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调冷婚,总裁追妻很艰难_乔木【完结】

  《高调冷婚,总裁追妻很艰难》作者:乔木

  她以为青梅竹马是她最好的归属,不料真心被负。

  她以为守住真心不随意托付,就可了却残生,不料一切从那一夜糊涂开始转折。

  她心如死灰时,却怀上了一个另有所爱的男人的孩子。

  纠纠缠缠,是是非非,她究竟该何去何从……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死了算了

  浅色的床上,两具躯体暧昧地纠缠在一起。

  “陆昱瑾,你给我滚下去!”顾阮阮咬紧了牙关,大眼中燃烧着炽热的愤怒。

  下去?

  嘲讽勾唇,冷峻的面庞贴近她的耳垂:“顾阮阮,你装什么贞洁烈女。连我的床都已经爬过了,这会儿再装模作样不觉得太晚了吗?”

  “你!”巨大的羞辱感涌上心头,不待说话,一张炽热的唇就压了下来。

  男人不容辩驳的强势将娇小的她系数掌控,只能被动的接受着这个吻。

  这个女人,人虽然讨厌,唇瓣却是意外的让人柔软……

  舌尖描摹着她的唇线,一点点试探着想要撬开她的牙关,感受她那张不肯服输的小嘴里面到底藏着怎样的甘甜。

  大手沿着她瘦削圆润的肩头一点一点向下,路过精致的锁骨,再向下……

  唔,真是出乎意料的坚挺高耸,一手竟然有些难以掌握。

  情不自禁地揉捏两下,传来的触感让人忍不住心神一荡。

  这个种马!

  顾阮阮咬紧了牙关,眸光一厉,笔直的长腿快速弯曲,狠狠地朝着男人脆弱处撞了过去。

  陆昱瑾反应极快地抬腿一压,制住她的反抗,脸色发沉:“顾阮阮,你疯了?!”

  “你再敢碰我,我就让你尝尝断子绝孙的滋味!”顾阮阮恼怒地瞪了回去,脸颊一片绯红。

  不知是羞是气。

  陆昱瑾却冷冷的笑了起来,眼中一丝温度也无:“你以为你有权力反抗吗?”

  有力的双腿禁锢住她的,大手将她手腕交叉压在头顶,空出来的另外一只干燥的手掌,一边情-色地游走挑逗,一边撕开她家居服的领子。

  “无耻!混账!流氓!”

  无法动弹的顾阮阮恐慌极了,恼怒的叱骂出声。

  陆昱瑾毫不在乎,垂下头来,吸允着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痕迹。

  顾阮阮近乎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专属的短信铃声响起。

  “昱瑾,大概我真的只能跟你有缘无分吧……祝你新婚快乐,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我会从此消失,希望你能忘了我……”

  看到这条短信,陆昱瑾眸光一沉猛地站起身,抓起外套就匆匆往外走。

  “昱瑾,你要去哪儿?!”

  刚到门口,身后一声厉喝划破夜色,温青霞身穿睡衣站在二楼栏杆处,眼里全都是严肃。

  “妈,我临时有点事儿,出去一趟。你早点睡吧。”陆昱瑾并不回头。

  “你给我站住!”保养得白皙的手指捏紧了护栏,温青霞怒道:“你是不是又要去找方婉茜?不许去!”

  “妈……”陆昱瑾有些无奈,话里却透着倔强和坚定:“我必须要去。婉茜她……”

  “那个女人究竟怎么样我不听!你想清楚,阮阮现在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你们都快要结婚了!不许去!”

  玄关处晦暗的灯光将男人修长高大的身形再度拔高,光影交会处折射出让人心悸的冷光。

  “我从来都不想要那个孩子,更不想跟那个女人结婚。我永远都不会承认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斩钉截铁地说完绝情的话,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给我回来!孽障!你这个孽障……”

  泛着微凉的纤细手掌握住温青霞因为愤怒而开始颤抖的手,“温姨,别生气。”

  “阮阮……”温青霞一惊,愧疚而又担忧:“你……怎么还没睡?你别多想,等昱瑾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他早晚会明白你的好的……”

  “温姨,我明白。”顾阮阮端庄秀丽的脸上笑容没有丝毫的勉强,安抚地点了点头:“我不要紧的,你别生气。”

  顾家倒下之后,顾明翰百般刁难,即使那些曾经的叔叔伯伯想要对她施以援手,也不得不考虑后果。

  是温青霞看在曾经跟她的母亲阮舒雅的情谊上,将她带回家来悉心照顾不说,更是为已经成为植物人的阮舒雅提供了更好的医疗条件。

  整个陆家,大概也只有温青霞是真的喜欢她的,付出了丝毫不逊色于母爱的温情。

  顾阮阮很感激。

  她越是懂事儿,温青霞越是心疼。

  叹息着反手握住她的手,温青霞忍不住叹息。

  顾阮阮亲昵地靠过去,扬起一抹笑:“温姨,夜已经深了。咱们早点休息吧。”

  “好,温姨看着你睡。”压下心头的痛苦情绪,温青霞慈爱地拍了拍顾阮阮的手。

  顾阮阮没有拒绝,微笑着点头跟她相携回房。

  百通公馆。

  陆昱瑾一路风驰电掣,在方婉茜门前疯狂的按动门铃。

  门后一片死寂,仿佛面前是一座冰冷的墓穴,散发着森冷的气息。

  陆昱瑾顾不得会不会扰民,用力地拍动门板:“婉茜!婉茜你开门!”

  第二章 不在乎

  依旧无人应答。

  情急之下,陆昱瑾掏出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推门而入,满目狼藉。

  客厅里散落了破碎的高脚杯,红酒洒在地上触目惊心,像是厚重的血液。桌子被掀翻在地,家具也都乱七八糟地一片。

  卧室里,方婉茜披散着长发坐在地毯上吃吃笑着,羸弱的手腕上涌动着浓稠的鲜血,完好的另外一只手里正握着一大把药准备倒进嘴里。

  “婉茜!你疯了吗?!”陆昱瑾皱眉,箭步冲上去强行拍掉她手中的药,冷着脸掏出手帕将她流血不止的手腕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昱瑾……昱瑾你来了?你不会不要我的是不是?我真的……我真的以为你不要我了……要是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方婉茜恍惚抬头,看清楚来人之后眼里迸发出惊人的亮光,身子一软就要倒到他的怀里。

  陆昱瑾身子一僵,条件反射的向后一躲。

  在看到方婉茜眼里的受伤的时候,才有些不自然地放缓了声音:“我送你去医院。”

  “不……我不去……”方婉茜失魂落魄地跌坐回原地,喃喃啜泣:“与其让我看着你跟顾阮阮结婚,还不如让我就这样死了!”

  “婉茜。”无声的叹息,冷厉的男人难得得放软了态度,深邃的瞳孔深处闪过心疼:“我不会跟她结婚的。”

52书库推荐浏览:腹黑文| 巫哲| 军旅文| 黯然销魂蛋| 女强文| 板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