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光同尘_李传言【完结+番外】

  《与光同尘》李传言

  文案:

  最开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他爱得热忱,却只落得凄冷。

  而后,与光同尘。

  阅读须知:

  1.二百五万人迷傲气美攻,正牌受是郑先生。

  2.换受,修罗场。烂梗、狗血、矫情。强制爱;NTR;贵圈真乱;作天作地。放飞自我。

  3.不接受批评与挑刺,目前没吃药,放弃治疗中。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与尘 ┃ 配角:郑炎,利剑 ┃ 其它:主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世界依旧转动,并不会因为谁的缺席而停滞不前。

  ***

  卓与尘点了根烟。

  骨节分明的手轻飘飘地夹着那烟,青色的血管在惨白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狰狞,让那双本该被人交口称赞的手看上去不再赏心悦目。

  他的指尖有些单薄,细得与烟相差无几。

  烟雾缈缈,他深深地抽了一口,旋即便被呛辣的烟侵蚀了喉咙,顿时拼命咳嗽起来。声势浩大地,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要把心肝脾胃肾都给悉数掏出。

  不过,也许那堆内脏里不会有心的存在。

  毕竟他早已将一颗赤诚的心挖了出来,夹着淋漓鲜血,献给了他的挚爱。

  只是被厌弃了而已。

  仅此。

  长长地吐出一口烟圈,他总算感觉适应了一点这熏人的烟雾。真不知道平素那些喜欢吞云吐雾的家伙们为什么能神态自若地把抽烟当成享受,他只觉得呛得头晕目眩。

  “呵,你不是挺傲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听话了?”

  卓与尘面前坐着一个男人。

  对方背着双手,好整以暇地打量着他。男人身材高大挺拔,面容英俊端正,如同刀刻,是那种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嫉妒造物主的不公与偏爱的长相。

  可现在,男人端详他的眼神宛如打量一个商品,又或者打量什么好玩的玩具。有个少爷打扮的娇俏少年笑嘻嘻地勾着男人的脖子,柔若无骨地贴着男人,用素白的手软软在地男人的胸膛上勾画。

  男人慵懒开口,顺手捏了一把少年挺翘的臀部:“把烟给我吞了。”

  垂下眼,他将尚未吐出口的烟雾尽数咽下了喉咙。

  真呛啊。

  “郑少,这件事确实是小刀的不对,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今后也不会再让他出现在您的面前污了您的眼,”他低声下气,硬生生咽下去的烟盘踞在喉间,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沙哑低沉,“您看……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小刀?”

  “放过他?与尘,你这话说的我可就听不懂了。”郑炎嗤笑一声,“他招惹了我的宠物,现在,我不过就是剁了他两根手指而已。他上了那小婊`子两次,砍他两根手指,不是很公平么?你说对不对,小骚货。”

  他伸出手,粗暴地蹂`躏起挂在他身上的少年。

  那少年嘤咛着扭动腰身,双颊绯红,连连求饶:“对对对,郑少实在是太好心了!”

  卓与尘心中恼怒至极,暗骂赵小刀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会给自己添乱。

  “不过,要我放过他也可以,”郑炎随手丢开已意乱情迷的少年,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修长的双腿交叠,将手平放在上,“先把烟给我抽完。”

  卓与尘眉头紧锁,他从未抽过烟,刚才被男人逼着抽了一口,都把他给辣得够呛,真要把一整支烟抽了,卓与尘极度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抬着出去。等他咬紧牙关,硬生生地把烟抽完,便眼角发红,原本苍白的面孔也因心绪起伏而显得有些诡异的红润,看上去竟有些惑人。

  郑炎舔了舔唇角,觉得十分有趣。

  见卓与尘抽完了烟,他又随手丢给对方一瓶圆弧瓶酒。卓与尘赶忙伸手去接,险些跌了个踉跄,这才接住酒瓶,没让酒跌在地上摔破。

  “然后把酒给我一口气喝了,这样的话,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放过那个傻逼。”郑炎笑着,他声音低沉磁性,明明是悦耳的男低音,此时灌入卓与尘的耳中,却让他觉得分外刺耳。

  费力地找来开瓶器将酒瓶之上的软木塞拔出,卓与尘早已头晕目眩。

  他望着那酒瓶上根本看不懂的外文标签,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仰头灌下。他喝得急促,多余的酒液顺着线条优美的脖颈淌下,直至消失在衣襟之后,将他身上的衬衣打得湿漉。

  恶心、难受、目眩神迷。

  卓与尘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看着他这般狼狈,郑炎笑得越发放肆。

  “有趣,太有趣了!”

  他从沙发上猛然站起,直勾勾地走到了卓与尘的面前,伸手攥住了已经站不太稳,半跪在地上的卓与尘的头发,强迫他抬头凝视自己。

  卓与尘的眼中闪过一丝屈辱之色,但旋即,忌惮着郑炎的身份和自己的目的,他只得将一切的怨恨悉数收归心底。

  郑炎半蹲下来,凑到了他的面前,灼热的呼吸喷在卓与尘的脸上,让卓与尘觉得视线愈发模糊。

  “利剑那二愣子还真是暴殄天物啊,要不,”郑炎轻佻地勾起卓与尘的下巴,如蛇打量猎物一般注视着他,“与尘,你把他甩了,跟着我怎么样?利剑有没有上过你?其实也无所谓,你被他玩烂了也无妨,让我也尝尝你的味道如何?我想你在床上,肯定比那饥渴到要去勾引赵小刀那种垃圾的小婊`子更骚。”

  卓与尘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

  他愤怒地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骚扰着他的郑炎,转身跌跌撞撞地逃跑了,宛如丧家之犬。

  郑炎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他深深地注视着卓与尘那虽狼狈不堪,但依旧脊梁挺直的背影,越发期待起日后的玩弄来。

  他要怎样把这个高傲的青年彻底玩坏呢?

  逃似地跑出包厢,呼吸到外界浑浊的空气,卓与尘非但没觉得清醒了些,反倒愈发昏沉起来。

  在门口早已等候多时的赵小刀见他出来,赶忙凑了上去。

  他扶了卓与尘一把,让他靠在墙壁上,这才觍着脸问道:“尘哥!那什么……姓郑的怎么说啊?”他抬起自己的右手,那里已缠上了层层纱布,包裹得密不透风,赵小刀忐忑不安,“我已经被剁了两根指头了……应该,应该算得了教训吧?”

  卓与尘抬头,面无表情地盯了他两眼。

  那神情过于冰寒,让赵小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是思及自己的人生安危,他还是大着胆子又问了一遍。

  卓与尘心中恼恨得很,语气不怎么好:“你给滚。”

  赵小刀顿时怂了,他哭丧着脸:“尘哥,再帮我一次吧!我还小,我真的知道错了,是那个小婊`子勾引我的……看在我利剑哥的份上,你再去求求郑少吧!我不能死!”

52书库推荐浏览:戴尔·卡耐基| 上官午夜| 寒梅墨香| 军旅文| 张悦然| 一度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