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莫属:青城之念_皋安【完结+番外】

  非你莫属:青城之念
作者:皋安
文案:
他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军人,在一次危急的救援行动中,将她从茫茫大海中救起,她说她叫河晓虞。
她说:“我现在十六岁,要嫁人最少还要七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
她说:“我会好好念书,争取靠上全国最好的大学,到那个时候,如果你还未娶,而我刚好未嫁,你来娶我,我就嫁你。”
八年后,他摇身一变,坐上了上市公司的第一把交易,可是他发现她不但忘记了他,更忘记了当年对他许下的诺。
他将爱她、守护她作为自己的天命,不管三生石上是否刻着他们的名字,他都誓死将她守护到底。
作品标签:唯美、总裁、一见钟情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1章 眼前的苟且
在我认为,但凡一个美丽的姑娘,都应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来衬托她的美丽,就像刘诗诗、刘亦非,不仅诗情画意,还让人想入非非。
而我却有一个从小到大都让人啼笑皆非的名字——河晓虞。
妈妈说,“晓”是拂晓、破晓的意思,“晓”是突破黑暗,迎接黎明的曙光,是一缕金灿灿的希望;而“虞”在中国汉语中有期盼、期待的意思,所以“晓虞”就是黎明前的期待——
是希望。
听了妈妈的解释,我心中欢喜。
可伴随我成长的一拨又一拨的同学们,却显然没有妈妈的文化造诣,于是从小到大,我的名字被小河鱼、小鲫鱼、石斑鱼、比目鱼等鱼类替代。
诚然,我喜欢鱼,更喜欢吃鱼。
唔,不过最惨的是,一个和我同窗六年的同学,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把我堵在学校的一个旮旯,他低着头绞了半天衣角。
我在想,这位同学,你要干嘛?
你是要跟我表白吗?有那么难为情吗?
他酝酿了半天,吱吱唔唔地说了一大堆废话,我总结一下,大意如下:他倾慕我诚实善良的人品,和安静恬然的性格已达十余年,他希望我能接受他。
十余年?
好哇~从我还穿纸尿裤的时候,你就倾慕于我了,哈!
他接着说,为了表达他纯洁而真挚的情感,他特意为我做了一首诗,诗的内容如下: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啊——
当听完了这首诗,我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这是一个当江南才子的料啊!
多么情深意切的诗句啊!饱含了他四季的相思,和一江春水的忧愁,虽然我懵懵懂懂的心,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这诗压根儿就不是那货做的,不过我还是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就在这时,他说:小河鱼,一直叫你小河鱼,连老师上课也叫你小河鱼,你大名叫什么来着?
轰隆隆——
五雷轰顶。
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还向我表白?去你的酸诗!
事后我仔细回想,也许这是他的冷幽默,是我不懂得欣赏罢了,很抱歉。
不过每每思及此处,我都会捧腹大笑,笑的原因却是因为那个男生的名字,他姓唐,叫——唐李玉。
那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冬天,我辞去在北京师范附小当老师的工作,买了一张北上的火车票,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叫——青城,当然,说青城远,是因为它离北京很远,可离我的老家榕城还不到四百公里。
我的同学燕子说,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而你——河晓虞同学,你是放弃了诗和远方,选择了一眼就能望到头儿的苟且。
我笑了笑,人生哪有一眼就能望到头儿的苟且,只有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苟且。
我清晰地记得我刚到青城的那一天,我拖着两只笨重的行李箱,身后背着一把木吉他,惶惑不安地走出青城火车站。
如潮的人流在肃杀的寒冷中匆匆而过,我站在出站口的台阶上向下张望,哥哥就站在出站口最显眼的地方看着我,安静地微笑着。
我抛下所有的行礼,朝哥哥飞奔而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跳跃式的拥抱。
“哥——”我的双脚离地了。
“火车很准时啊!”哥哥抱着我,温和地说,他总是这样温和,在我的记忆中,他就像圣诞老人一样,永远有着和年龄不符的胸襟和宽容。
我扬起苹果般红彤彤的脸颊,笑眯眯地说:“是啊,因为我告诉列车长,陈平同学在车站等我,不可以迟到哦!”
哥哥揉乱我的头发,笑着说:“好,你是哈利波特。”
哥哥叫陈平,耳东陈,平安的平。
不过,请千万不要怀疑我们的至亲骨血关系,因为哥哥随爸爸的姓,我随妈妈,至于我们为何不都随爸爸的姓,个中缘由,我就简明扼要地交代一下吧!
爸爸在我尚未出世的时候,离开了我们,理由是——和妈妈性格不和,纵然妈妈是个秀外慧中、贤良淑德的好女人,可是她却偏偏和爸爸性格不和,呜呜呜,这让我不能理解。
爸爸,作为你上辈子的情人,我不得不说,爸,你真傻。
所以自打我一出生就没有爸爸,于是妈妈并没有和我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主让我随了她的姓,当然,我并不在意,姓名,代号而已,更何况我爱妈妈。
可是我发现,我们不在意的事情,却总有很多人在意,他们对我和哥哥有着不同的姓氏做了一万种不同的假设,那些假设离奇而曲折,内容简直堪比琼瑶小说,所以,渐渐的,我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哥哥的名字,因为这样即可以让我节省很多吐沫星子,也节省很多时间。
哥哥用来接我的汽车非常拉风,是一辆黑色的、闪闪发亮的SUV,那辆汽车的外观,完全颠覆了我对QQ的认知,在我的印象中,QQ是小巧的,可爱的,低油耗的,而且价格低廉的,可是眼前的这辆QQ,绝对是QQ中的翘楚,超豪华、超霸气的样子,看来民族汽车工业的崛起是指日可待的,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上车吧!”哥哥给我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然后把我那两只笨重的皮箱拖到车尾,并把它们安顿在汽车的后备箱。
我还愣在原地,依旧沉醉在民族工业之崛起中不能自拔,哥哥看着我笑了笑:“傻站着干嘛?不冷吗?”
我看着那辆汽车:“哥,你换车了?”
“没有,前天夜里风大,我的车被一棵死树砸了一下,进了修配厂,这是朋友的车,借来接你的。”
“哦,幸好是夜里被砸的,不然就危险了。”我轻声说。
“可不是嘛。”
狡猾的冷风无孔不入地钻进我的衣领,我缩了缩脖子,钻进了汽车。
汽车发动了,哥哥一边开车,一边轻声说:“晓虞,你先住我以前那套房子吧!”
我立刻转头看着他:“以前是什么意思?你现在不住那儿了?”
“我不喜欢住在市区,我嫌太吵,而且那房子太小,只有一间卧室,所以,不太方便。”
我转过头看着窗外陌生的景物,其实这一点我应该想到的,虽然哥哥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可毕竟,他已经三十一岁了,如果一个三十一岁的未婚男人还和自己的妹妹住在一起,估计,他永远也找不到女朋友了。

52书库推荐浏览:墨舞碧歌| 天下霸唱| 现代言情| 梅子黄时雨| 青衫落拓| 阿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