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世家的女人们_张氏春红【上部完结】

  《离婚世家的女人们》

  作者:张氏春红

  【文案】

  目睹了军阀混战

  经历了日本侵华

  经受了国共内战

  扛住了自然灾害

  她们熬过了一场又一场劫难

  却在感情的路上

  一次又一次摔倒

  摔倒了

  爬起来

  继续往前走

  希望

  就在前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静娴,梅香,商淑英 ┃ 配角:杨肃、梅万城、苏啸东、叶辅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地主的女儿也得过继

  三十岁的梅香又一次被母亲点着脑袋数落“废物”后,一气之下顾不上外面正在下雨加冰雹,逃难似的离开家跑到附近的咖啡馆。

  幸好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加冰雹已经接近尾声,梅香带着一鞋底水印走进咖啡馆时衣裳只是半湿,不至于太难堪。

  周末大雨的下午,咖啡馆里只有服务员和一个男顾客,算上梅香也不过才三个人。

  梅香在柜台点了一杯拿铁,找座位时忍不住看了一眼先来的那位先生,男人背对着柜台,梅香看不清具体长相和年纪,只看见了一副宽阔的后背、平展的双肩和干净的白衬衣。男人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手指轻轻敲击键盘,左手咖啡右手书。

  “是一名学者吗?”梅香暗自猜测。

  她在靠窗的、距离男人相隔一张卡座的地方坐下,前面隐隐传来的轻轻敲击键盘的声音,让梅香烦躁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她一只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望着窗外出神。

  咖啡馆里弥漫着咖啡的香甜,玻璃窗上凝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想起母亲的数落,梅香忍不住自嘲:一个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女性,一个手底下同时带着多个大型项目的管理者,竟然被高中都没读完的亲妈说成是“废物”,心中的挫败可想而知。

  梅香今年整整三十岁了,相比于家里长辈们勇敢追求爱情、努力经营婚姻的顽强拼搏精神,梅香严重不合格。她在感情上属于出血性体质,凝血功能远远低于正常水平,每一次感情失败后往往要花费她好几年的时间疗伤。

  梅香从小到大喜欢过的人加起来数不完一只手,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变得越来越“惜命”,轻易不肯喜欢任何人,终于把自己熬成了大龄剩女。可是她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从来不觉得单身有什么不对。如果换成另一个人说她是废物,梅香一定打得那人满地找牙,可是说这话的是亲妈,梅香尽管心中难受却也忍不住开始检讨:她到底“废”在哪儿呢?

  梅香眼前闪过祖母、外祖母和母亲三张面孔。她忍不住把自己和家中三位女性长辈做了对比研究,用一种客观的、第三者的角度看待关于祖母和外祖母的、尘封在她童年记忆深处的往事。

  梅香家的爱情奋斗史要从她的奶奶张静娴和姥姥商淑英说起。

  梅香的奶奶张静娴女士,出生于1928年,是奉天(即沈阳市)城外张姓地主的第三个女儿,四岁时被父母过继给母亲的同父异母妹妹和父亲的族叔的三儿子。哦,忘了说,这两个人是两口子。

  过继之前,张静娴管他们叫二姨和二姨夫,过继之后改口称父亲和母亲。至于他们的名字,梅香一次也没从奶奶嘴里听说过。奶奶一直让她称呼为姨太奶奶和姨太爷爷。梅香小时候不明白长大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个称呼应该是张静娴没有被过继的情况下的称呼。张静娴女士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提的更少,几乎是闭口不提,所以梅香对自己的亲太爷爷和亲太奶奶唯一的印象就是把亲生女儿过继给别人的一对地主夫妻。

  张静娴的这位二姨夫是奉天城最大的生药商的三儿子,人称张家三少爷。

  梅香长大后对奶奶口中“最大”两个字心存怀疑,但是想想张家被三个败家儿子败了好几年才败完的家业,就算不是“最大”也是“很大”。

  张静娴的二姨和二姨夫感情很好,两口子手里握着一个生药铺子和一个车马店,日子过的滋润。唯一糟心的是没有孩子,所以张家三少爷就理直气壮的往屋里塞女人,张静娴被过继之前,张家三少奶奶手底下已经领导了一个妾和三个通房丫头。

  张家三少奶奶每每看见那四个女人在自己眼前晃就觉得头疼。要依着她的意思就不应该纳妾,通房丫头多好啊,不用分房子不用支银子,数字也吉利,三缺一。妾就不一样了,妾是妻的预备役,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妻早死妾扶正,而通房丫头是妾的预备役。

  梅香的姨太奶奶肯定没听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至理名言,但是这不妨碍她以女人独有的狡黠感知这个道理。她常常会突发奇想:万一她哪天死了,通房丫头能给她披麻戴孝,时不时还会私底下念叨几句她的好处以便对比新三少奶奶的不好;妾就只会把她的东西一股脑据为己有,不能据为己有的就统统烧掉扔掉,恨不得世上从来没有过她这个人。

  当张家三少爷再次以要孩子为名打算纳妾时,三少奶奶爆发了。她把自己的丈夫按在炕上揍了一顿。丈夫被她揍得浑身舒泰,于是同意她过继一个孩子。当然,娶妾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梅香长大后深深懊悔没有从奶奶嘴里问出到底当年姨太奶奶是怎么揍的丈夫,居然能揍出那么非凡理想的效果来。当然,就算她问了估计张静娴也回答不出来,因为她那时候只有四岁,还没有到“城里张家”呢,好多事情还是后来张老太太告诉她的。

  张老太太就是张静娴二姨的婆婆、张家三少爷的亲妈、生药张家的真正掌权人。梅香想起这位张老太太的时候总是在心里称她为第一代张老太太,她的奶奶张静娴则是第二代张老太太。

  张静娴的二姨不愿意从夫家过继孩子,她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姐姐更信得过。但是当家的是张老太太,张老太太是个异常精明而且强悍的女人,她自己生了六个儿子四个女儿,最后站住的只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又给她生了一堆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加上丈夫那边堂的、表的、五服内的、五服外的各种亲戚,所有五岁以下的小孩子排着队能一直从正房排到大街上去,所以张老太太不愿意儿媳妇从娘家姐姐处抱孩子。

  梅香的这位姨太奶奶大多时候都活得稀里糊涂,所有的精明都用在了牌桌上。她难得一次动用脑细胞想要给自己争取点利益,丈夫都同意了却被婆婆拦住。于是张家三少奶奶终于又厉害了一回。她从箱底里翻出当年的大红嫁衣,穿上后直挺挺的站在老太太房门外面,手里握着鞭子,身后跪着丈夫的妾,妾的后面又跪着三个通房。

  打扑克的人都知道这是个“一拖三”的局面。但是张家三少奶奶打人时自动忽视了这个规矩。她嘴里念一句“养你有什么用”就抽妾一鞭子,然后再从后面的通房里挑一个抽一鞭子;说一句“光吃粮不下蛋”,又抽妾一鞭子然后再从后面的通房里挑一个不太顺眼的抽一鞭子。

52书库推荐浏览:空间文| 松本清张| 安思源| 一度君华| 满座衣冠胜雪| 浩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