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候1999_静夜小窗【完结】

  书名:问候1999

  作者:静夜小窗

  文案

  1999年,《还珠格格》第二部播出,“飞人”乔丹宣布第二次退役,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遇北约轰炸,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第五套人民币正式发行……

  1999年。

  那一年,我开始喜欢你了。

  【一句话简介】:小北尚且懵懂不知情爱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PS……

  致敬“请回答”

  【女主向】

  自从变成一只猫,萌萌苦恼甚多。

  为什么外人眼中冷冰冰的总裁总喜欢对她亲亲抱抱举高高?

  为什么隔壁那只公猫总喜欢追着她跑?

  为什么,为什么她多叫唤几声,就会被带去医院做结扎?

  “喵~”萌萌委屈不能言。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范北芸,荣景深,苏言玉,令狐聪 ┃ 配角: ┃ 其它:请回答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起长大的孩子

  2017年。

  范北芸约了人在咖啡厅里见面,一位素未蒙面的“老朋友”。

  木制的地板轮廓明显,范北芸缓缓走来。靠墙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女士,她垂着眉眼,似乎正娴静地看着什么。长长的卷发有些挡住面容,只窥得见光洁的额头。

  咖啡店里来往的人并不算多,稀稀疏疏地坐着一些。

  整个店主打怀旧风,连出现在上世纪的老唱片也被当做了装饰品,粘贴在了墙上。那位女士坐下的位置上方就挂着一个做旧的时钟。范北芸将视线转到了桌面,碎花桌布上摆放着一个玻璃瓶,里面插了一株红玫瑰。

  会心一笑,接着就迈着步子往那边走去。

  女士这才抬头往她走来的方向看,两人对视一眼,露出深切的笑来。

  有那么一种人,只凝视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范北芸在女士的对面坐了下来,接着就听到对方的一句感叹,“没想到小北还是个大美人。”

  “你也很漂亮!”范北芸对上她带着笑意的眼,“说起来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哪里还能算得上美人!”

  对面那人沉静地笑,范北芸看起来还很年轻,生得温柔似水,连说话的语气还跟那时一样,“你有30岁了吧!”她回忆性地问了一句。

  范北芸眨巴着眼,“快到33了!你难道忘了,我们俩只差一岁?”

  这时候,服务员端着饮品上来,两个人的对话也就暂时打断。

  “不过……你的孩子多大了?”范北芸接着问了一句。

  “我可没你那么幸福,年初才刚结婚呢!”

  范北芸有些愣愣,接着又听到了对方的问话,“你老公呢?”

  她朝入口的方向望了望,转过来轻笑,“快到了!”

  .

  1999年,小北15岁,在念初三。院里的孩子,或者比她大两三岁,小的则是五、六岁的小屁孩。在小院里,大家都会将比自己年龄稍大的叫做某某哥哥、某某姐姐,而比自己小的孩子就直接叫小名。

  小北的弟弟妹妹一大堆,却没有叫姐姐的,唯一的小怡姐姐也去了异地读大学。哥哥倒有三个,其实,她也只会称一个人为哥哥而已。

  小北家是这个院子里的一户,从她有记忆以来就一直住在这里。院子并不是闭合式的,几幢独立的楼房稀疏地围在一起,大家唯一的公共区域只是一块小坝而已。到了夏日,大人们尤其喜欢在坝中央的那棵大大的黄角树下乘凉,孩子们则是不厌其烦地到处跑跑跳跳。

  六楼的高度,却怎么爬也不会觉得疲倦。

  九月的清晨,太阳还没晒到被窝。

  朝南的一栋房里,从三楼的窗户望去,令狐聪急急忙忙地穿着蓝色校服,嘴里叼着根油条,正在门口穿着鞋子。身后跟着不停叨叨的家庭主妇罗玉芬,“下午早点回来……听见没,别跟言玉他们一起鬼混……眼镜眼镜,别忘了!”

  四楼的苏言玉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懒散地穿戴,与往常一样,吃了点桌上准备好的早餐,拿起一旁摆着的零钱就往外走。

  小北和景深同住在五楼,正好对门。

  荣景深有条不紊地收拾好东西,又检查了一道,然后就出了门。“昨天玩儿了一天,今天就记得回家多练一会儿琴!”妈妈徐雅望着他的背影嘱咐。

  “知道了!”

  小北实在咽不下东西了,拿起桌上的书包就想开溜。

  “满满!来来来,这是新鲜的牛奶!”

  妈妈李昭平叫着女儿的乳名,挂念着她正在发育期,每天都要“灌”她一杯。

  小北撅着嘴,还是在她的殷切注视下硬着头皮喝了下去。一旁看报的爸爸范启安倒一直关切地看着她笑。

  望着门口女儿离去的方向,范爸爸收拢了报纸,啧啧感叹,“我们家满满要快点长大才行呐!”

  小北走到楼下,面对地站在了门口处,等着楼上的人下来。

  最快的是言玉,他走出来的时候只穿着一件短袖,校服被随意搭在手腕上,双肩包也只挂在一边肩头。

  对面的人瘦瘦小小的,只静静地站在那儿。他只大略扫了一眼,没说什么,自顾自地走开了。

  小北微微低垂着头,眼睛往上快速地瞟了一眼,就没再看他。只是还是朝他走去的那个方向望了一望,然后才收回视线。

  言玉一向不待见她,小北很清楚这一点。

  大概是小时候被言玉推进过粪坑,所以小北脑中一直存着阴影,自己也不爱去靠近他。

  令狐聪很快也紧跟着下来,远远地见到小北就朝着她嘻嘻地笑,一边还挥着手,“小北早啊!”

  在门口碰上正在玩闹的小孩“毛毛”和“豆豆”,逗了一会儿就抢过了“毛毛”还含在嘴里的棒棒糖,乐滋滋地塞到自己嘴巴里。

  又朝对面站着的小北愉快地挥了挥手,这才往那边走去。

  小北转过头来看这边的情况,傻眼看着“毛毛”懵懂的脸一下子变得皱巴,张大了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连带着“豆豆”也跟着嚎叫起来。

  小孩子的反应果然迟钝,刚刚还好好的呢!

  “令狐聪!”这时候楼上却传来了大大咧咧的粗声,是玉芬婶在叫,一连几声,把孩子的哭声也给掩盖了住。随即就见令狐聪跑了回来。

  “钥匙,钥匙。”罗玉芬把东西往窗户投下,来人很快利索地捡起,头也不回地走了。

  巷子深深,声音却不会让人觉得吵闹。

  可“毛毛”跟“豆豆”两人又接着哭嚎起来,一刻也不能消停。小北正有些无措,却见景深从楼里走了出来。

  他从包里拿出两颗瑞士糖来,又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安慰着,哭声这才停歇。

52书库推荐浏览:茴笙| 月佩环| 刘猛| 金刚圈| fahrenheit| 女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