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人已然随风飘去_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猫【完结】

  书名:那些年那些人已然随风飘去

  作者: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文案

  久经岁月磨炼不变的是友情;

  岁月能解密的是亲情;

  岁月之中无疾而终的是爱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馨妃祁阳 ┃ 配角:方佳郁,七哥 ┃ 其它:亲情,友情,爱情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能给我你的爱吗?

  作者有话要说:  13年写的,偶尔今日读来,竟会越看越感动,所以拿来放出来,愿博君一喜。

  两个人相爱,然后结婚生子,再到最后反目相仇,说尽世间最狠之话,互为贬之,能将对方说的有多不堪就能有多烂俗。

  过去如烟,仿似一场梦。

  如今如烟,无声的硝烟。

  战争永无止尽,直到双方缴械投降,可是最后,输的最惨的,又是谁呢?

  “馨妃,你是要跟爸爸还是妈妈?”两枚□□同时向童馨妃抛掷过来,她呆愣在,紧抱着手里的娃偶,哭,只会哭。

  一个六岁的孩子,你问她到底要跟爸爸还是妈妈之前,有没有试图问过她,你想要什么?。

  最后他们索性送我去读寄宿制学校,每单周末归妈妈,双周末归爸爸,其余时间互不争执,都属于学校。

  他们一致以此为最佳方案,拍手庆祝后便爽快签下合约,本该属于主角的我却只能在幕后看着他们精彩绝伦的表演,还不得不拍手赞好。

  是因为我没有那个问题,所以他们选择都不要我了吗?

  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你让她独自一人去读寄宿制全校,她会什么,她能得到什么,学到什么?

  六岁的童馨妃学会了一个词语叫做凄苦无依。

  心底收货一颗叫做寂寞的种子,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

  和我同住的一个叫做方佳郁,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永远用一根粉红色的发带懒散地系在耳后,白皙的肌肤时时透露着些许红丝,后来我才知道,这也算作一种皮肤病,好像是叫红血丝。

  她的衣着打扮与我同出一辙,如此光鲜亮丽,本该视若明珠的,却也如她般寄宿,想来彼此处境一样,便多出了几分亲切感,这就是所谓的同病相怜。

  另外一个则显得普通极了,她掉进人堆里我想一定就像雨滴落在大海里一样。

  小麦色的肌肤,格外粗糙不似如这年纪的孩童,其余的似乎再也找不到她的特别之处,不过有一点,只要她一笑,仿佛万千的烦恼丝都可以化成尘埃,混与空气之中随着风飘散开去。

  她的名字如她的人一样平淡无奇——朱夏雨。

  猪还会下雨吗?我没想到若干年以后也有人会与我有同样的笑点。

  六岁是孩子本该快乐的年龄,我们俨然没有必要为自己的早熟而独自伤悲,因为这些他们看不到,因为这些只会加深对自己的怜悯。

  所以我们选择快乐,在快乐中渡过一周。

  即使那些思念比悲伤更悲伤。

  “七哥,今天谁会来接你?”

  七哥就是朱夏雨,她在我们中年纪最大,说大其实不过是大了24天,一个月还不到,可是为什么叫七哥呢?

  原因有俩,第一我和佳郁都害怕孤单,从七定位,隐隐地欺骗自己,我们不曾孤独。

  第二,小小的我们还是知道一家之中需要有男人来保护,夏雨便是我们家的男人。

  “我爸,他答应我,收了工就来接我。”

  “你爸做什么的?”我的无心一问却好像伤到了她。

  “嘿嘿。”夏雨有点难为情地拨了拨手指,她的手指并不好看,长得奇形怪状,还微微泛黄。

  “山娃子。”

  老远就听到这个声音,我们寻着声音望过去,一个中年男子骑着一辆三轮车正向我们骑来。

  “唉~”夏雨开心地朝他挥手,那一刻他忘记了父亲的身份,她只知道那时他的父亲而已。

  父母的工作并无贵贱之分,有贵贱区分的是他们的爱。

  “我爹来了,那我先走了。”

  “嗯。”

  我们挥手告别,眼里的羡慕难以掩藏。

  夏雨的父亲满脸疼惜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学校读书咋样,辛苦吗?听他们城里人说城里的娃读书没有咱们山里苦,所以爹哪怕再辛苦,也觉得知足,只要咱的山娃子有出息,爹怎样都乐呵。”

  他的脸一笑便都是皱纹,大约不过三十几岁,也许更年轻,但看来却足以有五十多岁,也许这便是未老先衰吧。

  “饿了吧?”他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块饼,他知道他的山娃子今天放学,没舍得把最后一块饼给卖出去,又怕它冷了不好吃,便一直揣在衣服里层袋里,用自己的体温储存着这块饼。

  拿着还是温热的饼,夏雨眼眶一下湿润起来,她为自己刚才不敢承认父亲的工作而自责,于是她用衣袖抹去眼角的泪大声地对我和佳郁喊“我爹就是个卖饼的,我打小就喜欢吃他做的饼。”

  话里满满的都是自豪。

  他的父亲则是满足的咧笑着“改日俺也给你们做。”

  我们再次挥手大喊“好。”

  然后他们消失彻底在我和佳郁的视线里。

  我们俩对视之后,苦涩地笑了一下。

  六岁的我们居然又学会了嫉妒。

  ☆、矮冬瓜皮球大叔

  然后就是佳郁家的车来了,是辆奔驰,大大的标志彰显着它的霸气,想来这就是它被叫做大奔的原因吧?

  只是大奔再怎么霸气在佳郁的眼里也只不过是冰冷的金属品。

  “拜拜。”

  “拜拜。”

  我的手和我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那辆大奔的后视镜里。

  不一会儿,一辆白色的房车急刹车地停在我的面前,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急匆匆下车。

  “你是童馨妃吧?”

  我点头,“那你是谁?”

  “你长得真漂亮,和艾莉一样漂亮。”他的眼神里微微泛着些爱慕,但那爱慕并不是因为我,而是我那个大明星的母亲,我和她不过极为相似罢了。

  既然他只是奉命行事来接我,那么我只要乖乖从命便是。

  坐在车子里,我似乎明白了一点,为什么我会和佳郁经历那么相似,原因应该就是我们同时出生在1992年的2月29号,这个一年中未必会有的日子里。

  上帝会因此遗忘我们吗?我始终不知道这个答案。

  车子在一个海边停下,那个矮冬瓜皮球大叔先下了车,继而过来抱着下车。

  我本不想让他抱,可是却贪恋他臂弯里的温度。

  “哟,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是谁呀?”几个阿姨微笑地走过来,时不时捏捏我的脸,我的脸那一刻应该和橡皮泥一样弹性十足吧?

  “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呀?”讲话的那个人已经有30岁了吧,浓烈的劣质香水味和她的人一样倒胃口。

52书库推荐浏览:阿豆| 茂林修竹| mijia| 三毛| 小妮子| 秋水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