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年_修李李【完结】

  书名:我的那些年
作者:慕修李李
文案
经历过被**,被质疑,被骗,经历过劈腿男,家暴男,懦弱男,宝马男,面子男,终于嫁给了爱情,嫁给了一个疼爱自己却有一个奇葩前妻,一个男宝的再婚老公。我的那些年,关于恋爱、职场、家庭的所有经历,我希望与你一起分享,一起去相信爱情。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婚恋 职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沐 ┃ 配角:彬彬,沈嘉,海羽 ┃ 其它:劈腿男,家暴男,宝马男,懦弱男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2岁的梦魇
嗨,你好,谢谢你来到这里,或许你没有啤酒,但我有故事,关于我的真实却不可思议的故事,我可以哭着走过,但是我现在我可以笑着说出来,如果听完之后你可以得到哪怕那么一丝丝温暖、一点点勇气,那或许就是它存在的意义吧。
那是我12岁的故事,一个关于□□的故事,一个几乎改变了我的性格改变我一生的开始。我是沐沐,12岁那年冬天的一个慵懒的下午,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来到家里借钱,他的三七分的头发打了很多发胶,油腻得发亮,一身宽大不合体的西装套在他瘦弱的身上,瞬间让我想起了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他看到我,眼睛一亮,过来殷勤地摸摸我的头说:“沐沐长这么大了,12了吧?”我轻皱了一下眉头,躲开了他的殷勤,客气地说:“嗯,是的,12了,您是?”妈妈笑容满面地说:“虽然他只比我大四岁,但是按辈分我要叫表舅的,你要叫舅爷爷知道吗?”“舅爷爷?哦,舅爷爷您好,你们聊,我先回房间写作业。”我问候了一下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妈妈自然是高兴的,娘家太远,所以亲戚很少走动,有亲戚来妈妈自然是很高兴的,但是莫名地,我对这个油头满面的所谓的舅爷爷并无好感,甚至有些厌恶,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噩梦在后面。由于家里是做劳动力密集型的加工业,所以要生活在宏村,我的房间有一个大大的火炕,舅爷爷当天留下了来自然要跟我睡一个炕,于是他在炕头,我故意躲到了炕尾,彼此无更多的交流。
然后入夜很久,我发现这位舅爷爷好像满怀心事一直没睡,本来我想尽快入睡,但是昏暗的灯光下突然出现了刺眼的红色,舅爷爷点了一根烟,多年后这抹出现在黑暗的红色一直出现在我的噩梦中,让我常常吓出一身汗。红色的光点,伴随着他的咳嗽,导致我无法入睡。而后烟灭了,接着第二根、第三根,我终于睡意袭来,然后朦胧之间我突然感觉旁边有一只手伸了进来,我当时不是惊恐,而是完全傻掉了,脑子一片空白,我没有喊,我在用左边的胳膊肘暗暗用力,去抵挡那只进攻我裤子的手,我想他知道我是醒着的,于是他愣了一下停住了,隔了十几秒,他见我不吵不闹,又再次进攻,我只能一直往墙角躲,那只枯槁龌蹉的手却一直跟过来,拉住了我的睡裤用力向下拽,我死死抓住裤子,用指甲死死扣住他的手,我没有哭,也没有喊,这点很可悲,跟父母的房间只是隔了一个客厅,我不敢喊,我亲眼看到过爸爸因为午夜的一个电话而心脏病发,我怕我的一声喊叫引起爸爸的心脏病,而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害怕我的爸妈,我对我的爸妈很生疏,这很可悲。6岁那年我有了亲妹妹,家里生意很忙,爸妈有半年的时间都在外面跑,而妹妹太小,所以他们每天把妹妹带在身边,而我由做饭的阿姨带,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面前阿姨对我悉心照顾,他们不在的时候,嗑着瓜子看着电视的阿姨最喜欢的事情是指使我洗衣擦地做家务,因为她了解我跟我父母的生疏,我不会告状。言归正传,这位道貌岸然的舅爷爷正是看出了我的懦弱,于是胆子更大了,他用一只手牢牢地钳制住我,一只手拉我的裤子,喷薄到我脸上的呼吸让我觉得恶心,由于高度紧张,我引起了胸腔剧烈的咳嗽,这几声咳嗽让他顿时慌了,于是我跳下炕,跑出了门外。只穿了睡衣的我躲在雪窝里,唇色发紫,脸色铁青,外面是一片漆黑,我觉得我第一次这么接近死亡,我觉得我全身正在一点点冻僵。东北的冬天有多冷啊,我最清楚。忘了多久天空有了微光,我听到了妈妈起床的声音,我终于可以回家了,然而我没有看到那个噩梦般的人。
然而故事没有完结,从那里开始我总是做噩梦,梦到黑暗中的那抹瘆人的红色,那只枯槁如恶魔的手,从此那个开朗活泼的沐沐消失了。后来那个人竟然又出现了,不过他是来投靠我家做长工的,我后来得知他一直是单身,但这并不是我能够原谅他的理由。我很奇怪他竟然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想不明白他怎么做到的如此坦然。而我做不到什么都没发生,性、□□深深印在12岁的我的脑海中。在家中不可避免的会遇到他,我无法言说我的憎恶,于是在他满脸笑意地跟我打招呼的同时,我回应的是恨恨的白眼和惊人的摔门声,为此连续好几年被妈妈当着工人的面骂我没教养不懂事,然而我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就算我想忘,梦都不会忘。终于在17岁那年,妈妈由于我的摔门声震怒了,狠狠地甩了我两巴掌质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你为什么对你舅爷爷一直这个态度?”我终于把压抑了那么久的愤怒爆发了出来,嘶哑着喊着:“您去问问您的好舅舅对我做了什么事情啊?我那时候才12啊!!!”我哭着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妈妈却彻底瘫坐在椅子上。后来爸爸告诉我说妈妈整整哭了一夜,她没想到女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更没想到伤害我的那个人竟然是她的舅舅,而爸爸更是震怒到想要杀了他。从此那个人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却给我留下了一辈子的阴影。可是后来我遭遇了更恐怖的经历,下回再说吧。
好啦,沐沐12岁的故事就说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肉体的伤害没造成,心里的伤已经慢慢在愈合。我想说的是,亲爱的,如果你为人父母,请你尽量多陪陪你的孩子,跟孩子多多交流,多爱爱你的孩子吧。那些所谓的独立完全可以在他成年之后再让他去学习,你们彼此陪伴的时间太短暂了,远没有你想想得多,而父母的陪伴是孩子最好的财富,父母的恩爱是孩子最好的言传身教。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儿,那么亲爱的,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坚强些,不要怕,不要懦弱,能自救的时候要自救,无法自救请保全性命,一切都会过去的。或者这段经历教会我最多的沟通与释怀,与父母的沟通,与心魔的沟通,真正地释怀。
我是沐沐,一个有着无数虐心故事的人,我愿意如实告诉你,你愿意倾听吗?愿你有一个美好的一天。
☆、14岁的医院风波
嗨,你好,又见面了,谢谢你来听我的故事。上次说到12岁的那场噩梦对我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对于性这个字有很强烈的排斥,而14岁那场医院风波又让我深刻了“性”对于女人一生的影响。
14岁那个炎热的夏季,蝉鸣吵得人心烦意乱,补课班里挤满了人,头顶上旋转的风扇因为老旧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很怀疑它会掉下来砸了我的脑袋。我趴在桌子上豆大的汗珠扭曲的脸,肚子绞痛,已经第二天了。我拿起了书包,示意了一下老师就转身离开,年级第一的成绩让我并不太在意这么一节补习。回到家冲了个凉水澡以为能缓解一下,没想到被水一激肚子格外痛,我随意找了一个超短裤一个361°的绿背心穿上,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老妈看我不对劲,忙让爸爸骑着摩托车带我去附近的医院。这是个县城的小医院,以治疗精神病见长,所以我以为它只能治疗精神病,有些哑然失笑。等待做b超,医生却迟迟不来,护士说值班的是个实习医生姓许,警察不守时。将近半个小时以后,一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歪歪扭扭披着发黄了的白大褂,打量了我一眼就让我跟他进入了检查室。冰凉黏腻的膏体涂在肚子上,他用仪器在我肚子上画着圈圈,然后下移到小腹,然后还要往下,我立刻按住了仪器说没必要再往下了吧,许医生撇了一下嘴唇冷冷地说:“你还上学吗?你有家族病史吗?”“上学呢,我没有家族病史”我轻声回答。“那你有性史吗?”他又问,我瞪大了双眼,面红耳赤,我大声说:“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我没有!”“那门口那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他好像并不信任我的回答,他的问题让我极度不舒服,我震怒了,我说:“门外的是我爸爸,你什么意思?”他没有看我,然后示意我出去。五分钟以后,他把我爸爸单独叫到了办公室,让我出去等着。我蹲在办公室门口听着他在里面充满鄙视的刺耳的声音:“你闺女是性生活不卫生造成的妇科炎症,挺常见的,你们这些做家长的,孩子大了也不好好管管,你知道你孩子都在外面干了什么吗……”,我蹲在地上,气得只打冷战,我没有听到爸爸的声音,我能想象爸爸卑躬屈膝无地自容的感觉,我想冲进去大声说:“你不能诬陷我,我没有!”可我终究是没动,我想或许我爸爸了解自己的女儿,他会相信我。一会儿爸爸红着脸出来,手里拿了一堆消炎药,爸爸低着头,没有抬头看我,他弓着腰垂头丧气,一步一步往外走。天竟然阴了,下起了小雨,这样的天气真的适合我现在的心情。我坐在摩托车后座上,不敢扶着爸爸,手不知道该放到哪里,也不知道能够说些什么,气氛紧张得可怕。雨水顺着头发滴落,我的泪在心里滴落。回到家,妈妈着急的问到底怎么样,爸爸没有回答,饭也没吃直接回到了卧室,妈妈转身问我,我也没说话,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盖上被子躲了进去。不消一会儿,我听到了爸妈激烈的争吵声,爸爸大声吼着妈妈:“女儿那么大了,你这个当妈的不看好吗?”“我的责任吗?孩子是我自己的吗?我们都在外面把她扔在家里,我怎么会知道她变成什么样子了?”争吵持续了十几分钟,戛然而止。妈妈突然出现在我房间的门口,努力在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用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坐在床边压低嗓音问我:“跟妈妈说,你跟谁谈恋爱了,那个男孩儿是谁啊?”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妈妈,泪水蓄满了双眼,我颤抖着说:“妈,我没有,我除了上学,剩余时间从来不出门的,你是知道的,你不让我早恋,我有听话,你为什么不信任我?”妈妈突然变了一个人,从床上一跃而起咆哮着说:“我更信任医生的,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快说那个臭小子是谁?”“我说过了没有!你为什么不信任我?为了让你们多关注我,我一直保持年级第一,永远是最听话的,从来不出门,也没有朋友一起玩耍,我做一个乖乖女,乖到你们都把我当空气了,可你们为什么就不信任我呢?一点点信任都不给我呢?我一个活生生的人比不过医生的几句话吗?”我哭到嘶哑。“还在维护那个男孩儿是吧?好,我就给你们班男生挨个打电话我就不信我找不出来!”妈妈疯了一般抢过我的手机。我没想到妈妈会这么做,我摔了电话,哭着大喊:“妈,你还让我做人吗?还让我上学吗?你太伤我了,你是我妈,你竟然不信任我。”我哭到昏厥。身后留下妈妈狠狠的摔门声。8岁的妹妹胆怯地缩成一团躲在门口小声说:“姐姐别哭”,我却哭得更凶了,一个从来不在爸妈面前流泪的孩子,可能把所有的泪都流尽了。爸爸过来了,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把药和温水递给我,我没有抬头,把药散落在地上,我说:“这药我不能吃,我吃了就代表我真的有问题。”爸爸摇了摇头出去了,而我已经哭干了眼泪,只会定定的发呆。家里安静得可怕,爸爸默默的送来了一堆杂志,削好了一个苹果放在我的床边,然后每隔半个小时就在我房间门口徘徊,爸爸还是不放心我吧,担心我想不开做傻事?是的,要不他不会到我的房间拿走了所有的钢铁制品,甚至拿走了指甲刀和扣耳勺。我没有说一句话,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52书库推荐浏览:抽烟的兔子| 顾西爵| 宋雨桐| 浩瀚| 草泥攻| 皎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