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蓝歌_丁九丁【CP完结】

  《望蓝歌》作者:丁九丁

  文案:

  没错,反派于南望是第一男主!

  人之初,性本善

  当刑警,有命案

  祁蓝查案团团转,

  抓出坏蛋是好汉。

  绝色竹马正帮忙,

  老天还要来添乱。

  掉个霸总像狐狸,

  眉花眼笑很好看。

  床上老公叫得欢,

  提上裤子就捣蛋,

  竹马查案会情敌,

  操起刀子对着干。

  一人一口老陈醋,

  捏着鼻子往里灌。

  要问祁蓝怎么办,

  祁蓝叹:

  吃枣药丸!

  提示:三角关系!

  没错,反派于南望是第一男主!!!

  贱嗖嗖嗲兮兮腹黑霸道总裁攻X359度钢铁直男阳光热血刑警受

  刑警和法医双向暗恋。

  最能打的那个是受最能打的那个是受最能打的那个是受

  作品标签:双向暗恋 强强对抗 年上 竹马竹马 HE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死者:男性。约30岁,尸长175CM。上身由外向内穿:白色丝质西服、浅粉色衬衫。下身由外向内穿:米灰色长裤、橙粉色平角短裤。脚上由外向内穿黄铜色皮鞋、浅灰色袜。颈部系有软缢索,呈固定性开放式索套,索套留有瓶口结,典型缢型位。”

  海东市刑侦技术中队队长白还歌一边对尸体进行检查,一边随口报告检查情况,助手王锦江举着笔记本飞快记录,不时向自己上司投去一眼佩服赞美的目光。

  身为助手,王锦江特别佩服白还歌。二十六七岁年纪,业务精熟,头脑冷静,经验丰富,工作狂魔,疯起来他一个人能当三个用,身为助手有这样一个上司,真能学东西,也真是累死人。所以最让王锦江佩服的是工作压力这么大,白还歌的皮肤居然还能保持得那么好,一张脸白嫩如霜吹弹可破,配上长眉鲜翠黑瞳清澄,怎么看怎么像画出来的脸,让人憋不住想上去拧一把试试会不会蹭一手颜料。

  王锦江当然没那个胆儿作死,工作完不成,白队长的眼神能直接把他冻成尸体,压根不用放冰柜。白队长平时笑起来春水般好看,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板脸秒变西北风,平地掀人一跟头。

  不过绝大多数时间,白队长脸上啥表情也没有,不是出现场就是看案卷、切尸体,凝神观察时候居多,喜怒哀乐表情甚少,年纪轻轻形成个久经沙场的气场,距离三米之外就让王锦江心起敬畏,不敢多言。与之相比,白还歌那位在楼下工作的刑警同学祁蓝可比他好打交道得多了。

  白还歌迈着两条长腿在地上转悠,继续观察:“尸体发现于某小区地下停车场,发现时右脚皮鞋脱落,右臂右腿衣物上蹭有大量白灰,挣扎痕迹明显。”

  王锦江赶紧跟上:“可以判定为生前缢死?”

  白还歌没搭话,把尸体上脱下来的衣服交给锦江:“你看衣服。”自己对尸体继续从头到脚认真检查。锦江把衣服翻了一遍过来报告:“没有发现异常,不过衣服够高档的啊,这牌子……嚯,随便一件都够我大半个月的工资!”

  “前臂、下肢及下腹部有尸斑,眼结合膜出血,下身有大小便溢出。初步推断死亡原因为死者在悬挂体位下颈部受缢索压迫闭锁椎动脉导致呼吸道阻闭,进而脑血液循环完全停止引起死亡。”白还歌戴着白手套的手指缓缓掠过尸体的上臂及胸腹部,又托起死者手腕用放大镜仔细观察。

  正说着,门一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大高个年轻人推门冲进来,一身轻便运动服,跑得脸上发红,额头见汗,嘴里嚷着:“查到了查到了!查到死者信息了!”

  这人正是祁蓝,海东市刑警大队一支队队长,白还歌的中学同学兼密友。祁蓝刚参加过一次跨省追捕行动回来,嫌疑人化妆成羊倌逃出内围搜捕网,外围的祁蓝敏锐地察觉到这名羊倌赶着偌大一群羊,手法并不纯熟,还没有牧羊犬助力,当机立断扑倒嫌疑人。嫌疑人回手一刀擦着祁蓝胸口划过,祁蓝肩撞肘击制服凶徒,爬起来才发现棉衣衬衫背心都被那一刀划个稀烂,心窝处一道白痕,当真是惊险万分。千里迢迢押着嫌疑人回来,他连口气都没喘匀就又奔了现场。吃苦耐劳,机智勇敢,干了几年,荣誉勋章证书已经装满整个抽屉,年轻轻的就做到支队长的人也是不多。

  白还歌见是祁蓝,挑嘴角笑一下:“你回来了,没受伤吧。”

  祁蓝道:“没有没有,哪儿能每次出去都受伤。就是衣服全划烂了,多亏你说那边冷,走时候非给我带件棉袄,没棉袄挡着估计就开胸了。”

  是白还歌叮嘱他带的棉袄,祁蓝嫌穿着不方便行动还推三阻四了一回,白还歌沉了脸,他才灰溜溜穿上走了,这会儿猛表态多谢还歌棉袄救命之恩。白还歌身高一米八二,祁蓝还比他高了二寸。这俩人隔着王锦江对聊,王锦江顿时觉得自己像是两双筷子中间夹着的火锅,又热又矮又宽,别提多么别扭。

  白还歌道:“以后给你棉袄里衬块儿钢板——还是说说死者信息吧。”

  祁蓝道:“死者叫尤海,是一家猎头公司的副总,有个女朋友叫张芙蕖。张芙蕖说尤海两天前跟她吵架之后失联,她以为尤海要跟她分手,没想到是出事了。”

  锦江挺体贴地出门左转到饮水机那给祁蓝接了一杯水,白还歌继续用放大镜专注地检查着尸体的上臂和胸腹,他一专心工作就两耳不闻窗外事,祁蓝早习惯了,咕咚咕咚喝了水,一抹嘴接着说:“张芙蕖跟尤海是大学同学,毕业就留在海东了。张芙蕖是外企高管,之前跟尤海商量三十岁之前去北京创业,可最近尤海反悔,说北京物价高房子贵创业太艰难。张芙蕖呢,就想去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发展,俩人谈不拢,最后一次见面时候她把订婚戒指撸下来扔到桌上走了。她想着尤海心里有她就会带着戒指找她和好,要是他不愿意就彻底分手,她可没想到尤海会出意外。我去时候都哭一上午了,她弟弟陪着直劝她也没用。”

  王锦江转转眼睛:“这个尤海,不会有外遇了吧。”

  祁蓝捏着纸杯一挑眉毛:“咦?”

  “蓝哥,大家都是男人,您要是有了外遇,怎么跟女朋友交代?”王锦江给祁蓝开思路。

  “你小子给我出难题是不,我这儿打着光棍呢,还外遇!哪壶不开提哪壶,嗯?”祁蓝把纸杯丢到纸篓里去,王锦江道:“那咱换个说法,比如您跟母们白队长认识这么多年了,您外头突然又有了一个好朋友,不想跟白队长好了,您怎么办?”

  “这什么例子啊!”祁蓝龇牙咧嘴,“都他妈是好哥们儿,介绍过来一起认识啊,一起打球吃饭啊,怎么还不能跟白队长好了?你脑子里都装的啥东西。”

  王锦江吃吃地笑起来,双下巴一抖一抖,鼻尖上冒了油汗,“您理解的那是哥们儿,我说的这是小情儿。您要是有小情儿,敢给白队长带过来看看?”

52书库推荐浏览:绪慈| 桐华| 综漫| 爱看天| 李可| 莫言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