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学霸萌妻_清都山水娘【完结】

  《总裁的学霸萌妻》作者:清都山水娘

  文案:

  “珍爱生命,远离渣男。姑娘,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程嘉溯一条揭发渣男的微博上了头条。他轻巧一笔,就撕破了我平静幸福生活的面纱,让一切狰狞险恶暴露出来——

  男友劈腿,我是最后一个知情者。

  小三找上门,多年友谊灰飞烟灭。

  踢走渣男,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转,却不料自己禁不住诱惑,同程嘉溯签了十年合约——不要误会,只是劳动合同。

  可是,明艳嚣张前女友、清新可爱傻白甜、默默奉献痴情女……都来撕我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你提供最好的实验设备,让我可以专心学术呢?

  “程嘉溯,你解释一下。”

  他挑眉微笑:“嫁给我,我帮你搞定一切。”

  程嘉溯,一个“有钱就了不起”的总裁。而我张梓潼,就这样毫无节操地在他的金钱与柔情面前沦陷了。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001 珍爱生命,远离渣男

  我抓着程嘉溯的西装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蔫蔫的,心神恍惚。

  前几日的争吵,不久前的屈辱,仿佛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遥远又模糊。我听着程嘉溯教训郑与泽,不知不觉便笑出来。

  程嘉溯打发了郑与泽,推门进来就看到我疲惫的微笑,“笑什么呢?傻乎乎的。”

  我摇摇头,问他:“可以走了么?”

  我现在不喜欢这里,尽管这间包厢装饰奢华大气,水晶灯明亮柔和,虽然一群大少爷胡闹了很久,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气味,空气依然清爽,但我还是不喜欢。

  程嘉溯打横抱起我:“太晚了,我让他们开了个房间,明天再离开。”说着他掂了掂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轻了。”

  “我的体重长期稳定,那是你的错觉。”我抱住他的脖子。

  说来也是好笑,先前郑与泽等人胡作非为的时候,经理不见人影;程嘉溯一发飙,他出来了,安排我们入住了会所附带的高级套房,体贴地送上夜宵和药物。

  程嘉溯把牛排切成小块,喂我吃了几口。那种药极大地破坏了我的胃口,我隐隐有点恶心,便摇头不再吃。

  他放下叉子,问我要不要先把感冒药吃了。

  “我不太确定那种要和感冒药是否能一起吃,等它先代谢完吧。我想喝水。”

  程嘉溯目光一深,端了杯温水给我,摸着我的头发道:“是什么药?”

  我喝口水,胸口那种塞了棉絮般不舒服的感觉,稍微好了一点,向他解释了这种药物和恐怖的副作用。

  程嘉溯气得脸色铁青:“混账!我就该打断他的腿!”

  我吃吃地笑:“那是你亲表弟,你舍得?”

  男人一滞。他始终觉得是自己带坏了郑与泽,欠他的,所以郑与泽做坏事他兜着,郑与泽捅娄子他补上,只要不是捅破天的十恶不赦的大事,他都挡在郑与泽前面,不许别人伤害他。

  然而郑与泽早就不是他那个可爱的小表弟了,二十多岁的男人,仗着家人宠爱、表兄相护,肆意妄为。

  今天是我,以后会不会伤害别人?从前呢,他又伤害过多少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头亲了亲我:“他是我表弟,我要护着他。但你没欠他什么,你不用为了我受这样的委屈。”

  “嗯。”我点点头,这个男人的担当令我心折。

  这世上,有太多的男人要求另一半为自己重视的人付出,“我的妈妈辛辛苦苦养我这么大不容易,你好好孝顺她”,“我哥哥为了供我上学去打工,你把工资借给他”,“我朋友为我做了那么多,你就多做几顿饭就不愿意了?”……

  如此种种。可是这些男人忘了,他们欠的人情,是他们获益,他们又凭什么要求妻子或女朋友来偿还?

  那样的人不过是一只寄生虫,吸取妻子身上的营养,来反哺曾经养活过他的人。但他从来不会想,妻子是不是会累,会痛。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绝不会在这样的反哺里承受一星半点的伤害。

  幸好程嘉溯不是这样的人,他没有要求我也为郑与泽无条件地付出,这样的人,多难得啊。

  他往浴缸里放满水,滴了几滴玫瑰精油进去,浓郁甜美的香气弥漫,有着镇定的效果。程嘉溯没让我脚沾地,亲手剥了我的衣裳,抱着我放进浴缸里。

  水微微烫,泡得全身毛孔都张开了。我原本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轻微发着抖,这下子,终于暖和起来。

  他眼里没有一点欲念,看着我的时候,只有无限疼惜。

  我摸摸他的眼睛,“我已经没事了,你不要难过。”他没有一味偏向郑与泽,要我也为他的负疚感而奉献,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程嘉溯猛地抱住我,良久,才在我耳边轻声道:“我现在开始后怕,万一我来迟了,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呢?我想了想,苦笑——郑与泽给我下了药,想要折磨我,却并没有与我发生关系的意愿。我该感谢他这个想法,使我免于被众人强暴。

  但如果程嘉溯没来,我会不会在药物作用下,求他们给我一个痛快?我会不会为了克制药性,更加伤害自己?

  而以郑与泽的身份地位,即便我报警,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也难以撼动他分毫。

  我闷闷地问程嘉溯,“如果我被……被强·奸了,你怎么办?”

  在女性受到侵害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习惯性地把问题归在那个受到伤害的女性身上,他们责问她为什么半夜一个人走在路上,为什么穿漂亮的裙子,为什么要出门,为什么不用大口袋把自己裹起来……

  可他们不敢问那个做了坏事的人,他为什么要做坏事?

  因为施暴的那个人,通常是强壮的,强势的;而被侵害的那个人,弱小,孤单,看起来很好欺负。既然她已经被欺负了,为什么不继续欺负她呢?

  从身体,到心理,受害者会被欺软怕硬的人全面折磨着。而这样的人有很多,人性的险恶黑暗,多到无法预料。

  在这种心理之下,女性受到侵害之后,往往被认为是“脏了”,再也不配拥有来自男人的纯粹的爱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脏了?”

  虽然我绝不认为,我的灵魂、我的价值会因为一次强暴而变得一钱不值,但在许多人眼中,那样就是脏了,再也配不上他了。

  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他介意,那么我将不得不在最爱他的时候,斩断这段感情。

  程嘉溯仍是抱着我,一下一下抚着我的背。他声音和我同样嘶哑:“你的第一次给了我。”

  我一颤,更深地把头埋进他怀里,贪恋着最后的温柔。

  却听他道:“就算那次不是你的第一次,我也不在乎。”

52书库推荐浏览:天下霸唱| 十世| 满座衣冠胜雪| 司溟| 秦明| 意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