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直男_群雁追舟【完结+番外】

  《薛定谔的直男》群雁追舟

  文案:

  秦少游在游戏的死对头,有一个非常娘唧唧的ID叫做樱吹雪

  所有人都默认这位樱吹雪是一个漂亮小妹妹,秦少游更是清楚“她”皮下是一个一米八的高挑大美人

  直到有一天,秦少游约了樱吹雪出来面基,国际广场负一楼的鬼屋,下午两点不见不散

  他望着入口附近的天桥,盼啊盼啊盼,盼着他的小仙女,没想到迎面走来却是一个平胸,短发,大长腿的神仙哥哥……

  神仙哥哥……

  仙哥哥……

  哥哥……

  哥……

  秦少游沉默了将近两分钟,樱吹雪:你怎么了?

  秦少游(食指放在唇边):嘘,你听——

  樱吹雪(一头雾水):听什么?

  秦少游:……我心里正磨刀霍霍的声音

  ※现实背景:普通都市,游戏背景:阴阳师&一点点王者荣耀,轻松喜剧风,1VS1,无虐HE。

  ※薛定谔直男攻秦少游X薛定谔恃靓行凶受姚若邻

  ※手游背景尽量保证浅显易懂,不影响理解剧情和阅读体验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少游,姚若邻 ┃ 配角:鱼头和他的马戏团小伙伴,淮南君和他的搞事精小伙伴 ┃ 其它:阴阳师,王者荣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秦少游和姚若邻之间的恩恩怨怨,从游戏里到现实生活中,一件一件细数起来纵使有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全。

  就拿最近一次结的梁子来说:上个星期一,秦少游忽然性情大变在姚若邻常驻的频道里公然约他出来见一面,周末下午两点,国际广场东入口,不见不散。

  他们两个是出了名的王不见王,龃龉颇多,其他玩家自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跟着起哄。姚若邻最受不得激将法,脑子一热便满口答应了他。

  当一杯凉白开下肚后,姚若邻冷静片刻又起了反悔的心思。他跟秦少游是半年前在网络上认识的,一款手游里同区的玩家。熟悉程度也仅限于游戏里的一些接触,连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太清楚,兼之关系恶劣,贸贸然跟他出去,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以致于一整天姚若邻都惦记着这事,心里头像爬了一只蛞蝓,黏黏糊糊的拉扯不掉。

  他并不是乖戾敏感的性子,在游戏里一呼百应,现实中也称得上长袖善舞。唯独碰到秦少游这一号人,好比老鹰碰到蛇,即使蛇盘着不动,也憋不住想上前狠啄一番,最好啄死那条蛇。虚拟世界尚且如此,现实里见一面,恐怕得在闹市街头上演全武行,扬名本市了。于是他私下难得找了一回秦少游,说,周末临时加班,去不了了,改天再约吧。

  秦少游隔着手机屏幕都看出了他的敷衍,故意挪揄他:“改天也行,反正我有的是时间,也没什么见面前需要费心准备的地方,随时都可以出来。”

  这番话拐弯抹角的讽刺姚若邻有什么不敢见人的地方,他险些气个倒仰,反唇相讥道:“我需要时间做好心理准备,怕约出来一个小学生,别人把我当人贩子,报警抓我。”

  “哦?你长得很像人贩子?”秦少游揪着他话里的字眼反问。有回姚若邻在游戏频道里聊天,发了一张通关截图,他恰好也在聊新副本,点开瞥了一眼,就瞥到了姚若邻截屏里忘记马赛克的微信消息,有人说他,姚若邻你穿什么都好看,别折腾礼服了行不?

  秦少游看得一愣,他原以为这死对头是个在大学寝室里一边抠脚一边嗦泡面的邋遢宅男,保不准还又胖又丑,架在蒜头鼻子上的黑框眼镜后长着一双眯缝小眼——谁让姚若邻常吹嘘自己是个一米八的汉子,却男不男女不女的取了个叫做“樱吹雪”的游戏名称,又十分喜欢一边打游戏一边聊吃喝,聊来聊去离不开速食泡面和黑咖啡。

  无意窥到“樱吹雪”的真名,想象顿时扭转,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张生了杏眼薄唇的秀丽六角脸,长发乌黑,皮肤雪白,衬着一米八的高挑个头,在人群中扎眼得要命。秦少游忽然就对姚若邻现实中的模样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这一次约他出来,也是早有想法的。

  姚若邻不知道他藏着掖着的那点小心思,有一说一道:“少放屁,我长相一看就是好人。倒是你,不会真是小学生吧?”

  秦少游在游戏里当会长,管着一个将近百人的大寮,还从来没有被谁怀疑过是小学生,正想说点刻薄话刺他,略一沉吟,改变了主意,说:“这种个人隐私问题嘛……在网上不能告诉你。”

  “你就这么想骗我出来?”他话里下的这个套姚若邻倒是看懂了。

  “你害怕啊?那就别答应呗。”秦少游逗一逗他,又激一激他,旁敲侧击道,“答应得好好的又出尔反尔——哎,你不会是个女的,怕我对你有所企图吧?”

  他们玩的是抽卡类手游,创建账号的时候只需要输入一个手机号码,用不着选择游戏里的性别,单看账号资料是判断不出男女的。

  消息发出去后,秦少游便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心情竟然颇为忐忑。姚若邻却迟迟不回复,仿佛被戳中了软肋,心虚地不敢作答。他思忖片刻,两根大拇指飞快地打字,写了一句“你要真是个女的,我以后可不欺负你了”。才按下发送,就看到“樱吹雪”那粉白色的头像眨眼变成了灰色。

  晚上八、九点钟,游戏里最热闹的时段,秦少游忙着带寮里的成员打鬼王,暂时把姚若邻搁置脑后,等他想起还有斗技没打,一看时间只剩二十来分钟,便撇下一起组队的副会长,自个儿先去打段位。

  好巧不巧,姚若邻也在这个钟点上线斗技,开第一局两人就狭路相逢的对上了。

  这是他们认识半年中第三次在斗技场碰到对方。秦少游犹记得第一次跟姚若邻打,姚若邻练度没现在这般厉害,好容易往上升的一段,不到三分钟就被他打回原形;第二次姚若邻发了狠话要报仇,结果秦少游临阵换式神,排出一队血量最高,最难磨的式神,愣是把姚若邻恶心到不得不认输的地步。

  有了前车之鉴,姚若邻看到秦少游这毒瘤似的对手太阳穴就突突直跳,但他偏偏差这一局的分数升一个段位,只好硬着头皮上场。

  秦少游见了他倒是很开心,很得意,一边挑最能恶心姚若邻的式神,一边抽空撩拨他说:“老熟人,又来送温暖了呀。”

  姚若邻专心配置克他的队伍,没空骂他,心底暗暗问候了他老母亲一句,点了准备。

  像他们这种玩熟了一定套路的老油条,突然用个没见过的新法子对付就容易自乱阵脚。秦少游故技重施,又在开局前迅速更换主力,上了两个极其冷门的式神,姚若邻不禁懵了半晌,恶狠狠地问:“你们孤儿都爱这样玩游戏吗?”

52书库推荐浏览:梅子黄时雨| 宁远| 孺江| 抽烟的兔子| 西西特| 非天夜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