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给我招黑_有凤滦鸣【完结】

  书名:总有人给我招黑

  作者:有凤滦鸣

  文案

  一个天天幻想一夜晋升网文大神的小透明日常。

  内容标签: 网配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岳帅星 ┃ 配角:抑郁症攻,写手攻,一言不合就飙冷气受 ┃ 其它:网配

  ==================

  ☆、我有一车真爱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攻苦逼的背后代表了受的情路坎坷】

  南方,G省N市,五月中旬,天气还不算上多热,按四季来分,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夏季,但真正的酷暑还是在七|八|九月,乃至十月份,直到十一月杪[miǎo]才开始进入隆冬。

  下午第三节的劳动课,其他地方的中职校他是不知道,他这里一般算是给值日生专门打扫的时间。

  垃圾拢干净铲箩筐里,最后把地面拖一遍,岳帅星直起身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只稀稀拉拉走了一半人。拖把扔角落,袖子上撸,重新坐回座位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手腕一转就掏出课桌屉里的手机。

  点开微信,滑到备注「太后」两字的联系人点进去,八秒左右的时间,捧着个手机两拇指齐飞,一行中心思想的特别清楚字顿时跃入连天框——

  “妈,暑假我就不回去了,直接去兼职,已经找好工作地方了。”

  这句话,他已经认认真真地酝酿了将近一个星期。每每想到那一厅两室,带上厕所才堪堪五十几平米的民房暂居地,一股酸涩之意就打岳帅星心底上涌,让他嗓子堵堵的。

  五月初六月底,这段时间已经有实习单位陆陆续续来学校开招聘会,不过都是外地的居多,几乎没一个本地的。他也是这届的实习生,以他家的家庭状况,他是选择出去实习的。但当初入学时,老师提到的2 3升学计划,他并没有瞒着太后,而太后叫他报名,而他那时候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使然,就听从了。

  在高一上学期那会儿,他的宅属性已经定型完毕,且有苗头进化到,一出门他老是有种疑神疑鬼的不安全感。

  一次周末文荒,剧情类的看腻了,想换换口味之下就搜罗了字母君,随意点了一条污污的标题进去。

  他看字母君进入状态后一般是两极端,胸膛团了火,小小弟却还安安分分地躺着。

  这并不是表示他不能人道,而是他的身体实在太理智了,理智到可怕。如果不是他实验性撸过的小弟弟勃♂起得非常给力的话,说那儿变成了摆设的挂件他也是信的。

  啊,不管怎么说,就是那次寻文之旅把他拉入了百合大坑,从此沉迷姬♀佬大道无法自拔。高一寒假实在文荒后,他还为此开了个作者号,到现在也断断续续地写了大概一年半多了,最近他倒是想试试往全职发展。

  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过久,刺得眼睛泛酸,岳帅星猛地回神,捏捏眉心缓了缓,他手指在屏幕上一推,从后台进入贴吧页面。

  他今天还没签到。

  点进唯一一个关注的贴吧——晋江文学城吧——之后,日常签到的经验条以肉眼能细看的程度,龟速前进了一咪咪,接着晃动了两下,陡地清空——粉丝号升到8级。

  晋江文学城吧是晋江网站作者的另一个聚集地,也是中国大陆著名的女性文学网站,虽然最是以耽美出名的,但他认为与之相反的百合却也不逞多让。

  朝下划划拉拉地看去,有小白的求助帖,有记录玄学帖,有被顶上来的上万多层的大水楼,有签约失败豪不气馁的自我激励帖等等等等。

  小白求助帖一般求助的几乎是有关合同方面的问题,岳帅星有点羡慕,等回过劲来时,他已经点了进去,抱着‘说不定明天也轮到自己有这种问题的困扰了呢’的侥幸想法,往看下去。小白求助帖层数不多,一般2-5楼之内就解决了楼主的问题。

  之后,岳帅星接着换了另外一个帖子继续找虐,大致浏览了下那个名为「记录个人数据」玄学帖的数据,途中,他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承受能力好像又提高了不少,又或者说已经被刺激到麻木了。

  但是。

  这并不能打消他对文学创作的感情。

  没看错,说的是感情,而不是热情。

  岳帅星觉得,假设把创作小说喻为一个个体来看待,以自己三分钟热度的脾性,他对对方绝对不会是热情,而一是种趋于习惯性的细水流长。

  到现在为止,第一次看小说的那种全身心都投入到文字中的感觉让他至今犹为深刻。

  刚刚步入初中时的记忆与现在相隔大概已有五年之久,虽然时间关系,他不记得那本小说的名字了,但稍微一回忆,那本16K两指厚的青春疼痛文外形就能立马泛出脑海。

  那本个人志,是他打着迷你电筒缩被窝里连续熬了两三天的夜才完的。

  在读到接近尾声部分时,明明心里只有一丢丢两人相爱却不能相守的遗憾,可泪腺偏偏就是像被虐废了一样,水珠子哗啦啦地掉个不停,差点没让他哭抽过去。

  这画面能不深刻至今了才怪。

  瞅了眼手机上的时间——16:55——,岳帅星立马醒神,起身,手机往兜里一揣,边大步往食堂走去。

  教室离食堂不远,十几步路的距离。他上了二楼,一眼望去,果然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随着开饭时间,内宿生也都三三两两结伴而来。

  等人排成长龙钻时餐桌区时,他早就三扒两口地解决了晚餐问题。

  掐点一般,他刚跨上宿舍六楼,电话就响了起来了。

  瞅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自家的太后。

  “妈。”

  与家人相处的时间,不管对是面对面,还是隔着一部手机通话,岳帅星的声带总会处于一种无比舒适的状态,那嗓音低沉低沉的,就好比手扎水里,又猛捞起来的那种柔沉,夹裹着水质的无限包容,却又让人不能忽视其中的坚毅。也给人一种‘这是一个十分可靠的人’的感觉,完全诠释了水这一特性,并教人以听到的第一声印象深信不疑。

  当然。

  岳帅妈是他妈,自个身上掉的肉哪能不晓得对方是个什么性子:“你微信上说的话是怎么回事?”

  岳帅星脚下一顿,接着转身,大步一跨继续往顶楼上走去,在顶楼门前的最后一个阶梯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才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知道太后知道,她不过是想确定而已,

  听到儿子的话,一口气瞬间堵在岳帅妈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过了会儿,她深呼吸后,抄着一口大圩[xū]白话说道:“阿星别闹,妈又不是供不了你上大学,况且,你都快大半年都没回来过了,妈想你了。”

  几乎是岳帅妈尾音落下的同时,岳帅星鼻头一齁,像吸了口醋了一样,neng得鼻腔酸酸涩涩的,岳帅妈这语气让岳帅星想起了他不怎么愉快的童年,心口泛着一波波的揪意。

  岳帅妈虽然没什么文化,却是一个内心极坚强的女人,不然岳帅星如今也不能、甚至也不会站在N市一职高的学校里,尽管有时候岳帅妈真的很唠唠叨叨非常啰嗦,挨久了又会两看两相厌,什么话戳人心窝子的话都捅得出来。

52书库推荐浏览:静水边| 报纸糊墙| 黑柳彻子| 火影同人| hp同人| 苏格兰折耳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