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识阳炎终陌路_观洲【完结】

  书名:未识阳炎终陌路

  作者:观洲

  假文案:

  他是个戏子,但记忆里,我好像从没听过他唱戏,他唯一一次请我去听戏,我明明已经坐到台下,却还是因事离开。

  后来想,这一切仿佛冥冥中注定,注定他一生只能给我唱一台戏,一台颠覆所有人命运的戏。

  ————

  真介绍:

  大约三年前,我以时诀为名写了一个剧,放在多玩歪歪的pia伴上,后来pia伴废了,这个剧被各种替代网站复制,现在估计查不到什么时间发表出。最近改编为小说,拿给朋友录有声练习。此处只做存稿用。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陌晴央,卫阳炎 ┃ 配角:冯俞先,陌明央 ┃ 其它:时诀

  ==================

  ☆、楔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雨下得突然,密密麻麻打在玻璃上,凉气从窗户缝里渗了进来,一直蔓延上床边,陌晴央不安地裹了裹被子,想把自己缩进去,梦里却有什么声音一直问自己。

  “晴央,他是谁?”

  她听见自己茫然的声音:“什么?”

  声音却没停下:“他是谁,是个什么东西。”

  晴央颤抖着答了:“他是戏子,最会逢场作戏,最下贱的戏子……”

  声音却没消失,更多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一片杂乱,那些声音织成网,把她困住,不停拉扯她身躯。

  “就为了个什么戏子?”

  “那是你未来妹夫!”

  “小姐,您又要去找那个戏子呀!”

  “三姨娘说笑了,也不看他是什么身份……”

  ……

  晴央倏地睁大双眼,从梦里挣脱。

  雨密密麻麻敲在玻璃上,敲出深秋无数凉意。她似毫无知觉,眼睛越挣越大,挣到眼睛犯酸,忍不住眨了下,这一眨,眼角却流出泪来,再也止不住。

  凄寒的夜里,晴央细弱的声音响起:“他是个戏子……”

  他是个戏子,但记忆里,我好像从没听过他唱戏,他唯一一次请我去听戏,我明明已经坐到台下,却还是因事离开。

  后来想,这一切仿佛冥冥中注定,注定他一生只能给我唱一台戏,一台颠覆所有人命运的戏。

  ☆、初见

  1.

  上海,是一个无论何时都看似充满生机的地方,水路皆通,繁荣强盛,玉石珍宝琳琅满目,洋楼汽车不计其数,引美人折腰,英豪尽往。

  无数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在这里上演,那些跌宕起伏、痛彻心扉却不过看客的下酒菜,不尽兴时瓜子壳往台下一砸,还得有小人物稳稳地接了,耍上一个把戏,换叫好两声才算完事。

  但却鲜有人看到……

  【冯俞先】“它也满目疮痍。”这是在汇中饭店,青年男子把茶斟了,恭敬地递到对方手里。

  【陌爹爹】老者接过茶却没急着喝,他点点头,带着欣赏的目光,说了句:“眼光不错。”

  青年人不卑不亢,眼神未变。道光二十二年的那纸条约,造就今日的上海,但这个起点,本就是错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益得失,有得必有失。至于上海,它和其他地方也没什么不同,不过把人心的欲望放大了些,只看谁抓住了时机,谁控制了时局,谁把这些欲望拿捏搓揉,谁便有说话的资格,公平得很。

  直到老者喝了茶,慢悠悠说出下一句:“不光说这个,还包括晴央……”青年人的神色这才发生变化,眼底不由控地,透出点暖意来。

  而此时,饭店不远处的南京路,小贩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中,车来人往的大道旁,陌晴央着了身烟青色小洋裙,垂着卷得恰当好处的长发,正踮着脚张望——那是处卖炒栗子的,栗子的香味隔了老远传来,仿佛还带着热气。过了好一会,人群中最热闹的那处,才出现了熟悉的声音。

  “哎哎,让让,让让!”绿芽一边嚷着,一边从炒栗子的店铺里挤出来,她看见晴央,兴奋道:“小姐,买到了!”

  晴央心里高兴,嘴上却道:“怎么这么久?”

  “人太多了!可挤死我了!”绿芽说着,递出炒栗子,一脸的俏皮模样,“小姐,要不要先尝尝?”

  晴央伸出手来欲先剥开两个,却突然三姨娘也爱吃,便将栗子收了:“先回家!”

  绿芽道:“那我去叫车夫过来。”绿芽正准备走,还没来得及离开。晴央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小姐,您东西掉了。”

  那是陌晴央第一次见到卫阳炎。

  在并不太平的上海滩,在喧闹的大街,在来往的人群,在她情窦初开的年纪。

  她一转身,就看到一身灰色长衫的卫阳炎。他站在那里,气质超然,比晴央认识的世家公子哥儿,都要出众。

  晴央看了看他手里那物,道:“扇子?那不是我的,我不用扇。”

  那人道:“东西是从小姐包里掉出来的,就算不是小姐的,那也请小姐保留,兴许是相熟之人放进去的也说不准,况且,看这扇坠上的玉石,当是不俗之物,小姐请收。”

  晴央被这番言论气笑了:“说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让我当这善人给这扇子找主子?我可不一定有这个闲情。”

  那人却笑了:“既然小姐这般应了,那这扇子就给小姐了。”

  他说着将这扇子对着晴央抛了过来,陌晴央顺手这么一接,便看了两眼。“这玉石倒真是好东西,可你这人怎么……”她抬头一看,“哎,人呢!”

  绿芽站在一旁:“那少爷,把扇子塞给小姐就走了啊……”

  陌晴央忍不住跺脚,恨恨道:“你怎么不拦着?”

  绿芽一脸无辜: “小姐你可没说要拦着,再说,那少爷走得可快了,哪拦得住啊!”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晴央心大,便也不准备当回事了,当即说道:“算了。回头找人看看,这扇子到底谁的。”

  这么说着,便让绿芽叫了车夫过来,回了宅子。

  上海陌家的宅子,几栋洋房挨在一起,快步走完也得小半个时辰;上海陌家的小姐,脑里各种花样层出不穷,鸡毛蒜皮小事从放不过一刻钟。

  那扇子被被晴央放到一边,并没有多想。

  她只认为这是萍水相逢,既是萍水相逢,也许不能再见。唯一有点遗憾的是,百无聊耐时想起,会发现自己竟不知他是谁。但也只是些微的遗憾。

  日子没了谁都一样快活,眨眼便是一月过。

  戏台上的戏子咿咿呀呀唱着你生我死、你侬我侬,太太小姐绣帕往眼角那么一擦,站在旁的丫头便招了班头过来,袖子下银元递过去换几声感激不尽。

52书库推荐浏览:叶紫| 御井烹香| 周德东| 满座衣冠胜雪| 水阡墨| 风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