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音_天承辞【完结】

  《亡音》作者:天承辞
文案:
他是世界闻名的恐怖分子,他是战功卓著的国安特工。
他为了一个秘密成为军工传奇,他因为上级人物初涉军工。
十四年的谎言,两个名字,两个身份,换来眉心一颗子弹。
“林霜,欠你的,我都还清了。”
“来世,我们不要再相见了。”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终晓,林霜 ┃ 配角:洛尘,沈苍,何杉 ┃ 其它:虐恋,军体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悲影
林霜第一次正式见到颜绝的时候是七年前,他刚刚二十八岁,从特种部队退役下来,被安排到国安局工作,掌管一家国企的军工企业。说白了就是个军用的商业间谍,专门注意和监视各个军工企业的秘密动向。
那时,他刚刚接手企业,在整个军工圈子里是最底层的小人物,虽然被军部因为“质量优越,产量稳定”一再提拔,却也不过是个刚出道的菜鸟。而那时的颜绝,已经是整个军工行业的领军人物了,不仅把握着几个国家重点军工项目的流水线,还得到了向国外出售军火的许可。那一年,林霜二十八岁,颜绝二十四岁。
林霜将总部迁入S市的那一年,他第一次去拜访了颜绝,在被门卫拦下之后不得已将车停在了颜绝的军工基地门口,然后和助理拎着礼物和各种简历文件冒着雨夹雪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来到了这个军工帝国的主体建筑。
“您好,请问是林霜先生吗?”前台接待向他们走了过来,“我是。”林霜看着接待极度礼仪化而带有威压的笑容,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不过是个小小的接待,身形步伐中透出的那股子戾气,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连普普通通的勤务人员都如此有背景,他们的老板,颜氏集团的董事长颜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请随我来吧。”接待完全没有理会林霜和助理的一身冰碴,带着两人上了电梯。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空气安静冰冷得几乎要将林霜身上的水珠再次冻住。56,57,58……林霜一头黑线。颜绝什么癖好啊,这是要把办公室修上天啊?
65,数字停住了。电梯门安静打开,三个人从电梯里冷的要结冰的空气中走了出来。
“颜先生,林霜先生来了。”
“进来。”
接待打开门,房间里的布置极为简单,一张办公桌,一套沙发,一张茶几,一个书架。颜绝就坐在办公桌后,低着头正在写着些什么。
林霜看着颜绝低着头的侧影,心里暗暗想道,军工圈子里,颜绝被称为绝对的神话,这个称号不仅仅因为他的成就,还因为他那张比影星还要漂亮的脸。虽然漂亮这个词不太适合形容一个男人,但是见到颜绝,你就会发现他的眉眼绝不是那种硬朗阳刚的帅气,而是一种带着书卷气息的精致完美。一头黑色的长发束成马尾从脑后垂下,明明是男人却完全没有违和感。这个人的一呼一吸,一分一毫,都是那么完美,没有丝毫瑕疵。
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一张面孔。
“林霜先生?”带着阴冷木香的声音把林霜从沉思中拉了回来,颜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面前。这个男人和其他军工企业的领导完全不一样,削瘦颀长的身形和凶悍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裁剪精巧的Dior黑色西装笔挺地勾勒出倒三角的劲瘦线条,明显是经过训练才会有的练家子气场,不会令人害怕,却带着一股冰冷而凛冽的气息。
“您好,我是颜绝。”
“您好您好,颜绝先生,久仰大名啊!在下接手公司这么久才来拜访,真是失礼。”
“林先生客气了,林先生虽然入行晚,却也比我年长,叫我小颜就可以了。”
“哪里哪里,颜总的大名早就成了圈子里的神话了,还请颜总多指教。”
“您客气。”颜绝伸手握住林霜向他伸出的手,感觉对方突然用了用力。
“颜总练过狙击?”林霜若无其事地笑了笑。狙击这种军事技能,绝对不可能在国内的射击俱乐部之类的地方学到。看来这个颜绝,背景不小。
“我是随家父在法国长大的,以前在法国学过。”
“那颜总对枪支还是很有实用经验的吧。”
林霜拿过助理手里的金属匣子,双手递给颜绝,“一点薄礼,还请颜总笑纳。”
颜绝接过来打开盒子,一把黑色的□□在金属匣子里闪烁着冰冷的光泽。1990年纪念版的MarkVII,全世界也就剩下了个两位数。
“那多谢林先生了。”颜绝礼貌地笑笑,拿起枪在手里转了个花。
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动作。
“颜总,冒昧问一句,”林霜感觉有汗珠顺着背脊划过,留下一道冷涩的痕迹,“您曾经是姓终吗?”
“七年前,西伯利亚的军事基地,我们是不是见过?”
作者有话要说:  诸君安,这里天承辞,CN终岚,姑且算个写手。因为还在上高二所以更新较慢望诸位见谅,感谢支持!!!
第2章 殁光
七年前,林霜二十一岁,刚刚从军校毕业,因为成绩优异被派遣加入到特种部队,执行国际间不记录在案的机密军事行动。
他还记得他成为军人后的第一次行动,那是一个十二月,他们接到指令,要求他们去追回一批被国际恐怖组织劫走的军火,地点在西伯利亚的一个偏僻冰原。大家当时都叫苦不迭,都在抱怨着西伯利亚的严寒和风雪。
正式突击的那天,风雪格外的大,他们冒着刺骨的冰碴艰难地打进了基地的主体建筑,在离军火库就差一个过道都时候,敌人却突然从建筑各处包围过来,把他们困在一个腹背受敌的境地。林霜他们靠着充足的弹药支撑了将近一个小时,眼看着敌人的数量一个个减少,局势却又发生了逆转。敌人切断了中央电源,整个室内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林霜正准备掏出夜视镜的时候,几个队友突然同时发出了极其凄惨的叫声,随后就没了声响。
等到带上了夜视镜,林霜才看到了他的身周是一片多么惊悚的场景,刚刚还并肩拼死求生的队友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不是被枪打死的,而是被刀活生生开了膛。
“嘶!”风在刹那间于耳边被被切开,林霜向后猛地一跳,冰冷的利刃从腹侧切了过去,血肉和刀刃接触,发出骇人的声响,炽热的液体顺着挥刀的方向喷涌出来。林霜顾不上死里逃生的窃喜,一边用尽全身的力气跑向出口,一边向后扔了一个□□。
“呼,呼……”刺骨的空气生猛地撞击在肺腔上,剧烈的痛感是生命的象征。累,疼,冷,都顾不上了,只是一口气一口气咽下去不停的向前跑着。身后传来枪上膛的声音和皮靴的踏地声,如同死神的歌声一般步步紧逼。
没办法了。林霜拽开腰带上的手榴弹奋力向后扔去,趁着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踉跄进了一个死胡同。
他肯定会被抓到的,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给自己一个回想一生的时间。

52书库推荐浏览:东川笃哉| 蓝宝| 晓渠| 零落成泥| 酥油饼|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