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男人的独居生活_羊妈【完结】

  书名:一个中年男人的独居生活

  作者:羊妈

  文案

  中年男人苏建军在一次体检之后遇到了麻烦,他联系自己女儿,要把自己的财产先转给女儿,许久不见的女儿和小时候判若两人,让这个极力掩饰独居窘境的父亲心如刀绞。

  苏建军被女儿安排住进医院,手术的前一天晚上,苏建军难以入睡,发现窗外异常,结果醒来之后,发现躺在原来的家里。

  已经去世的徐金生还活着,女儿还是个爱笑的小姑娘,前妻还是年轻时的模样,苏建军觉得有了一次更正自己人生的机会。

  苏建军为了杜绝后患,逆着过去的情节解散公司,让吕梅走,就在苏建军以为大势在握的时候,吕梅却在苏建军醉酒之后进了他的被窝,让苏建军的所有努力前功尽弃。

  苏建军一直怀疑自己是被吕梅陷害拖下水,但是此时此景,经历过的苏建军还是百口莫辩。

  苏建军绝望之余告诉前妻郑楠实情,希望郑楠给予信任,并把离奇的经历告诉郑楠,遭到了郑楠的嘲笑,精疲力尽的苏建军沉沉睡去,半夜醒来发现郑楠不在……

  有了家庭温暖的苏建军在手术之前却没有一个人在身边,担心之余,他找回自己和郑楠原来住的老房子,却发现郑楠早已有了伴侣……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布衣生活 婚恋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建军 ┃ 配角:郑楠,顺顺,徐金生 ┃ 其它:中年困境,渴望重新活一回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苏建军看牙

  隔壁病床上的小女孩终于哭累睡着了,病房里安静下来,孩子母亲看苏建军还没睡着,轻声地给苏建军道歉:“打扰您休息了,孩子疼,受不住。”

  孩子母亲说着嗓子有点哽咽,苏建军赶紧说:“没事,大人都受不住,何况是孩子,改天我要咋乎开了,肯定比她厉害。”

  孩子母亲笑了,眼睛里的眼泪终究没有掉下来,而是趁着低头给女儿掖被角的时候,迅速地用手抹了去。这一幕,苏建军看在眼里,暗暗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么小的孩子受这种罪,小女孩三岁半,住进来两天了,持续高烧,听护士说是脑瘤,今天早上抽血,大便小便的都取了,不停地哭,和她妈妈喊疼,也说不出哪里疼,孩子母亲三十多岁,被孩子闹得六神无主,只是紧紧抱着孩子在病房里走来走去。

  国家每年花那么多钱养着那些科学家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整天光吃饭不干活吗?苏建军在心里怨恨,自己躺在病床上等死,觉得有资格骂骂那些所谓科学家,当然是搞医学的科学家,那些航天科学家还是比较让人满意的。乙肝糖尿病艾滋病老年痴呆,这些年哪一样摆平了?最最可气的是,连小小的牙科技术都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水平。

  住院的前一段时间,苏建军的上牙龈上鼓出了一个玉米粒大小的白包,吃了几天消炎药,白包并没有消退,反而更大了,苏建军找着郑南留在家里的针线包,从里面找了一根缝衣服的针,在洗手间对着镜子自己挑破了,看着从包里流出来的脓液,苏建军觉得大功告成,心里一阵窃喜,觉得自己能给自己看病了。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苏建军刚一睁眼,就觉得嘴里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磨着上颚,顾不上尿尿,苏建军赶紧到洗手间的镜子里去照,一看,在挑破水泡的地方又鼓出一个白包,比上一个好像更大,苏建军心里一沉,觉得不是自己想的上火那么简单,怕是自己看不了了。

  苏建军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卧上两个鸡蛋,盛到碗里用酱油拌了吃下去,吃完了,随手把一个碗和一双筷子丢到厨房的水池里,接上半碗水泡着,接着去书房开了电脑。

  在百度上打上本市牙科,一搜出来上万条信息,苏建军从头至尾地挑选着,找着离家较近的口碑还可以的牙科诊所,换上一身出门穿的衣裳,锁上门出来了。

  一出门,苏建军就觉得穿得多了,家里停了暖气,阴嗖嗖的,外面果然比屋里暖和。

  诊所就隔着两条街,苏建军决定走着去,春日和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走在人行道上的苏建军觉得自己像个迟缓慈祥的老者,今年是苏建军的本命年,四十八,再过两年就得数五了,可不就是老了?小时候父母那辈,五十岁就是正儿八经的老人了。

  牙科诊所不大,可是看着挺正规的,从一进门,一个小护士就热情的招呼他,给他做了记录,看牙的人还不少,需要等一下,小护士引领着苏建军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坐下来,接着回身接了一杯水给他。隔着一次性纸杯,苏建军感觉到了里面水的温热,真是细心,苏建军喝了一口水,安下心来等,反正不上班,有的是时间。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功夫,旁边诊室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捂着嘴的年轻女孩,后面跟着个同样年轻的女大夫,脸上戴着口罩,只露着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

  “今天先别用这边吃饭,刷牙的时候注意一下别把里面的棉花带出来。”女大夫在女孩身后一边嘱咐着,一边领着她去收款台缴费。

  一会儿,女大夫从收款台回来,手里拿着刚才护士给苏建军填的那张表,女大夫问苏建军:“苏先生对吗?”

  苏建军点头,赶紧站了起来。

  “跟我来。”

  女大夫说着进了诊室,苏建军跟在后面。

  诊室里有四张治疗椅,其他三张上面都坐着人,边上都有穿着白大褂戴口罩的大夫在每个病人的嘴里忙活着,一个大夫正举着牙科钻在给病人钻牙,发出一阵刺耳的钻击声。

  “怎么现在还用这种钻?”苏建军是四环素牙,牙质不好,从年轻时看牙对这个电钻的声音就落下了深深的恐惧。

  “对啊。”女大夫答应着,示意苏建军在那张空的治疗椅上坐下来,随即拿出一副橡胶手套戴在手上,“哪里不好?”

  女大夫一边问一边戴好手套,又从旁边拿过一盒没开封的一次性治疗盒打开放在架子上,随手把揭下的塑料包装纸缠在治疗床照明灯的把手上,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最后,她把灯扳正,灯光打在苏建军的脸上,苏建军被刺得闭了下眼睛。

  “这个地方,长了个包。”苏建军闭着眼睛用手指着嘴唇上颚的地方。

  “哦,我看看。张嘴。”

  苏建军张开嘴,强烈的灯光照射着他的眼,他只看见女医生模糊的轮廓,一个冰凉的金属器械探进苏建军的嘴里,拉起他的上唇,停了有两秒钟的时间,接着松开了。

  “好,起来吧。”女医生说话的声音。

  苏建军闭上嘴坐了起来,眼睛被刺得不太舒服,他揉了几下,适应过来他发现女医生坐在旁边的桌子边开单子,几笔写完,刷的一下撕下来递给苏建军,“先到收款台缴费,然后去拍片,拍完回来。”

  “好,大夫,我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上火?”苏建军问。

52书库推荐浏览:吱吱| 公子恒| 马伯庸| 总攻大人| 鲁班尺| 夏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