笑了。

  我低头翻开笔记本,竖起耳朵听着。苔西小姐开始上课:“先来看看这里的第一道题,谁能告诉我答案?……”

  怎么回事?为什么役人笑?

  我大惑不解地转头看着周围,却发现每个同学都面色如常,仿佛那粒米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大家有可能默契地选择不揭穿吗?我不相信。不提别人,单说坐在我身后的茉莉就不可能放弃这大笑一场的机会。

  我扭过头悄声问她:“你看见了吗?”

  茉莉是个雀斑姑娘,带着可笑的牙套,说话嗓门很大。我大多数情况下都很喜欢她,除非她生气时用铅笔戳我的背。

  “看见什么?”她问。

  我指了指苔西小姐:“那粒米呀!”

  “哦,”她无所谓地瞥了一眼,“看见了。”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茉莉莫名其妙地歪了歪脑袋:“有什么奇怪的?兴许是个米粒形的唇钉。”

  “绝对不是!真的是米!”我开始烦躁起来。苔西小姐是不可能打唇钉的,何况那百分之百、如假包换是米粒。难道只有我为此纠结吗?

  “好吧好吧,就算你是对的,然后又怎么样?”茉莉问。

  “为什么没有人提醒她?”

  “为什么要提醒?”她仿佛听了个笑话。

  我呆住了。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跟我想象中不一样。

  苔西小姐恰在此时叫我的名字:“乔尼,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我慢吞吞地站起来,求助地四下张望。没有人给我递眼色。于是我只得问:“哪个问题?”

  “哈哈哈哈……”大家笑了起来。

  这种时候他们倒知道笑了!

  直到下课我还闷闷不乐。苔西小姐收拾起课本,敦实的身形朝教室门口移动过去。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最后的机会。虽然她不明白我的好意,但我还是决定尽己所能地帮助她。

  “这个借我一下!”我不由分说地抓起茉莉放在桌上的苹果,无视她恼火的大叫,追着苔西小姐飞奔而去。

  “苔西小姐!”我气喘吁吁地拦住她,“这个给你吃。”

  她显然很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想给你吃!”我努力地把苹果往她嘴边凑,还差一厘米……

  “乔尼,”苔西小姐后退了一步,担忧地看着我,“你今天很奇怪。”

  奇怪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啊!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给我辩解的机会。茉莉怒火冲天地追了过来,夺回苹果,像被抢了蛋的母鸡般拼命用铅笔啄我。

  等我好不容易逃出她的攻击范围,苔西小姐己经走远了。

  我沉浸在一种莫名焦虑的情绪里,仿佛身体漂浮在半空中,踏不着地面。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小小一粒米搅和得如此心神不定。它就像管弦乐团圣诞演出中的一个错音,像屁股下的坚果壳,像指甲不小心划过黑板的触感,像茉莉削断的铅笔尖,让我的心脏颤颤悠悠地乱跳。我没完没了地反复自问:难道真的是我不正常?

  难道下巴上的残渣在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合理的,而不合理的是我的认知?

  说到底,什么是合理的呢?

  小的时候,我把父母告诉我的一切当作真理,比如一厘米比一英寸要长。直到我发现他们记反了。

  也许这一次也是他们错了?

  午饭的时候,我故意挤了一点番茄酱,用指头抹在自己下巴上。

  我将脑袋扭来扭去,试图引起别人的注意。最后还真的有个同学拍了拍我:“哥们,嘴擦一下。”

  我如获新生,狂喜地一把揪住他:“你看见苔西小姐的下巴了吗?”

  “什么下巴?”他皱起眉。

  “苔西小姐的下巴上有一粒米!这么大!”我比划给他看,“可是没人让她擦嘴。”

  “真的吗。”他不咸不淡地接口。

  “你不觉得很荒诞吗?下巴上有东西,是有权被提醒的吧?”我迫切地寻求认同。

  他就此深思熟虑地沉思了一会儿。我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问题有什么好考虑的,只能耐着性子等他的答案。

  最后他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是的。”

  我欢呼一声,一跃而起,冲过去找苔西小姐。我一秒都不想再忍下去,我一定要告诉她。

  苔西小姐已经吃完饭了,正在走出食堂。我叫住她,定睛一看,那粒米还若无其事地粘在原处。

  换言之,这一整个上午都没有一个人提醒她。

52书库推荐浏览:高干文| 皎皎| 松本清张| 寒梅墨香| 易中天| 筱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