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我家的表哥他说他是基_柳葙【完结】

  《住我家的表哥他说他是基》作者:柳葙

  文案:

  一个关于竹马竹马重聚的故事…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宜,陈梧益 ┃ 配角:于廷,林安 ┃ 其它:短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最近陈梧益心情很火大,脸也很臭,跟给人欠了几百万不肯还似的。他心情不好,看谁都不爽,又嘴欠,这两者一加就产生了化学反应,产物是——得罪一堆的人。

  他爸很有先见之明带着他妈出去玩儿了,美其名曰:儿啊,当年咱家穷,我和你妈结婚就扯个证连酒席都没摆,你妈整天念叨着怎么着也得补个蜜月吧…

  然后陈梧益就更火大了。

  下课铃一响,陈梧益把东西往书包一塞,提着书包回家。

  他一个人回家,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往他枪口撞。其实他不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好相处的,可一生气就六亲不认见谁都要把人从头说到尾,从里说到外,把人说得一无是处还不算,还得问候下人家上至祖宗八代下至人家十八代后人。

  用力蹬着自行车一路横冲直撞到家,拐个弯正准备停车,却发现一直都是他停车的地方给人占了。一个看去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子,正提着桶水在那洗车。

  陈梧益气不打一处来,把车往旁边一推,撩袖子就要跟人讲道理。

  “我说大哥,这个位儿是我一直用的,你是几个意思啊?”

  那个人回头看他,皱着眉没说话。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这么看人很不礼貌你老师没教过还是你妈没教过啊?”那人的眼神让陈梧益感觉十分的不爽。

  沈宜一脸莫名其妙,“你一上来就骂人很有礼貌?”

  “你占了我地盘还不让我发火?”

  “写你名字了?”

  “在我家门口不是我家的,难道你家的?”

  沈宜沉默了一下,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从口袋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陈梧益以为他要找帮手,他倒不怕,抱着胳膊往旁边电线杆靠,“呵,找帮手赶紧的,爷爷事多着呢。”

  陈梧益小时候身体不好,他爹妈怕他给人欺负去,就从小给他报了好多类似跆拳道、散打的兴趣班。论打架,他陈梧益还从没怕过谁。

  那边电话还没接通,沈宜指着电话号码问,“这个号码你认识吧?”

  陈梧益有些近视,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发现号码竟然是他妈的。

  沈宜把电话挂了,说:“你妈是我姨,我来你这住几天。”

  陈梧益没想起他有这么一个表兄弟,怀疑这人是在骗他。

  “我七岁去了国外,最近刚回来。”沈宜似乎猜到了陈梧益不信他。

  陈梧益仔细想想,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那时候他还小,记不大清就是了。

  “你怎么不去你家?”

  陈梧益喜欢独来独往,突然有个人要插进他的生活,他很不爽。而且刚见面两人就(单方面)交火,他对眼前这个人是实在提不起好感。

  沈宜把水桶里的脏水倒在旁边的花圃里,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我爸妈把我丢给你爸妈了,就这样。”说完,他还耸了下肩,表示无奈。

  “你不是亲生的吧,哪有这样的父母?”陈梧益惊讶。

  “也许吧。总而言之,以后的日子多多关照。”沈宜朝他露出一口白牙。

  陈梧益给他那口白牙晃了眼,“你一男的牙刷那么白!”

  沈宜挑眉,“我家牙都白。”

  “是是是,你最白!”陈梧益不耐烦,一口气憋胸口没处撒。他扶起倒地的自行车,推到沈宜面前,“顺便帮我的也洗了吧。”

  然后不管他答不答应,甩着书包就进了家。自从他父母去玩后,他家就没整理过,而此时家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随意乱放的东西也都放到了原位。

  沈宜在门外大喊,“我今早来,发现你家太乱了,就找了家政。”

  陈梧益一句还挺贤惠的夸奖堪堪止在了嘴边。

  他回房间写了会儿作业,一看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第2章 第二章

  他从房间的窗户往下看,发现那人还在给他洗车。

  “喂,你饿吗?我叫外卖,你要不?”

  沈宜挽着袖子给他洗车呢,听声后抬头,“要,不要辣不要葱。”

  陈梧益一直没发现那人长得还不错,最关键的是还有肌肉,很符合他对男性的审美,就是太白了,显得文气。

  “……嗯,两份,对了,多加葱,辣椒多放点。”陈梧益打电话给经常吃的一家外卖,那家店什么都平常,就是老板娘是四川来的,他们家的辣椒是最辣最麻的。他吃过一次,都能喷火了,可过瘾。

  沈宜洗完车,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外卖刚好到了,陈梧益正拆着一次性餐具。

  “对了,你估计不记得我名字,我叫沈宜。”沈宜擦着头发走近。

  “陈梧益。”陈梧益头也不抬,动作优雅的掀开一次性餐盒的塑料盖子。

  没想到老板那么老实,让他多加点辣椒和葱,结果加了厚厚一层。饶是会吃辣的陈梧益心里也没底。

  “这家的酸辣粉是我们这最好吃的,知道你不爱吃辣,让老板给你少加了点。”陈梧益笑的奸诈。

  沈宜看着他的眼睛,“你良心不会痛吗?”

  陈梧益反问,“我又没做对不起我良心的事,有什么好痛的?”

  沈宜笑了笑,比了个陈梧益看不懂的手势,“ok,你先吃,我穿衣服先。”

  陈梧益心情大好,忍不住就要捶桌大笑,结果因为动作太大把沈宜那份打翻,红艳艳带着酸辣味的汤全倒他身上。

  “卧槽!!!”陈梧益失态地大叫。

  今天快递小哥的速度够快,汤是还没凉就送到了。他觉得他怕是给烫没一层皮了。

  沈宜听了声音后就从卧室出来,随手拿了包抽纸过来,帮陈梧益把衣服上的东西给清理走。

  “你没事吧?”

  陈梧益痛的表情都扭曲了,“你说我有没有事?”

  沈宜皱眉,掀他的衣服仔细观察伤处。幸好,只是红了点没起泡。

  他安慰道:“没事,涂点药就好了。”

  “……我家没有。”

  沈宜:……

  “你先坐着,我去拿毛巾给你冷敷。”沈宜觉得陈梧益现在这幅小可怜样儿很戳他萌点,忍不住揉了一把他的头。

  陈梧益觉得被人摸头的感觉怪怪的,对着沈宜的背影呲牙,“爸爸的头是你可以摸的吗?!”

  “你再瞎嚷嚷,你就痛死吧。”沈宜没理他突然犯病。

52书库推荐浏览:茂林修竹| 殿前欢| 女王不在家| 水阡墨| 零落成泥| 侧侧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