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阙词_小鹿廷仔【完结+番外】

  半阙词

  作者:小鹿廷仔

  【文案】

  一段年少时的青涩往事,一场两大家族的争夺战,当真相慢慢揭开的同时,她却发现一切的一切,不过是枕边人编织出来精心上演的戏码……他曾问,我本以为会与你一辈子。但是,倘若只要有一天你不在了,都算不得一辈子。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我选择给你自由,我本意并不是禁锢。阿晨,在你的心里,自由会比我重要么?

  原文《晨光透过烟雨梦》,嗯,文重开。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晨光,宁唯 ┃ 配角:慕良,涂锦,宁彦曦 ┃ 其它:婚姻生活,细水长流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个名字

  两个月前的车祸,我广告牌砸到脑震荡,重伤入院,然后就像所有电影里的戏剧性画面一样,失忆了。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S市。

  睁开有意识的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那个穿着一身白袍的高挺男子。

  他背对着我,手里应该是拿着医学报告,对着身边的小护士吩咐什么话。

  小护士红着脸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似乎,带着一股青涩的朝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投入这份职业。

  我抬起眼,转动眼珠四处看了一下,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墙壁,还有雪白的病服。

  我还想再看清楚一点,却在那一刻,脑袋恍若从深处涌动出弩重的痛意。

  他们似乎听到声响,男人转过身子走过来,看着我温柔地笑了一下,脸颊处的酒窝若隐若现。

  “你终于醒了。”

  这就是自己记忆的始端。

  大概,跟初生的鸟儿般,会有雏鸟情结。我一开始很是依赖陶医生,几乎对别人都带着戒备。这也可能,在睁开眼的那一刻,那个带着小酒窝的亲切笑容让自己感到无比的安心和熟悉。

  所以,他说什么我总是信什么。

  他跟我说,我的家乡其实是在远在S市千里之外的A市。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跟自己的丈夫假期旅游,却不料,来到S市的第三天,台风盛行,在路上乘坐的车被大型广告牌砸到发生车祸,丈夫当场死亡,而我却捡回一条命。

  当然,这些都是透过警察调查而得知的。

  据说我被送进医院那天,满头都是血,而为我进行手术的是陶医生。

  醒来的第四天,我坐在病床上失神,头上依旧缠着纱布。忽然间,很想找个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别人失忆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什么都是一片空白。就连对刚死丈夫的悲痛也没有。当时听到后,唯一的反应也只是说了一句:“哦。”

  小护士很惊讶,问道:“你居然是这个反应。”而后又说:“失忆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失忆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自己深爱的丈夫死了,除了惋惜外还真是什么感觉也没有。

  陶医生进来,拿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背包里的东西不多,倒出来,一个钱包,一张照片,一张身【隔】份证,一个似乎很旧的同心结还有一个纹路精致的打火机。说是车祸现场找到的,警察归还。

  照片里,长发女人和一个长相温和的男人站在一起。这个女人陶医生说是我,那么旁边的男人必定是自己的丈夫了。照片中的男人长得并不算好看,但戴着眼睛,气质温文。

  还有这张身【隔】份证。手指轻轻地拂过证上的名字。那一刻,忽然觉得自己是有归宿的,不再是一片白纸。

  我抬起头,眼眶有些发红,却对陶医生笑得开心:“原来我叫陈笑……陈笑……这名字真好听。”

  陶医生只是看着我,漆黑的眼睛,忽然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

  S市的盛夏很是多雨,路上都带着潮湿的热气。

  两个月后的今天,我终于康复出院。只是,我却对于以前的记忆依旧一无所知。我将要以全新的自己开始新的生活。回到那个,据说是自己的故乡的A市。一个人。

  自己唯一的亲人,丈夫,在那场车祸当中已然去世。我想,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但无论哪一个自己,都会想要把这个爱过自己的男人带回彼此曾经相爱的地方。

  所以,在这样一个日子,我也的确这样做。抱着装着丈夫骨灰的盒子,然后旁边一个简单的行李箱。

  火【隔】车站里人潮人涌,来送我的是陶医生。那天,恰巧是大雨过后,阳光剧烈照耀下还有淅沥的小雨。陶医生撑着伞就站在我面前,那张漂亮的娃娃脸上那双漆黑的眼睛,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忽然低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陈笑。从今天开始,想要怎么过就怎么活吧。以前的事想不起来就算了。一个全新的陈笑或许比以前的你过得更好。”

  我“嗯”地一声,重重点头。大概他还以为我沉溺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之中。

  检完票上了火车,其实*人并不多。位置什么的也是稀稀松松地坐着几个人。

  放好行李后,从车窗口看出去,看到有送别的人也有路过的人。阳光照耀之下的淅沥小雨清晰可见。火车上开起了广播,播着一首又一首很旧的情歌。我理了理戴在颈上的丝巾,想着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陶医生的背影,所以伸头往外看一点,此时火车已经鸣笛,准备开动了,找寻不到他的身影,我只好重新坐好。却在那一瞬间,看到不远处,一个颀长的背影。

  “下面播放一则财经新闻,商业巨擘宁氏与秦氏正式结盟,而其现任掌权人于翌日的联姻将成为其结盟的标志……”

  那个人打着一把伞,沐浴在阳光照耀之下,即使看不清面容,却很是熟悉。却随着火车的启动,渐渐小成一个点。

  失神了片刻,随着火车的稳速前进,我调整好位置打算闭目休憩片刻,却在那一瞬间手肘撞到一个人。我赶忙抬起头说对不起。

  “没关系。”他笑。然后,他坐在了我的对面,手里牵着一个孩子,约莫六七岁左右。“我的位置在这里。你好,我叫金凛。”

  我思索了片刻,伸出手,轻笑道:“你好,我叫陈笑。”而后看向旁边的小孩:“他长得很可爱。是你的孩子么?”

  “嗯。他小名叫明宝。快向姐姐问好。”

  “……”

  “对不起,他从小便跟在他的爷爷奶奶住在老乡,有些害羞。”

  我笑:“没关系。他长得很可爱。你的太太一定是一个很漂亮的人。”

  “呃……其实我还是单身的。这是我朋友的一个孩子。可惜后来发生一场意外,留下了他一个人,他那时刚出世没多久,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我便把他领养了回来。”

  “啊,对不起。”我对自己的问得太多有些懊恼。

52书库推荐浏览:墨麒麟| 快穿文| 清枫语| 八爷党| 松本清张| 蔡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