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生死爱上你_清媛【完结】

  《越过生死爱上你》作者:清媛
【简介】
你说你爱我?
好!
拿命来爱!
秦湛暗戳戳的喜欢一个女人。
可这个女人,手里有刀,会解剖,会杀人。
他,上是不上?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一章 秒杀秦队
“你就是上头调来的女法医?”
低沉的嗓音响起,让令九愣了一下。
传说中的重案组队长秦湛,一身好肌肉,爆发力超强。
可眼前的男人,一身黑色T恤,黑色长裤的利落身形,面容俊酷,很随意帅气地靠站在桌旁,目光倒是锐利,但具体锐利到何种程度,令九保持待定。
而对于秦湛的问话,令九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蹙了蹙那好看的眉头,又瞥了他一眼,心中猜测着他问这话的意思。
没得到意料中的回应,秦湛那如炬的目光落在了令九的身上。
女人长发盘在脑后,素面朝天,相貌不错,目光干练,看起来像个做法医的料子,但可惜,重案组里,什么时候留过女人?
令九回过神,面色从容,沉着冷情的目光回视他,声音也是冷冷清清的,“我就是上头调来的女法医,令九,这是我的调职报告,请秦队帮我做录入信息!”
简单的目光交锋,令九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男人。
同时,她也知道,秦湛也不喜欢她。
“令九?这名字倒是特别!不过,再特别的名字,我重案组也不会要个女人做法医。女人有什么用?除了拖后腿,能干什么?”
秦湛傲然地说着,他的重案组,不听话的组员,从来不要,同样,没什么用的女人,他也同样不留。
哪怕是上头硬行压下的空降大员,他也一样不要!
可令九,既然有资格能够空降而至,就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
淡淡看他一眼,不喜不怒,“既然秦队这么看不起女人,那我问一句,秦队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话落,抓了桌上的调职报告,往边上随意一仍,一字一顿说道,“如果,秦队是个男人,我希望,你能与我公平一战!看看,到底谁才是拖后腿的!”
令九一话说完,整个重案组集体傻眼,卧槽,还有人敢挑战队长?
尤其是秦湛,被一个娇滴滴的法医给挑战了,他俊眉立刻飞扬起来,嘴角勾起轻蔑地勾起,不答应,这还是男人吗?
脸色一寒,怒声道,“令法医!那就试试!”
身为重案组队长,秦湛绝不会想丢人!
令九皱了皱眉,声音依然清冷,“请!”
一抬手,与秦湛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秦溱身为男人,力气自然很大。视线看着令九,目光中的嘲讽毫不掩饰地落在令九脸上,继续无情地赶人,“令大小姐,如果你识相的话,就乖乖的主动退出重案组,这里,不是你一个女人该来的地方!”
“秦队这是威胁?”令九冷道,“如果这是威胁,我会到市局上诉,如果不是……那就试试,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呵!令大小姐除了会上诉会告状,你还会什么?”秦湛嗤笑,忽略那个不是男人的再一次对话,“我再说一次,重案组,不留怂包软蛋!而你,给我的印象就是……怂货!”
凑近她的耳边,秦湛冷面冷脸说得更加难听,令九唇角一扬,眼底闪过微微的冷!
就在这一瞬之间,令九反手一个小擒拿,将秦湛捏在手里,狠狠的一个过肩摔。
砰!
现场一片诡异的寂静。
所有警员都目瞪口呆向上看着,脑中只一个想法---卧艹!一山容了二虎了啊,母老虎也是虎。
令九拍手,目光冷冷地,慢条斯理的碾压,“原来,秦队就是这种水平么?也怪不得重案组屡屡无功而返,依我看,所谓重案组,也不过就是个摆设!秦队又何不早早引咎辞职,回去种地?”
抬手拿起桌上的调职报告,空降的女人踏着“嗒嗒”的脚步声,竟然轻车熟路的去往了楼上办公室。
周围一圈看戏的警员,全都一副见鬼的表情,好半天,才“呼啦”一声纷纷做鸟兽散----开玩笑,秦队都被打趴下了,他们这时候过去,这是自找削的么?
倒是秦湛慢悠悠从地上坐起来,被打了,也不是不在意,可就算是丢人,又能怎么办?
眸中带着点点的冷,还有寒,“这个女人,胆子不小,还有点意思……”
不过,也真是够狠!
就这一个小擒拿手,就连秦湛也不得不佩服,那练得叫一个熟。
而他秦湛,虽然只是重案组一名队长,但他生平少有敌手,可偏偏因为这次的轻敌,而败在这个女人之手,他还真不甘心!
眸光微垂,他抬手扶了地面,一跃而起,眸中是越显亮光的兴趣。
女人,我们走着瞧!
正文 第二章 针锋相对的女人
令九带来的调职报告已经被她拿走了,秦湛也没有细看。
不过现在,他是真的对这个空降的女法医有点兴趣了。
想了想,索性打开了电脑,搜了一下令九的个人信息,没想到,网上还真有。
令九,女,26岁,未婚,XX市法学院最年轻解剖专家。
2015年9月20日,正式由上头拍板,调入重案组,也就是今天了……
秦湛看了眼日期,眉角微微上挑,简历不错,但重案组……依然不想留女人。
拿了电话,给上头去了句话问问能不能退,局长的话,能把他压死:不能!
秦湛:……
他没什么好说的了。
正在此时,报案室来电话,效外发现了凶手案,秦湛马上收招呼人,“出现场!”
一转身,令九居然也跟了来,顿时就皱了眉,“你都没入职,你跟什么跟?回去?”秦湛刚刚打架输了,也更不想看到她。
令九知他心思,眉眼清冷的道,“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一句话,秦湛又气得心塞,眼看这女人已经身形利落的上了车,秦湛摸了一把鼻子,跟上。
在车上警告她,“少说,多看!别给我拖后腿,听到了没有?”
令九看了他一眼,将视线转向了车窗外,并不想跟他说话。
秦湛:……
上头这是给自己空降了一个姑奶奶吧!
很快,凶案现场到达,先到的法医,已经有了初步结果,不过对于这位空降的女法医,身为法医助手的小闵,还是再介绍了一遍。
“令法医,这里有一份初步验尸结果,死者身份未明,年龄不明,性别女,死状诡异。从尸体表面看,死者生前没有任何挣扎,不过却有阴道破裂,与左胸乳房被割除的明显痕迹。”
小闵手里抱着纪录本,一连串快速而有条理的结束语,却被令九一抬手打断,清冷的声音不客气的道,“你所说的这一切,都是表面现象,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除了这些明面上的伤痕之外,你们其它还知道些什么?凶案的第一现场,应该有过取证。原来的法医呢?我记得他姓杜,麻烦你让他过来一下!”
专用的塑胶手套戴在手里,令九的话说得又急又快,一时间小闵有些愣,犹豫一下,“可是杜法医现在已经带了证物回局里去了……”

52书库推荐浏览:意千重| 饶雪漫| 宅斗文| 春溪笛晓| 御井烹香| 耳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