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准撩!_曲小蛐【完结】

  《你,不准撩!》作者:曲小蛐

  文案

  外人评价方之淮,心性深沉,能力卓绝,偏还清心寡欲,冷得像座冰山。

  ——前提是,杜文瑾不在那人面前。

  1.

  方之淮从第一眼看见杜家的小少爷,就开始筹谋怎么把人私占了。

  结果一着不慎,人没藏住,他也被迫出国。

  五年后,方之淮终于回国,却发现当初那个白净乖巧的小孩,如今不但长成了美人,还浪得没边儿。

  ——可气的是,更勾人了。

  2.

  杜文瑾觉着,从方之淮回国之后,他就开始诸事不顺。

  ——陪聊天的女朋友谈一个分一个不说,怎么片场还总能见到X骚扰小纸条?

  ===

  只对受不正经的男神攻X又撩又浪明星受,真不正经和假浪;

  恋爱为主,剧情线为辅。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之淮,杜文瑾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T市,旌旗会所,高空VVIP泳场。

  如墨的夜色没有耽搁这里的狂欢,反而是灯光渲染后,这座居高临下的碧蓝水池在整个T市的夜景里都分外显眼。鼓噪的音乐敲击着耳膜,灯红酒绿斑驳了视线,布料稀少的比基尼包裹之下,雪白漂亮的胴体随处可见。

  在这整个会场都显得尤为疯狂的时候,西南角几张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欧式沙发上,年轻人们左拥右抱低声和身旁的女伴调笑,相比之下居然也成了难得安静的地方。

  从时不时望过来的许多比基尼女孩火热的目光里就能猜到——并非是她们不想来到这边,只是这里坐着的人不是她们可以冒昧招惹的罢了。

  “杜少今晚可真是大手笔啊。”

  这些年轻人中的一个笑着举起香槟杯,隔空对着坐在里面最暗处的单人沙发上的两个人示意。

  “谁说不是呢。”跟着便有人附和,眯着眼睛轻佻地看了一眼单人沙发里坐在那年轻男人大腿上的漂亮美人儿,“旌旗会所VVIP区包场,显然还是影后面子大嘛!不过起点这么高,若是以后给影后庆生,是不是就只能去‘夜未央’包场了?”

  ——“夜未央”是国内顶级的高端私人俱乐部,入会门槛极高,没有煊赫背景的,即便拿再多的钱也叫不开门。

  听了这话的影后顾静眼睛一亮,但没开口,侧转身望向被她坐怀的男人,眼角间不经意地流露出暗波流转的妩媚。

  倚在单人沙发宽大舒适的靠背上,怀里坐着全场瞩目的美人,穿着黑色缎面衬衫的年轻男人勾唇一笑,自下而上撩起眼来。

  两点琥珀眸子里像是斑驳着泳池里荡漾的水色,还沾着几分似是而非的笑意。鼻子白皙秀挺,唇色嫣红如釉,五官在明暗的灯光下好看得不可方物。

  见惯了美人儿的一众同伴也看得微愣,片刻后才回神,摇头而笑。

  ——杜家少爷杜文瑾,天生长了一双桃花眼,偏偏眼角还有颗淡色的泪痣,为此在年纪小且乖巧的时候没少被欺负,半大的小子们追在他身后叫唤一句“恁是无情也动人”,气得小杜文瑾扑进那人怀里就敞开了哭……

  只不过那都是过去了。

  现在谁若是敢跟杜文瑾这么挑衅,他能让对方哭都哭不出来。

  “为博美人一笑,”杜文瑾单手撑了侧脸,笑着看怀里的顾静,一双桃花眼里尽是深情,“‘夜未央’包场有何不可?”

  “你就会哄我开心。”顾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面上还算矜持地飞了杜文瑾一眼。

  杜文瑾笑着接了:“能哄你开心,我的荣幸啊。”

  旁边的人被这两人酸得哎哟哎哟地叫唤,起哄打趣的声音都有。

  只不过把这人当真心的,除了顾静之外,在场大概一个也没——

  杜文瑾是谁?在这个圈子里换女伴频繁的不少,可能玩到人尽皆知,浪荡到出了名的,不也就杜家二少杜文瑾这一个么?

  但就算人家声名狼藉,仍旧总有前仆后继的女人往上贴,除了这杜少的模样实在讨人喜欢,再便是他的性格使然——每一任女伴在他手里的时候那都是给人捧在手心儿里的小公主,深情专注得不得了。

  没几个女伴没幻想过自己就是勾得浪子回头的那个岸边,尽管一一铩羽而归,后继者还是大有人在。

  她们不知道,杜家二少纵然是开口骂“滚”,那都是笑成一副调情的模样。

  跟对面站的是谁,怀里坐的是谁,心里想的又是谁——没半点关系。

  这厢众人心里门清,但不会有人说出来扫大家的兴,嘻嘻哈哈哄哄笑笑,相安无事,开心就好。

  氛围本来一直如这般融洽,直到座中一位无意地扫了一眼亮起屏幕的手机,他的眼球猛地一顿,“啊”地惊叫了一声。

  迎着其他人眼底藏着的一点不愉,那人脸上的表情还没淡去,抬起脸来僵着舌头开口——

  “方之淮,今晚回国了……”

  这泳池的西南角落,陡然安静了几秒。

  “啧,阴影再临啊……”

  半晌后,不知道谁悄声念叨了句。

  众人听了,面上未必回应,心里却都是大点其头。

  何为阴影?

  ——在他们这种煊赫门庭里,互相间的攀比一点都不比普通家户少。而阴影就是那种无论在任何方向上,永远能稳稳地压住所有人,并且让被甩在后面的这些,拼尽全力追赶都无法望其项背的令人绝望的存在。

  方之淮就是阴影里面的典型。

  凭借着与年纪不符的深沉心性和卓绝能力,那人几年前还没出国的时候,就已经是金融周刊的常客、家喻户晓的青年才俊,而这几年那人不在国内,消息却一点没少通过媒体在国内发酵——

  提高了多少子公司业绩,扩增了多少市场份额,打了如何漂亮一场竞标战,实现了如何成功一场资产重组借壳上市……

  从最初的不服气,到惊叹,再到麻木,少了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壮感之后,同辈的这些人已经对“方之淮”这三个字产生了一种近乎晚辈对长辈的敬畏。

  刚开始还有长辈们数落自家的纨绔子弟:看看人方家那个小子……

  现在没人再说这话——方家独子几年之内的成绩,比起世交的几家长辈也毫不逊色,若是被自己家纨绔儿子怼上一句“比您怎么样”,大概得给长辈们噎得背过气去。

  于是现在得知,这么一片铺天盖地的乌云又要压到脑袋上面来了,欢腾的一场聚会莫名生出点诡异的悲壮感来。

  “方、之、淮……”

  此间静默里,顾静忽听得身后杜文瑾将那个名字慢慢地念出口来。

52书库推荐浏览:苍白贫血| 蝶之灵| 忠犬攻受文| 阿加莎·克里斯蒂| 爱琤| 余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