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动护花铃_张潮生【完结】

  风动护花铃

  作者:张潮生

  【文案】

  卢小鸾总是喜欢一个人坐着,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风轻轻缓缓,透过纱缦,并灵巧的将它们掀起来,飘飘洒洒,有时候会轻抚她的面庞,细柔丝滑的感觉,总令她想起一个许久未见的人,一个似乎从她生活里彻底消失的人。卢小鸾闭着眼,感受着轻抚,似乎就是那个人的手,有意无意地抚摸着她的面颊。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一

  卢小鸾总是喜欢一个人坐着,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风轻轻缓缓,透过纱缦,并灵巧的将它们掀起来,飘飘洒洒,有时候会轻抚她的面庞,细柔丝滑的感觉,总令她想起一个许久未见的人,一个似乎从她生活里彻底消失的人。卢小鸾闭着眼,感受着轻抚,似乎就是那个人的手,有意无意地抚摸着她的面颊。

  丫鬟晴儿总是如影随形,不论何时何地,总是跟在她身侧,而她也将小丫鬟当作了姐妹,偶尔也会玩闹起来开写玩笑。

  “小姐,是不是又想纳兰三公子了?”

  晴儿看着手捧纱缦,正眯着眼,然眼角却挂着泪珠的卢小鸾,有些伤心。她知道,卢小鸾和纳兰世家的三公子自小青梅竹马,也曾私定终身。然而,一场横祸,却让纳兰世家一夜之间惨遭灭门,自此之后,卢小鸾一想起纳兰三公子便不免落泪神伤。

  “想又如何,不想又能如何?现在还怎么还能由着我呢!”卢小鸾言语悲戚,目含无奈,盯着窗外,手轻柔地抚摸着纱缦,“老爷呢?”

  “老爷近来一直起居全部在书房,除了管家,其他人都不允许进入,也未上早朝,不知在作何事。”晴儿站在身后,拿起貂裘斗篷,给卢小鸾披上,并细心地掩住,生怕风吹进卢小鸾的衣衫里,让她着凉。

  “也罢,反正都这样子,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卢小鸾说这句话的时候,晴儿从她语气里听到了无奈与忿恨,还有对命运的不甘。或许,她也希望能够反抗,但总归被束缚住了手脚。

  春意涌动,似乎已经搅动了卢小鸾和晴儿的春心,然而,偶尔的回忆,却总令她们失去了兴趣。窗外,不时会有鸟啼响起,晴儿也总是喜欢透过窗户狭小的空间,却窥探院子外的风景。

  “小姐,要不要出去转转啊?每年这个时候,你总是要出去踏青游玩,或许,出去走走散散心,也会好些啊!”

  “以前,总是这样子啊,但现在天该变了吧!”卢小鸾眼中波溢连连,幽怨地看了一眼晴儿,一阵风吹过,她不免打了个冷颤。卢小鸾起身,探手将纱幔轻轻一扯,屋子里瞬时暗淡了下来。晴儿突觉眼前一暗,有些恍惚。卢小鸾却并未理会她,径直走开。

  “陪我去承德走走吧!”

  二

  令狐郎中并不是江湖郎中,不过姓令狐,名郎中而已。其实他原来叫令狐阆中,之后后来人们更习惯喊郎中,也就被人遗忘了原来的名字。

  他喜欢喝酒。为了看热日,他曾经背着酒坛登上过泰山,也曾为了看雪景,在西昆仑的山顶上畅饮。酒鬼做事,从来没有常理可言,特别是像令狐郎中这种为了就可以不要命的人。只是这次他喝酒的地方点特别。

  ——棺材。

  令狐郎中喝酒的地方竟然是棺材铺,而且就是躺在棺材里喝酒。如果,令狐郎中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强迫他做任何事情,但当他酒清醒的时候,却依然惊讶于自己所待的地方。棺材不小不大,正好装得下令狐郎中,似乎专门为他订制。

  棺材上还坐着一个人——

  他身材偏如女子般娇小,却偏偏是个男人,翘着二郎腿,手里攥着大块的牛肉,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他嘴角一撮特意留的八字胡,却令人越发觉得他像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但令狐郎中却知道,这个人发狠起来,比十头狼还要厉害。

  “下次见面能不能斯文点?”令狐郎中看着坐在棺材上的人,敲了敲昏沉的头颅,越发觉得难受,“每次见面的方式都让我觉得粗鲁,在呢么说也是个公子!”

  “不粗鲁些,能确保不被人发现么?”

  坐在棺材上的瘦弱男子将手中的牛肉抛给棺材里面的令狐郎中,微微一笑。令狐郎中白了他一眼,无奈地拍拍脑门,然后坐起来,啃起牛肉来:“我令狐认识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运了!”

  “现在走也来的急,只要你不后悔。”男子戏谑地调侃道,“反正腿一直在你身上。”

  说完,男子回头对着令狐郎中一笑,竟有几分谄媚。令狐郎中闻言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男子的笑,顿时作呕吐状,满脸的鄙视。

  “说吧,这次把我弄这棺材铺又有什么事情啊?”令狐郎中环顾空荡荡的棺材铺,除了木屑便是完工正在晾晒的空棺材,“下次,你应该差人在棺材铺里挂满白幔,这样才显得更加恐怖。”

  “或许吧,只是现在也没人会来啊!”

  “也是,谁原因跟死人扯上关系呢!”令狐郎中说着叹口气,“赶紧说,找我什么事情吧,不能让人发现咱们见面。”

  “你自己倒是先害怕起来了。”男人呵呵一笑,令令狐郎中感到浑身不自然。

  “算是吧。”

  “纳兰世家的案子,需要你继续去查。”男子喝口酒,看了一眼空空的棺材,“有人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了。”

  “案子原本就蹊跷,只是当时是圣上下令不让查了,怎么突然又有人来了兴致呢?”令狐郎中心中疑惑,一个翻身自棺材中跃了出来,落在一侧,倚在棺材上,看着男子。

  “不是对纳兰世家的案子感兴趣,而是对‘他们’感兴趣了。”男子喝口酒,看了一眼面带笑容的令狐郎中,“难道你就对‘他们’ 不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

  ☆、春游

  1、春游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江南已是春意盎然,世家子弟已着盛装,踏青春游,好不一派欢快景致。然而,北国风光,依然飘洒些许寒意。

  御花园里,当今皇上正迎风而立,面向南方,微眯着眼睛,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南方的春意。米公公弓着腰,捧着斗篷,恭候着。

  清风微微,皇上微微冷颤,不怒而威,道:“江南的春,许是已经游人如织,而御花园里仍是一派凄切萧杀,实不如南国的春雨迷蒙。”

  “圣上所言甚是,奴才近来多听南边押贡进京的官员们讲,现在南边是绿意盎然,好一派景象。”米公公低首,小心翼翼地回答。

  皇上昂首不语,睥睨万物之态,令人生俱。春风微有凛冽,并未影响他此时情致。御花园中虽不乏快马加鞭自南方运来的新鲜景致,却仍难以将这北方的萧瑟阻挡在高墙之外。米公公听圣上说起南方的春天,心知圣上是怀念南方的美人以及游玩的乐趣。思忖片刻后,米公公方轻声咳嗽一声,压着嗓子试探性地道:“圣上何不趁此南游,观览大好河山,巡视各地州府。”

52书库推荐浏览:天籁纸鸢| 那只狐狸| 秋水伊人| 施定柔| 西子绪| 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