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空_罪加罪【完结】

  《见空》作者:罪加罪
文案
1、文案无能作者抓耳挠腮文案:
万年大佛梁二爷身边出现一个女人,大家都在猜她可能会成为二夫人,他却一再声明,她只是他的医生。
所以许轻言以为,在他心目中,她就只是一个医生,最多是个居心叵测的医生。
2、文案无能作者抓耳挠腮一句话文案:
万年大佛和他的高岭之花
3、你们要的人设:
谁都拿他没办法就是拿女主没办法之男主VS高岭之花懒搭俗事不得不搭理男主之女主
4、入坑守则:
1)本文涉及所有专业知识都是非专业人士艺术创作,一如既往有狗血,黑帮背景为辅,不是医疗剧,不是悬疑大片,不是黑帮大片,就是一个让有情人尽可能尽可能尽可能成眷属的故事,不妥之处,欢迎温柔温柔温柔指正。
2)本文崇尚富强**文明和谐,反对一切违法犯罪黄赌毒行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轻言、梁见空 ┃ 配角:沈月初
作品简评
一次偶然,人称万年大佛的梁二爷被身为医生的高岭之花许轻言救治,自此开启二人之间的命运齿轮,更牵扯出许轻言初恋沈月初身亡之迷。梁见空身上围绕了太多的传说,他究竟和沈月初的死有什么关系?他又为何执意要她做他的医生,是利用还是别有深意?作品文笔细腻,从一个女医生的视角,克制地看待那个黑色世界,各路人马各种“真相”,剧情扑朔迷离,往往以为接近真相之时,又有反转,牵动人心。人性、黑暗、正义、爱情终将在一起碰撞。本文也意在传达一种精神:纵使历经黑暗,也要相信明天的曙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审讯室的空气不怎么好,长期的封闭令窗户上凝出薄薄的白雾,已经五月,但这天气温格外低,由于室内外温差大,不停有水流将玻璃窗划得四分五裂,如果从里面往外看去,天地一片浑黑,望不见一点星光。
这里的条件不好不坏,本来就是审讯室,没有把空调关了已经非常人性了。从扣押至今,她已经被审问过不下十次,但结果都一样,没有人能从她的嘴里撬出一丁点有营养的答案,所有人都厌恶透了她这个不分是非,装腔作势的女人。不过他们依然坚持不懈,她也坚持到底。
今天她还能有杯咖啡喝,全托对面这位大人物的福。
许轻言没什么表情,苍白消瘦的脸上看不到嫌疑犯常有的一丝慌张,除了连日的抗压留下的疲惫,她所持有的淡定已经进阶到麻木的状态。许轻言默默垂眼,盯着一次性杯子,两只手上戴着手铐,勉强能握着纸杯轻轻回转。杯中的速溶咖啡已经喝了一半,还剩下的一半早已凉透。
长久的沉默让这间屋子陷入一种古怪的气氛,空调出风口的声音仿佛越来越大,挑动着潜藏在空气中细小的不安分因子。
曹劲面对一言不发的许轻言,心底不由生出几许不安,他所认识的许轻言是一个看着平平淡淡,骨子里却很强硬的人,想从她嘴巴里问出东西,确实不容易,难怪他的同事都败下阵来。
但他相信自己是不一样的。
曹劲稍稍前倾,握紧拳头,尽量耐心地对许轻言说:“你可以跟我说实话的,不用害怕,如果他威胁你,我也能保护你,还有你的家人。”
许轻言眼皮都没抬,继续转着纸杯。
“你真要自己担下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曹劲正要晓之以理的时候,许轻言忽然低声开口:“我只是恰好出现在那里。”
这句话她已经说了不下十遍,她不嫌烦,他们听得都烦透了。
曹劲吸了口气,看着她毫无波澜的面庞问:“你觉得这种巧合我会信吗?那里有什么,你一定知道的,不然以你的个性,你不会去。”
许轻言重新低下头。
曹劲忍不住道:“你现在所做的不仅葬送了自己,还妨碍司法公正。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就是他们那群败类把月初拖下了水,要是没有他们,月初不会这么早离开我们,你和我一样都痛恨他们,不是吗?”
许轻言慢慢掀起眼皮,黑白分明的瞳仁中印出曹劲英俊的脸:“你很了解我吗?”
曹劲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没必要问:“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许轻言默默点头:“我认识你十五年。”
曹劲盯着她的面庞,想从上面找到十五年的情谊,但她的冷淡令他的心不住地往下沉:“你认识他才多久,你要包庇他吗?”
许轻言兀自笑了笑,身体微微后仰:“曹劲,不要再问我了,你要把事情算在我头上,我也无话可说。”
“你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曹劲不免有些烦躁。
“谁知道呢。”
她竟是无所谓地笑了笑,曹劲有些晃神:“我没想到你已经陷得那么深了,什么时候开始的。那次吃饭的时候,你已经认识他了对吗,你还骗我说你们只见过一次。”
“不用再多说了,曹大头,你既然很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不愿多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说。”许轻言回避了他的问题,随后再次陷入沉默,把玩起手里的杯子。
“许轻言。”曹劲心头一阵翻涌,忍不住握住她的手,触感冰凉,令他为之一愣,“你根本不是走这条道的女人,他就是一个漩涡,你跟着他只会越陷越深,现在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挣脱出来。”
许轻言淡淡地望着他的手,眼神有一瞬间的复杂,但很快清明。她挣脱开来,抬头,薄唇微动:“许轻言不是以前那个许轻言了。”
这句话仿佛掷地有声,砸出金属般强硬的感觉。而她的这句话也仿佛凿穿曹劲的脑门,让他深感震惊以至于一时间无法言语回应。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
曹劲猛地回头,立即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调整了下情绪,说:“请进。”
进来的何冠臭着脸对他们说:“二爷来保她了。”
曹劲不可多见地一怔:“怎么可能?”
“审批下来了。”
曹劲接过申请表仔细看了看,程序上来说没有问题。他没想到这人能通这么大的关系,把许轻言保出去。
曹劲看着许轻言,她倒是没多大反应,但黑色瞳仁中瞬间闪过不易被人察觉的光芒,平静而温柔。
门被打开,许轻言慢慢走出警局,有两名警员压在她身后,曹劲也跟随之。她的步伐缓慢,朝着过道前方坦然走去。
何冠悄声在曹劲背后说:“她这个样子倒是有几分二夫人的模样。”
他这语气怪怪的,说不上是讥诮还是可惜,曹劲飞快地看他一眼,狠狠道:“不要把她和那帮畜生混为一谈。”
走到门口的路不长,但一路上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虎视眈眈,一刻不敢松懈,目光钉在许轻言身上,仿佛要在她淡定的脸上凿出千百个洞。
抓住一个李家的人有多不容易,更何况是二爷的人,原本想趁机挖出点什么,偏生碰到这个外冷内冷的许轻言,油盐不进,跟他们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
许轻言的面纱在今晚揭露,偶有传言,梁见空身边出现一个女人。她好像游走在黑帮与正常社会的边缘,但是唯一能近梁见空身的女人,有人说她深受梁见空信任,又有人说她只是梁见空制衡程然的工具,甚至传言她和二爷关系颇有点剑拔弩张之味,可无人能确认到她的身份。

52书库推荐浏览:那只狐狸| 酒小七| 唐七公子| 香小陌| 黑柳彻子| 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