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蒙蒙_如花菇凉【完结】

  书名:云雨蒙蒙

  作者:如花菇凉

  文案:

  一个传统的民国女生,为了爱情,放弃了梦寐以求的学堂,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却发现郎君是自己的小叔。这婚姻,该如何持续呢?

  ……

  剧情:他死死地瞪着她,死死的,“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费尽千辛万苦,我在那边打下了基础,我就想着我回来时,你已经离开大哥了。我想着,我带你走,在那边,我们不用担心任何人,我们幸幸福福的。”

  秀云走过去,抱着他的腰,却发现他全身都在抖。

  他说:“可我没想到,我一回来,母亲死了,你却还是我的嫂子,而且还多了个侄女了!”

  秀云死死抱着他,贴着他的背,哭着说道:“我当时以为你,只是不想和我相见了,我以为你是恨透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心,是和我一样坚定的。我也没想到,你为了我,吃了那么多的苦!”

  他转过身来,搂过了她的脸,深深地亲吻着。

  那柔软的柳条,配着那一江春水,在深黑色的夜色的默默飞舞着。

  ……

  人物设定:秀云是一个很传统的民国初期的女生;

  翠红是秀云的高级助攻;

  李健是秀云的老公,爱得非常深沉;

  李康是个风度翩翩的男子……

  每日至少一更哦!

  这部小说没有太多的虐情,有的是生活的琐碎,个人的悲欢。

  喜欢穿越的小姐姐们慎入呢!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宅斗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秀云,李健,李康 ┃ 配角:林香菱,陈翠红,冯弘云 ┃ 其它:爱情,民国,女生,坚贞,现实,耕田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小楼听春雨

  江水涛涛,奔涌而来,狂啸着,撕扯着江中的一切。

  风雨又至,无情地摇晃着江中的小船。

  船上,一个男人正在吃力地降下风帆。

  船舱里,一个妇人紧抱着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哭着,那声音和着江上狰狞的风号浪吼,惊天动地。

  忽然间,天地安静了——小船被江水吞没,一家人掉入江水中了。

  父亲首先沉了下去,手里还死死地抱着帆杆,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看着那女子三人。那眼神,明显在说着:我不想死,我不放心他们三个。可是,江水无情地旋转着,将他拖入江底。

  那妇女和两个孩子想呼唤,却是张口喝了好多水。

  水流越来越快,妇女和两个孩子都即将被卷入江底的漩涡了,只见她左手牵着男孩,右手牵着女孩,死死地。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两个孩子惊慌了,恐惧了,昏沉了。

  朦胧中,一个白衣的男子,游了过来,拉住了正在下沉的小女孩,可是他不仅没有带他们游出去,反而把他自己也即将带入漩涡。

  那妇女忽然间松开了小女孩的手,白衣男子便带着小女孩向水面游去。

  妇女和男孩,渐渐沉入江底。那妇女睁大眼睛,用那死死的眼神在告诉着小女孩:“活下去,活下去……”

  这梦,就这么醒了。原来,是秀云倚在小楼的栏杆上睡着了。

  秀云想不起,最近这段时间,她究竟做过多少次这样的梦。她明明知道她父母亲出意外的时候,自己并不在场,可梦里的时候,她仍旧感觉真实无比。

  她一直觉得,是父母亲在给她托梦,告诉她,他们虽然离去了,但是也不舍。

  只是,那个白衣的男人是谁?虽然看不清楚脸,却有着魁梧高大的身影,秀云似乎从来没见过,可是父母为什么要将秀云托付给他呢?

  “又是一场梦。”她心想着。将脸瞥向小楼的远处。

  小楼的边上是一片芒果树,密密麻麻的树叶织就了一块柔软密实的绿帘。春雨弥漫在新叶上,泛起来微微的烟雾,那嫩嫩的叶尖尖儿,如同被油漆抹过般油亮。

  不远处的木棉花,树干上一片叶子都没有,却高高举起自己的大花朵,向人们炫耀着自己的美丽。那花朵足有巴掌大,花瓣玫红得十分透彻。

  这座小楼在姨娘家的后院,过了小楼和芒果林,便是姨娘家的荷塘和农场。姨娘在农场的周围种上了各式各样的花。现下,这些个花开了不少了,尤其那勒杜鹃,用鲜艳的玫红把荷塘密密实实围了大半圈了。

  小楼边的芒果树下响起了聊天的声音:“大哥,你堂堂一个冯家的大少爷,天天在捏这些泥巴玩,你不觉着邋遢吗?连我现在都觉得掉面子,都不玩了。”

  这是弘云的声音,是秀云的表弟,他虽然才十三岁,却并不将秀云当表姐看,经常仗着自己多念了几年的书,欺负秀云这目不识丁的姑娘,秀云也非常不喜欢他,以至于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下意识地把伸长的脖子收回来了,心想:这小魔王又来了,万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在这儿,要不他又该闹我了。

  “你是有所不知啊!咱们这的人虽是称这个为瓷器活儿,但是人家鬼佬可是把这当宝贝的呢!他们说这些个是艺术。”

  这是祥云的声音,是秀云姨娘的大儿子,声音低低的,轻轻的,却又沙沙的。他是念过很多书的,还留过洋,他的医术也是很高的,他开的医院里挂满了病人送的锦旗。

  秀云十分崇拜这位大表哥,为人谦和,平易近人,从来不会和表弟一样欺负于她,也不会和二表哥瑞云那样一天天忙着做药材生意不着家。所以,在这个家里,秀云最喜欢这位仪表堂堂的大表哥。

  表弟的声音响起了:“艺术是什么?”

  “艺术是……”祥云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是……是……我也不知怎么说。反正鬼佬们哪家子人家得到一套咱们的瓷器,都是宝贝得要放在家里最显眼的柜子里的,和咱们对待咱家的大钟表一样的。”

  弘云的声音停了一下,大概也是在思考着。

  “看来鬼佬的日子也不尽然就是好的嘛!”弘云的声音又响起了。

  “那是,鬼佬和我们一样,也都有穷的富的,善的恶的,丑的美的……”

  “那也是……”

  弘云停了下说:“哥,你说我那表姐明日里会给咱们做些个什么好吃的呀!”

  秀云心头一惊:这不是说我吗?难不成他又想使坏?

  “不知道呢!她也没和我说。”

  “连你都没说,那她不会是没那本事吧!”

  “不会的,秀云是极想念书的,如果明日里做的饭菜不可口,母亲是断不会让她去念书的。”

  “我觉得你母亲说得对!”这是家里黄老婆子的声音,秀云猜想她大概是在给祥云和泥巴。“她也是到了嫁人的年纪的了,好好学学做饭和刺绣,选个好婆家便很好啦!何必到学堂里去耽误两年,到时候出来都难嫁人了。”

52书库推荐浏览:颜月溪| 殿前欢| 阿加莎·克里斯蒂| 桐华| 可爱淘| 晓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