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预订:老公,么一个_宝米米【完结】

  作者:宝米米

  文案:被家族当做联姻工具,舒念晨嫁给了身价千亿,全城最神秘的南家继承人。原以为他坐着轮椅,阴晴不定,她能逃过一劫。 可见识过某人的手段后,舒念晨才发现自己是too young too simple……坐着轮椅又如何,新婚老公无人能敌,守护打脸高调秀恩爱花样一百八十招不带重样。 所以,这就是个超甜宠文的故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1.第1章 南府大院

  南家,凊洲市乃至亚洲首屈一指的名门,而作为南家传承百年的南府大院,更是整个凊洲市人人津津乐道的神秘之地。

  三面环山的独特格局,占据着凊洲市寸金寸土,近三十六万平方米的园林府邸,是多少人只能远望而不能近看的。

  然而今晚,凊洲市内不少有点名气的家族,都有机会能探一探这处历经百年、依旧气势宏伟奢华的园林府邸。

  因为一向神秘的南家,向凊洲市内的一些名门望族都发出了邀请,对外说是来往交友,但是私底下大家都清楚,这是南家要给唯一的继承人,定未来的夫人。

  要想,若是能攀上南家这大枝,往后的事业定是顺风顺水,无往不利。

  更是有多少人家,后悔当初没能多生个女儿来,好能借此机会抱住南家这棵大树。

  虽是难得公开,但南家也就只是开放了大门一路通畅到主宅别墅的范围而已,其余的地方,依旧是他们不能步入的禁区。

  从恢弘大气的正门牌坊直入,到主宅别墅楼梯前,长长的红地毯,各色名车缓慢开进,不沾丝毫灰尘。

  舒念晨手里拿着香槟,站在这豪华气派的别墅里,与周围人喜悦期待的神色相比,她是格格不入的淡然无奈。

  比起这些打扮花枝招展的千金小姐们,她对这个南家没有半点兴趣。

  之所以会来,也是因为舒民雄拿她妈妈住院的事情来掌控她。

  舒苑婷挽着母亲林淑雅的手臂,优雅品着红酒,高傲如天鹅,在场内端详察看。

  待目光转到了一旁舒念晨身上之后,那优雅端庄的气质,瞬间消失。

  舒苑婷不满的撇嘴,“妈咪,你看舒念晨那样,以为自己什么身份呢,还摆着架子,臭着脸,都丢光我们舒家的脸面了!”

  “婷婷,小声点。”林淑雅轻捏了一下女儿的手背,转首看向舒念晨的时候,已经是换了一副表情,全然陌生。

  “舒念晨,你要知道你今晚能来这里,都是指着我们家的地位,要不然,就你跟着你那穷酸的岳明珠,你一辈子都没办法知道什么叫上流生活。”

  戳中舒念晨的底线,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愤怒,“林女士,不想我在这里给你们家丢脸,最好尊重一下我的母亲!”

  “你这个小蹄子,竟然敢威……”

  “婷婷,闭嘴。”

  舒苑婷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没说完,舒民雄已经结束了跟几个合作伙伴的交流,回到她们身边。

  舒民雄头痛看着她们,“我就离开一会儿,你们就不能安分点?今晚什么场合,你们是想让舒家彻底完蛋么?”

  “爹地,明明是舒念晨在搞破坏,你好好的把她带来做什么,南家真要选少夫人,也肯定不会选一个私生女的。”

  “好了婷婷,少说句话。”舒民雄沉下脸来,警告了小女儿一句,又深深的给了舒念晨一个眼神。

  呵,舒苑婷不知道,但是舒念晨心里清楚。

  舒民雄和林淑雅之所以带她来,不是为了能增加南家选中他们舒家的机会,而是借此,想要将她介绍给其他比不上南家,但也有些能力的人家。

  这叫什么?

  物尽其用!

  正文 2.第2章 娶的不是妻子

  在这豪华风光的别墅二层

  古木厚实的走廊里,轮椅滚动的机械声音尤为清晰。

  三名佣人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跟在轮椅车后,时时刻刻关注着轮椅上的人。

  最终,他们在一间房门前停下,轮椅上的人微微抬眼,后面佣人上前,敲了一声门扉,紧接着推开了门。

  房间里,摆放着几台液晶屏幕,组合成了一大块画面,正面的每一面,都在清晰记录着楼下宴会的情景。

  房内正盯着屏幕看的几人转过头来,中央的那位老先生,正是南家的当家人——南毅闽

  “景泓。”南毅闽欢喜的喊了一声。

  听见,轮椅上的人看了眼屏幕,目色沉沉,捉摸不透的冷。

  “爷爷。”这人开口,声音清冷明朗,仿若从高度直流而下的泉水,滴入已有沉积的深潭之中,圈圈涟漪,浮现在众人心头。

  南毅闽来到了南景泓的身边,几个照顾的佣人退开,南毅闽亲自推着孙子的轮椅进入房间,将他带到了屏幕下方。

  微微俯身,南毅闽笑着,脸上的皱纹折成褶子,“景泓啊,你看看,喜欢哪个?”

  南景泓目光扫过屏幕,很是随意的略过,“按照您的欢喜,我有决定的权力么?”

  “景泓……”南毅闽叹了口气,说道。

  “我还以为你想通了才来……爷爷真的不想看到,在爷爷离开人世之后,你若是再有什么危险,却没有人能救你。”

  只是一句,南毅闽声音就不自主的哽咽了起来。

  南家家大业大,传承百年,但是到了南景泓这一辈,只有他一个正统的继承人。

  而上天仿佛将这些年对南家的优厚,都收了回来,把全部需要偿还的,都放在了南景泓一个人身上。

  南景泓的母亲是稀有的P型血,那几率不高的可能,还是让南景泓继承了,而且因为南景泓月份不足出生,自小体弱多病,而南景泓父母还没有来得及给南家继续开枝散叶,就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车祸的时候南景泓也在,虽然抢救回来,但是去了行走的能力,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余生。

  这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南毅闽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好在南景泓争气,即使身体素质跟不上,但是他在商业方面显现天赋,年纪轻轻,就带着南峯企业走向了新的高度。

  南毅闽欣慰,可又担心,孙子身体不好,血型又特殊,万一以后真是遇上了什么困难,该要怎么办?

  任凭南家权势遮天,在生老病死上,也是束手无策。

  即使建立了南景泓的私人血队,可南毅闽还是怕有意外的发生。

  于是才会出现的情况。

  南毅闽指着屏幕一处,说,“他们是省内仅有的P型血,父亲舒民雄是P型血,大小女儿也是,我让人去检验过了,她们的血液完全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输送给你,所以景泓,你就在她们两个人里面选一个,让她以后能陪着你。”

  南景泓眸色深邃,“爷爷,您要给我娶的不是妻子,是移动血库!”

  “爷爷是为你好!”

52书库推荐浏览:古言| 吴沉水| 风起涟漪| 秋至水| 万灭之殇| 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