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经年_大懒虫【完结+番外】

  《此爱经年》

  作者:大懒虫

  【文案】

  三年前,姐姐对她说:“小蔓,把他让给我好不好?一年!就一年!我活不了多久了啊……”

  三年后,她在姐夫床上醒来,迎面而来一巴掌:“谷小蔓,你个贱人。”

  她的爱情败在萌芽期,又于腐土里开出了扭曲的毒花。

  此爱经年,再会无期。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01章 就这么喜欢

  “你们听到风声没?外面都在传了,说我们总裁要和林家的大小姐订婚。”

  “狗仔放出来的八卦你都信,老板出了名的长情,夫人都去了那么久了,也没见他身边再有另一个女人。外面说老板要再婚的小道消息这三年传了一次又一次,哪次不是炒新闻来着?认真你就输了。”

  接话的女人给了同伴一个“妹纸你太天真”的表情,继续对着镜子补唇妆。

  旁边在描眉的女孩不服,“怎么没有别的女人呢,他门口不就有个从不离身的红颜知己吗?”

  “什么鬼的红颜知己啊,那是女人吗?那是小姨子!”

  涂口红的女人看了好友一眼,声音不由得压低:“你没在36楼办公,所以有些事你不知道。老板虽然对老婆是念念不忘,但是跟她妹妹的关系还真是不咋滴。别看去哪都带着她,但多半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人家谷二小姐毕竟是名门出身,学识眼界都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那手腕,你有机会和她共事你就懂了。”

  话刚落音,里间那扇一直紧闭着的门咔嚓一声打开来,一个穿着保守职业套装的年轻女人从里面推门出来。

  黑而柔顺的长发规规矩矩地盘起,发髻稍稍垂坠在枕骨下方,显得光洁的脖子更加优雅纤长。

  年轻女人面无表情地走到洗手台洗手,可能是因为在狭小不透风的地方呆久了,脸色有点潮红。但在看清楚这个女人的长相之后,那三个在化妆间里聊老板八卦的白领脸色就肉眼可见地白了下去。

  “谷……谷总助……”

  刚才在画眉的女孩一脸苦逼,她怎么想到事情会这么寸,自己在这边聊着“老板和小姨子不得不说的故事”,正主居然就在和化妆间相通的厕所里。

  但话又说回来,她们都在这里摸鱼了大半个小时了,期间根本就没看到谷总助有进厕所啊。这岂不是说人家比她们还早来?在厕所里一待一小时,正常人都该要拉到虚脱找救护车了吧。

  内心疯狂吐槽着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三个小职员鹌鹑状地低头假装自己补妆补得很忙,只希望眼前的大佛洗完手赶紧走人。

  然而谷小蔓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她们身上,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那东西已经折磨了她一个上午了,一个多小时前她甚至不得不躲到卫生间里,避免让同事发现她的异样。

  谷小蔓板直腰杆尽量稳住呼吸,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点,一步一步地回到36楼的总裁办公室。

  她在卫生间里耽搁太久了,乔瑾安跟客户的会议即将结束,再不回去,她不知道自己会面临怎样难堪的对待。

  和坐在办公室门口的秘书点头打过招,谷小蔓若无其事地走进办公室,利落地转身关门,然后背贴门板稍稍平静一下一路走来所产生的震动感,等呼吸平稳后再慢慢地走到间隔出来的小间里洗手,泡咖啡。

  体内那东西在持续不停地颤动,谷小蔓泡咖啡的手有点不稳,以致滚烫的热水从壶边洒出,溅得她左手迅速泛起点点红痕。

  谷小蔓还没来得及反应,背后忽然伸出来一只保养良好骨骼分明大手,拿起旁边的放着的布巾按在她手上。

  腰间被另一只手臂箍紧,脊背不由自主地贴紧了身后温暖坚实的胸膛,然而谷小蔓只觉得从心底里泛出凉气。

  男人带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你就这么喜欢玩玩具吗?居然连泡个茶都可以享受到失神,我要不要把功率再调大点?”

  谷小蔓浑身一僵,泛红的眼角隐隐带着水光。

  这个……变态的混蛋!

  正文 第02章 装什么贞洁烈女

  乔瑾安第一时间觉察到手下肌肤的僵硬,他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觉得心中没有来的一阵烦躁,刚刚谈拢了一桩大生意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一股闷火在胸腔里慢慢灼烧。

  垂眸看着意料之中没有给予他回应的女人,乔瑾安只觉得烦躁升级,很想做点什么让手底下这个人不能再保持这种麻木不仁犹如死了般的状态。他还活在地狱里呢,这女人怎么敢自己一个人得到解脱?

  满怀恶意地在谷小蔓的腰侧轻轻拍了拍,震动传递到女人的体内,和那运作了几小时的东西遥相呼应。谷小蔓整个人一软,不由自主地瘫在身后的人怀里。

  “嗯……哼……”

  谷小蔓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丑态,只能死死咬住唇强忍着把尾音咽回去。

  乔瑾安眼神一暗,正想把谷小蔓抱上流理台,低头却看见谷小蔓反手捉紧了原本盖在手上用来擦热水的布巾,印上点点红痕的左手紧绷得隐约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乔瑾安忽然觉得没意思极了,用力把人推开,转头走回办公室,也不在乎身后的谷小蔓撞在流理台边上又引出了另一声呻吟。

  十五分钟后,重新整理好自己的谷小蔓利落地走到乔瑾安桌前,态度自然得仿佛刚才的失态只是幻觉。

  “总裁,您的咖啡。”

  谷小蔓放下重新泡好的咖啡,回身拿起自己的平板电脑,开始汇报乔瑾安剩下的工作安排:“总裁您下午三点有个股东大会,晚上和程辉建筑的王总吃饭。明天早上环亚剪彩,张叔会在九点钟到老宅等你。”

  乔瑾安批文件的动作顿了顿,抬头吩咐道:“帮我把今晚的时间空下来,另外,预约海景酒店的位置,我和林小姐今晚会过去吃饭。”

  林小姐?!

  想起刚才在洗手间里听到的传言,埋首在平板电脑里刻板地汇报着行程的谷小蔓错愕地抬头看了乔瑾安一眼,又迅速低头掩下眼中的情绪。

  乔瑾安看在眼里,心中嗤笑一声,站起来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横过办公桌捏住谷小蔓的下巴,把人往自己面前拖:“怎么,你有意见?”

  谷小蔓抿了抿唇,垂下眼睑本分又规矩地答道:“没有,总裁你多虑了。”

  乔瑾安凑近,鼻尖轻蹭着谷小蔓的侧脸,动作语调亲昵而又暧昧,眼神却冷如寒冰:“也是,你怎么敢有意见呢,第一个发骚犯贱的人,不就是你吗?”

  “乔瑾安!”

  他怎么能这么说她!他怎么能!

  一直把自己当做毫无感情的木偶人的谷小蔓听到这话后,低垂的双眼控制不住地恨狠瞪向近在咫尺的男人,颤抖着双手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忍无可忍地挥掌试图打散乔瑾安脸上刻毒的笑容。

52书库推荐浏览:八爷党| 木浮生| 清水浅浅| 鬼屋| 西方经济学| 风流书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