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醒_煞卡【完结】

  书名:众人皆醒
作者:煞卡
文案
所有人都醒过来了,只有你沉沉睡去。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恩、愿安、白狄隐、苏米米、莫思予、梵星、愿宁 ┃ 配角:玉罗、忘忧、悦青 ┃ 其它:
==================
☆、禁山遭遇1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夜空澄澈,清风朗月,以墨蓝铺染底色,云丝勾绕玉盘,银辉倾洒人间。禁山上,苍劲竹节遮光,如盖翠叶隐月,密林深处只存得两三点斑驳飘忽的微芒。一个明显压抑着的清冷女声幽幽传来:
“稀世奇兵,今存三绝。其一,谓之烈焰衣,乃传说中第一女魔头绯色妖姬薄樱,自断一头锦缎红发,倾尽余生灵力织就。此物薄如蝉翼,无风自舞,流光溢彩,华美异常,为天地间唯一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遇神、魔、仙、妖、灵术皆可吞噬消化的绝对防御战衣……”
循声穿过重重竹枝,现出一处废旧茅屋,只见破败屋檐下的木廊上,围坐着四个身穿蓝边交领白衣的十五岁左右的少年。
昏黄的光晕里,居中的女子正盘腿而坐向众人翻译着古籍,而居其右侧的姑娘正手撑着脸痴汉般笑得欢快。
“六六六,世间还有这等奇物,冠以‘三绝之一’的名号实实的当之无愧呢!我若是哪天踩了狗屎运得了它,必定天天穿着绝不脱下!嗯……洗澡也不脱下!”
“吓,你还真是……”坐在左方的少年一脸嫌弃,而他身侧的那位却岿然端坐,不动声色。
少女先是偷瞄了静默的少年片刻,未得到回视,继而才剜了藐视她的少年一眼,一掌打去,质问:“我怎样!”
“你你你……”
未及那受害少年将舌头捋直,持书的少女先接话道:“都别吵,且等我读完再断言。这件烈焰衣是那女魔头断发所织,岂是凡人可随便穿上的。这书上又写了,‘薄樱毒辣,施咒于衣,旁人上身即形神皆损,魂魄俱灭。固,此衣亦被称为夺命衣,可攻可守。’如此,你可还穿了?”
痴汉少女闻言当即怂了,作深思状道:“嘶……我忽然觉得此等神物,将其奉为膜拜最好……”
“切。”
几人于林间又私语多时,应是闲适散漫,未觉一秉烛人缓步迫近。
踏枯叶无声,有风吟作掩,他悄然而至,笼中烛火恍惚。
他似鬼魅,出于黑暗,融于夜色;他衣袂飘飘,不沾片叶,不染俗尘。
他轻启薄唇,皓齿如贝。
“我去!你们几人竟敢私自在禁山聚会!我要去禀报师尊!”
原本围坐在一起品书的四人见突然杀出的夜巡者,丝毫也不慌张,大眼瞪小眼地注视着他,皆是一副并未受到任何惊吓威胁的样子。
“话说,是谁违反了戒律,被师尊罚来巡视禁山的啊?”痴汉少女打趣道。
“还挖苦我!”夜巡者说着转身就要走。
“诶,等等。”,坐在木廊上的少年招手说,“你闹腾个什么劲,快来一起愉快地听本,这次的古籍我费了老大功夫才弄到手的,听说是……”。
那人原本踏出去告状的脚步“咻”的一下就缩回来,转向廊上静静看着他的几位少年跨去。
“哪里有本哪里就有我。”
见其神速变脸,角落那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年轻笑一声,面容在隐约的烛光中绽出一丝难言的明丽。
此五人,乃是凌风山修灵一派的同期弟子,种种机缘巧合下结为一个人艰不拆的团体,平日里就爱一起寻欢作乐,四处捣蛋。前日,五人中的某个胆大包天的混蛋竟动起了玉罗仙尊悯生殿中问缘石的念头,结果却被自家师尊抓个现行,怒罚他夜巡禁山,于是才有了今夜的鬼故事。
这混蛋名唤沐恩,年方十五,容貌清俊,气质卓然。而上苍公正,赐他仪表堂堂,也赐他表里不一。旁人初见他时常常会生出一股惊为天人之感,而与其深交者却恨不能天天和他唇枪舌战,互喷唾沫星子。
五人帮中的其余四人都和沐恩同岁,翻译古籍的那位少女年纪最长,名叫莫思予,烛光里的她容色清丽,身姿窈窕,自带一派婉约韵味。
她身旁那痴汉少女的芳名常被几人拿来取笑,用她的辩解之词来说——“苏米米,非‘靡靡之音’的‘靡靡’,非‘眯眯眼’的‘眯眯’,也不是“猫咪”的“咪咪”,更不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再乱说,自杀”。她样貌生的乖巧可爱,因着一双猫眼碧瞳平添了几分古灵精怪。
总爱嫌弃她的那少年,名曰梵星,长得倒也很正,只是眉眼狭长,嘴角嗜笑,从骨子里透着一抹纨绔子弟风。
最后的这位少年,最是出彩,应比惊为天人的那位还要更胜一筹。莫说烛光失色,月光暗淡,就是灼灼日光在他面前,约莫也是要钻入云里躲一躲的。他冷漠寡言却不令人生厌,反叫人欲赞其高雅自矜,白璧无瑕,如冰川之净,如雪海之明。他复姓白狄,单名一个“隐”字。
沐恩落座后,莫思予持书也不急着译下去,语重心长道:“为何会打问缘石的主意,莫不是你活腻了?”
“是啊,你小子,问缘石可是玉罗仙尊的心头爱,你偷鸡摸狗什么的我都接受,可你怎么敢去盗那宝贝?”梵星一副很是想不通的样子。
“喂,瞧瞧你们都说的什么话,我哪是要盗它了?我能是那样的人吗?我只是单纯地想借它问问我的姻缘好吧?”
问缘石,顾名思义,问今生之缘。相传这块小小玉石,曾经足有一人之高,三人之宽。它久驻于某个神秘村落千万年,雨雪侵削,风霜历尽,终于才磨成了这么块精巧的灵石。因那个村落盛产长情之人,携手终老的夫妇数之不尽,问缘石见证了一段又一段的惊世绝恋,后经过高人淬炼,竟修得了查获姻缘的灵力。玉罗仙尊在百年前偶然得到了此物,一直小心收藏在自己的悯生殿内,除了她根本没人见过实物。沐恩也是听说歃血滴石可知有缘人名讳,才冒然闯入悯生殿,谁知道刚见到那块石头,师傅的拳头就落到了天灵盖儿上。
“哎~”沐恩思及此脑袋又突突的疼了,“师父的这一拳真真差点让你们再也见不到我了。”
梵星笑了,“玉罗仙尊和忘忧仙尊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你无声无息地潜进去偷盗?你擅闯悯生殿已是大罪,只给你打出个包,罚你夜巡禁山,忘忧仙尊还轻饶你了。”
苏米米找到了重点,“嘿嘿嘿,你是不是瞧上哪位姑娘了,不然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问缘呢?”
这问题问得很有深度,几人立马都眼放金光地注视着沐恩,唇边挂上和善的微笑。
沐恩袖摆一振,急道:“去去去!没有的事!我才没有喜欢的姑娘!谁对未来的事情没有兴趣啊,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吗?”
此话一出,空气突然安静了。
初夏的竹林间,风也止息,只有蚊虫嗡嗡作响,似是在耳边说:“让我吸一口你的血吧?我保证只吸一口。”

52书库推荐浏览:摇曳菡萏| 羲和清零| 艾米| 种田文| 云过是非| 林笛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