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你当笔友你他妈想睡我?_屿酱【CP完结】

  《我把你当笔友你他妈想睡我?》作者:屿酱

  内容简介:

  两个人用书信的方式去了解和相爱。口嫌体正直攻x温柔人生导师

  cp:傅子川x陈封。想写一个温柔的人和一个暴躁的人的故事~

  温柔的人不那么温柔,暴躁的人也不那么暴躁

  攻看似稳如老狗,其实慌得一笔。

  受看似稳如老狗,其实就是老狗。

  微博:鱼子酱超厉害

  文中会出现很多信啊哈哈

  求鲜花收藏留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封信】

  临近期末,南方的天气热了起来,闷热的空气里带着些泥土的味道。傅子川从食堂出来的时候被太阳照得眯了眯眼,手插着口袋往教室走。

  江犹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跟上,“傅老大,你就这样把你的小弟忘了啊?”

  傅子川回头,看见江犹满头油汗,有点嫌弃的皱了皱眉:“你这不是跟上了么?”

  “不是啊,”江犹一个跨步,手搭在了傅子川的肩上,“我说待会我要去传达室找找有没有我的信。合着我说话你都没听是吧?”

  “信?”傅子川瞟了眼江犹,“什么年代了你还写信,看不出来你还挺怀旧啊。”

  江犹听见傅子川这话,有点不乐意的松开了手,转头趴向了另一个少年的背上,叫嚣道,“老大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这可是文艺的体现,最近学校不是搞什么活动么,和s市的一个学校搞交换书信,大家都在凑热闹呢。你说是不是啊本朝?”

  一旁被叫到名字的少年露出一个有点腼腆的笑,道:“是啊,学校好不容易办个和学习不挨边的活动,大家都挺兴奋的。”

  三个人不知不觉走到了教学楼门口,傅子川刚准备开口继续嘲讽便被江犹不由分说地往反方向拉走,他一时不察,被拉得退了两步,皱眉道:“干嘛呢?”

  “陪我去看看信啦老大~~”江犹少见的放缓了音调,尾音还特意拖了拖,显得很……

  “你很油腻。”傅子川一针见血地评价,甩开江犹的手就跨进了教学楼,“我还得午睡,下午老周的课我不敢睡觉。”

  他甩开江犹的动作做得驾轻就熟,显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江犹冷不防被甩开,在他身后气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该死的理科男是不知道生活的浪漫的!辣鸡!”

  傅子川准备回头教训一下他的时候,江犹已经拉着纪本朝迅速走开,傅子川看了会儿外面有些毒辣的太阳,嗤笑了一声,回头走进了教室。

  离期末考试差不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考完期末他们就得分文理科了,然后携手迈入高二。江犹这几天旁敲侧击的问他选文还是选理,并且洋洋得意的告诉他自己一定会不犹豫地跨入理科的深渊。纪本朝虽然没说话,但是似乎也已经定了下来。

  傅子川却一直没回答,他政治和英语是弱项,但是理科的生物又比较弱,以至于到现在都还在摇摆不定。

  他把桌上新发下来的生物测试卷往旁边一放,上面明晃晃的68着实有点儿碍眼。

  刚准备趴下睡觉,便看见桌上有个花花绿绿的册子,封面用奇丑无比的特效字体写着——“用笔交朋友——致x中学的一封信”。

  这个花体字下面是一段没什么意义的文案,要是放在平时傅子川铁定是不会看的,只是今天他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江犹那句:“你是不知道生活的浪漫的!辣鸡!”便挑了挑眉翻开来看了看。

  “你还在为生活烦恼吗?你有什么困惑的地方吗?你想交朋友吗?你想和陌生的人说出自己的秘密吗?由我们学校与x中学共同举办的交换书信活动正式开始啦!第一封信由我们学校提供,如果你和ta聊得来还可以继续写信!下附x中学的学号表:”

  傅子川看了会儿,总觉得这段话写得像传销似的,但是鬼使神差的他居然往下翻了翻学号表。

  他的学号是20170514,他翻了翻,看到了同样学号的人。

  陈封,20170514。

  这名字还不错,他认同了一下便合上了册子准备开始午睡,心里顺便骂了一句江犹:“这信谁写谁傻逼。”

  过了十分钟之后,傅子川便知道自己错了。

  他们教学楼前面有棵高大的香樟树,平日里看起来还挺好看,只是一到夏天便成了知了的狂欢场,现在正午的时候它们叫得最欢,傅子川座位靠窗,趴下来睡觉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头都被吵大了。

  还有这个狗屁书信活动的传销文案不停地在脑海里打转。

  他忍受了十分钟终于受不了的起来找到那个小册子把附录的信纸撕了下来——

  “靠。”他暗骂了一句,终于受不了在自己脑海里盘旋的活动文案,拿起放在一旁的笔就开始写信。

  “亲爱的陈封同学:”

  这个开头写了一半就被划掉了,陈封这个名字一听就是男生,两个男人用亲爱的称呼未免太过肉麻,于是傅子川划了几笔,怕被陈封看出来又多划了几笔,直到觉得这个“陈封同学”应该不会看出来之后,才另起一行:

  “陈封同学:

  你好。

  写下这封信的原因纯粹是因为我中午睡不着,绝对没有其他的原因——好吧,可能有,不然这封信我也写不下去了。活动策划上说,我可以说任何事,那我就随便说了吧。”

  傅子川写到这里,总觉得自己写的怪怪的,但是想了一下,又不知道怎么改,只好伴着窗外的知了声硬着头皮继续了下去:

  “我现在高一,我看你学号猜到你也是高一吧?那你应该也要分班了是吗?我也要分班了。

  但最烦的是,我不知道选什么?文科、还是理科?

  我的政治很差,历史却很好。理科的话,生物我也很烂,但是化学不错,物理一般。周围的人好像都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只有我没有……每当他们讨论到未来的时候,便很激动很憧憬,但我没有,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傅子川写到这里的时候笔停了停,好像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写了。

  他发现写信的时候,可能真的和文案说的那样,他的话变多了起来,不知不觉便把内心的想法写出来了。这种感觉很新奇,但是并不讨厌。

  于是他想了想措辞,继续写了下去:

  “有时候想,我难道就这样子随着大流过一辈子吗?或者像我爸妈安排的那样——他们想让我读文科,然后考个公务员。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公务员,公务员很稳定。

  但是那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我喜欢化学。

  我能感受出来,但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告诉我的父母,我想去理科,甚至以后想学化学——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学科、毫无用处的专业。

  但我的反抗,肯定会引起他们极度的不满。

52书库推荐浏览:张恨水| 莞尔wr| 阿漂| 生子文| 随侯珠| 千年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