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年不遇,情难成海_念奴娇【完结】

  《此年不遇,情难成海》

  作者:念奴娇

  【文案】

  新婚夜,他一声声的喊着,贱人,贱人。

  关小年爱沈书海,以为嫁给他就能幸福一生。

  可迎接她的,只有羞辱和日日夜夜的折磨。

  这场婚姻,最终耗尽了关小年所有的爱意。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一章 活春宫

  夜色朦胧,月光透过窗户照在房间里,在床上,男人和女人交颈缠绵着,女人的嘴里溢出暧昧的吟哦声。

  关小年搂着沈书海的脖子,看在大汗淋漓在自己身上运动着的男人,眼中充满深情,这是她的爱人,是她的丈夫,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喜欢他数十年,终于能够修成正果,她深爱的人,娶了她,关小年觉得自己十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她搂紧她的丈夫,两个人忘情的达到了巅峰。

  事后,沈书海冷着脸从她身上退下来。

  月光透着大片的落地窗洒了进来,关小年能看到男人精壮的脊背和有力的臂膀,真好。

  就在关小年满腹柔情看着沈书海的时候,她听到她的丈夫说,“记得吃药。”

  “什么药?”她茫然的问。

  沈书海嗤笑,起身一边扣扣子一边上下打量着她,“避孕药啊,难道你还打算生下我的孩子?”

  “我当然想生下你的孩子。”关小年有点懵,这句话让她的脸有点红,但是并不影响她的坚定,“书海,我们是夫妻了,生孩子不是很正常吗?爷爷年纪大了,一直念叨着……”

  “不准拿爷爷说事!”沈书海原本还温和的神色一下子凶狠起来,看着关小年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关小年,你是利用爷爷的关系坐上了沈太太的位置,但是接下来,你不能再让爷爷逼我什么,别想着能跟我生儿育女,你不配,你永远别想怀上我的孩子!”

  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他求婚的啊!她没有让爷爷逼他啊!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冷着脸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关小年顿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穿上睡裙就跟了出去,“书海,你要去哪?”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他不在家睡觉要去哪?

  沈书海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眼看着就要下楼,关小年小跑着上去拽住他的手臂,“书海!你不能走!”

  沈书海皱眉,冷冷的看着她,“放开!”

  “我不!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要去哪里?如果爷爷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的!”关小年固执的拉着沈书海,不让他走。

  沈书海伸手推开她,浓眉拧成了死结,“爷爷?还拿爷爷压着我?关小年,别以为有爷爷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

  关小年被沈书海推到在地,睡裙左肩的肩带顺着肩膀滑了下来,漏出白皙的肩膀跟若隐若现的胸脯,沈书海的呼吸瞬间急促,身体有股莫名的燥热,他上前拉起关小年,手腕被男人握住,男人掌心灼热,他拖着她到角落里,毫不迟疑的撕掉她身上唯一的这件睡裙,露雪白的肌肤,上面还有着他留下的印记,看起来格外刺眼。

  关小年惊叫,下意识的挡住胸口,嘴巴却被沈书海捂住,他声音戏谑,眼中带着恶意,“叫什么叫,你是想大家都起来看我们表演吗,你如果想那就继续喊,我不介意让他们看看这场活春宫!”

  关小年看着沈书海冷着一张脸,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揉捏着,留下一片片的红痕,吓得哆嗦,哭着求沈书海,“书海,你不要这样!你放开我放开我!”

  沈书海露出恶意的笑容,“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关小年,你让爷爷逼我娶你的那一刻起,就别想着我会好好对你!”

  他翻过她的身,让她面对着墙,握住她的腰身,从后挺身而入,丝丝的疼痛随着他的动作传来,关小年恍恍惚惚的想,怎么会这样呢?她明明嫁给了自己的这十几年来最爱的人,为什么却一点都不幸福?

  恍惚间,她听到沈书海在说话,声音仿佛寒冰刺骨般,他说,“贱人,贱人,贱人!”

  他一遍遍的说着,听得关小年心如刀绞,最后昏了过去……

  正文 第二章 你不准去找她

  再次醒来,是在卧室的床上,沈书海站在落地窗前抽烟。

  “书海?”她喊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难听的厉害。

  沈书海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将烟给掐灭了,然后走了过来,盯着她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我会给你沈太太的体面,你也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试图干扰我的生活。”

  他说的话每个字她都明白,可是连起来,这句话,她听不懂。

  “书海,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看着他,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来,然后说道,“我以为你是因为也爱我才跟我求婚的,我没有逼你娶我……”

  “是,你没有。”沈书海冷笑,“你只是恰到好处的让爷爷知道了你喜欢我,爷爷那么喜欢你,肯定会让我娶你啊,可是关小年,我不喜欢你,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的妹妹,关浅浅!”

  关小年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忘了她吗?她不是……”已经走了这么久吗?

  后面几个字实在无法说出口,男人脸上的寒意因为这浅浅这两个字而微微淡了些,他看着窗外似乎在喃喃自语,“她回来了……”

  说罢,他转头看了看关小年,轻蔑的说,“别装了,关小年,别在这里演戏了,你不是早就知道浅浅回来了,怕我跟浅浅在一起,怕你这几年在沈家白呆了,所以才会心急让爷爷逼我娶你吗?”

  关小年已经完全听不到他再说什么了,她的脑中只有浅浅这个名字。

  浅浅,关浅浅,这个名字的主人,是她一生的噩梦。

  也许在每个人年少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个人,会成为另一个人一生的阴影,每每想起,都会痛恨的咬牙切齿。

  关浅浅在关小年的眼中,就是这样的存在,她的童年因为这个名字,变得阴暗无光,后来,甚至连她的家庭,也因为这个人分崩离析。

  这个人已经毁了自己一家了,为什么又要回来,再一次毁了自己的家庭?

  不,不可以,她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关小年猛的从床上跳下来,抓住沈书海的手臂,激动的说,“沈书海!我不准你去找她,你不准去找她!你现在是我的丈夫,你不许再喜欢她”

  小时候那种孤单无助的感觉再一次出现,难道关浅浅要成为她一生的噩梦?

  关小年紧紧的盯着沈书海,神色执拗,瘦小的身体看起来格外单薄,本是惹人怜爱的场景,可是落在沈书海眼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你以为,你真的是沈太太了吗?可以发号施令了吗?你凭什么命令我?关小年!如果不是你,这会浅浅已经是我的妻子!你占了她的位置,还反过来要求我不准去见她?你这个女人!心机深沉,简直让人作呕,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52书库推荐浏览:红九| 莫言| 刘震云| 颜凉雨| 兽人文| 蛋蛋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