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朵朵为谁开_陆观澜【完结+番外】

  《朝颜朵朵为谁开》作者:陆观澜

  朝颜朵朵。

  开的,都是别人的花。

  纵然衰败,也都是别人的哀伤。

  第1章 满庭霜

  时间累积盛夏的果实

  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九九八年,夏朝颜十八岁,念高三。

  自从呱呱坠地有记忆的那一天起,夏朝颜一直生活在姑苏城里的一条老巷里。老巷离繁华的观前街不远,大概是几百年历史了,青石板路磨得很光滑,巷两旁都是水泥砌的平房或是二层楼房。木门木窗木楼梯,斑驳之余,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偶尔有讲究的人家也金属防盗门雕花窗之类的大肆改装。而且,到底是多年街坊一场,此心与同,无论家境如何无论年纪大小,梅雨季节一出,一律齐心协力从小二楼伸出长长的竹竿,飘飘洒洒地扬出各种色彩和江南特有的那种无以名之的潮湿味道。每次行人路过总是不得不低头俯身,以手护头,缠夹不清地穿行在一堆红红绿绿之间。

  想想好玩,想想觉得狼狈,再想想又觉得有趣,往往一走出这个长长的迷魂阵,路人们就回过头去,捧腹而笑。

  这种味道,这种别致的体验……想到这儿,夏朝颜嘴角浮现出一缕浅浅的微笑。

  她深深怀念吗?也许。

  只是瞬间,那缕笑,渐渐转成淡淡的涩意,同样是瞬间,她的鼻尖微微一酸,忍了半天都忍不住眼角几乎无法压抑的抽搐般的痛。她低下头去,自嘲,怪不得有人说,一过二十五岁,就算人不老,心也会快速苍老。

  “还不等等我夏朝颜,看我追上怎么收拾你!”

  “我看你是皮痒了你,就这也敢跟我讲条件!”

  “夏朝颜,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宁愿我从来没有碰到过你!”

  肥皂剧里看到这些似曾相识的台词,朝颜无非置之一笑,何止不切实际?简直老套乏味无聊至极,可是她又何曾想过,终有一天,极其讽刺地,她自己竟然也成了这出戏剧的主角之一?

  从小,夏朝颜最喜欢的就是夏天,一到傍晚,蜿蜒看不到尽头的青石板路一早被勤快的各家主妇洒上凉凉的井水,孩子们打闹着,时不时听到吴侬软语的喝斥声:“憨大,倷要到啥地方去――”深夜时分,一早镇在巷头井里的西瓜端了上来,老爸夏勇早就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工工整整劈开:“好吃吧朝颜?正宗沙瓤的,我告诉你,菜场拐角那块地方爸爸排了半天队呢!”夏勇很宠朝颜,因为她自幼就是个聪明懂事谨小慎微的孩子。

  她小心翼翼,从来不争。或者说,她一直把自己的企图心掩藏得够好。

  优秀学生?我不够格。三好?名额紧张,又多的是比我更出色的人。作文竞赛?不要啦,我放学还要代妈妈去接弟弟。

  所以,每次班里民意测验,她都遥遥领先,再所以,不擅文艺就连唱歌都荒腔走调的她,从小学到高中却一直都是班里的文娱委员,也只有她才能让孙悟空猪八戒李逵鲁智深之流荤素不吃的角儿心甘情愿听候调度。这年头,谁稀罕娇滴滴风吹吹就倒的林黛玉林妹妹呢,拥有良好人际关系资本又知道韬光隐晦的薛宝钗薛姐姐才是正途。所以,班主任老佛爷经常说:“夏朝颜啊,IQ中等吧,成绩吗也不算太出色,可是嘛,”她顿了顿,意味深长地,“EQ倒是蛮高。”

  这样的女孩子,默默无闻的从不惹是生非,老师省心,家长放心,同学安心。实在是有够环保。

  只是谁也没料到,夏朝颜的生活轨迹会在二十二岁那年完全脱序。

  一想到这儿,坐在宽敞明亮办公室里的她蓦地开始头疼,几乎是同时,两只手忙碌地在抽屉里飞砂走石。心里那缕深深的苦涩怎么也挥之不去。几年来,她早已饱尝这样的滋味,可是,到底到哪一天,才会有终了呢?她苦笑。

  又或许,永远不会有什么结束。

  他……

  还有,他……该恨死她了吧!

  救命药丸缓缓滑下,她向后半躺在皮椅上,慢慢阖上了眼睛。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姑苏城的美在沧桑,老巷虽破旧,却是沈复的旧居所在地,吸引了无数观光客。甚至在朝颜独自一人在堂屋里写作业的时候,也会从窗口伸进一个两个脑袋啧啧连声地:“哎唷喂呀,这么旧的房子,倒要看看,还有啥人住在里边呀?”

  朝颜从不理会。

  爸爸夏勇,一家军工企业的司机,原来给总经理开车,他生性耿直,后来索性自己申请要求到基层当了一名货车司机。妈妈许闻芹,年轻时候算是美女,朝颜看过妈妈二八芳华时候的相片,跟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一个娇媚一个冷艳,都很美,都在微笑,亲密无间,宛如双生姊妹。她的视线一直被吸引,简直舍不得脱离:“妈,这个。”她高高举起相片。

  许闻芹回眸:“怎么了?”

  朝颜难得撒娇:“我想要!”

  许闻芹这下终于侧过身看她,笑了一下:“随便你。”她对谁都是淡淡的,就这样已经算是优待。而其实,她的确对朝颜更好些,尽管晚晴远远比朝颜更集中了他们夫妇俩的优点。

  朝颜有个好朋友叫做宋泠泠,住在苏州知名的高档花园小区。宋泠泠的妈妈早些年是苏州城里有名的舞蹈演员,见过大世面出入过大场合,很自然地对女儿的舞蹈课非常重视,偏偏有次,她听到那个比她还要高傲脖子仰得比她还高的北京籍美女老师当着全体学员的面板着脸训话,训到最后高高扬起声音,“夏朝颜,你给我上来,让她们看看专心两个字怎么写!”

  她顿顿脚下的练功鞋,高高昂起头,很不耐烦地用手里的软鞭敲打着身体斜倚着的扶杆。

  一旁独坐的林佳湄闲闲一眼瞥过去,就看到一个清秀瘦弱的女孩子,扎着马尾辫,身材匀停,长得嘛,有点像那个小姑娘董洁,还有一点点像女儿喜欢的台湾偶像剧里一个小演员,总之看上去还是舒服的,走上前来,有点腼腆却从从容容地开始示范。她留了个心眼,特地派人去查了查。父母都是一般人,妈妈还长得好些,爸爸简直平庸,生个女儿倒满水灵。住在陋巷,勉强温饱,这样的女孩子,是娇生惯养蜜罐里泡大的女儿天生的玩伴。

  当然,还有陪衬。

  在W中,宋泠泠所在的那个班有个别致而贬褒不明的称呼:贵族班。这个班的学生考进来的时候绝大多数分数都不够,所以,花白头发的老校长攥着厚厚一沓条子,只两天功夫又花白掉了一大绺头发,终于一咬牙大笔一挥在12个班级指标计划之外又增补了一个。他是个老狐狸怕得罪人,却免不了回去跟家里的老婆子抱怨,“现在的家长啊,真是望子成龙得厉害!”

  这天傍晚,宋泠泠来敲夏朝颜的窗户:“喂,放学后到川味找我!”朝颜抬起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宋泠泠已经风风火火跑掉了。她不止一次抱怨过朝颜没手机联系不方便:“每次一走近你们教室,老觉得身上发木发凉发霉,一群书呆子,四眼田鸡,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真是受不了!!!”

52书库推荐浏览:阎连科| 犹大的烟| 刘慈欣| 青浼| 唐欣恬| 蓝色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