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玉石俱焚的爱情_蔚然生秀【完结】

  《一场玉石俱焚的爱情》作者:蔚然生秀

  文案

  “我懂的还不多的时候,就确定自己喜欢他了。”男人沉默良久,终于以这样的话作为开头。两个相爱,又互相折磨的男人,从生到死,纠纠缠缠。第一人称视角。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汪羽汪谊记录者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锲子

  “我懂的还不多的时候,就确定自己喜欢他了。”男人沉默良久,终于以这样的话作为开头。

  屋内只有一盏摆在我们中间木桌上的昏黄台灯疲倦亮着,不时闪烁几下,堪堪照出他苍白的脸。我将手中快燃烧殆尽的香烟扔掉,转而从口袋里拿出录音笔,按下开关,放在桌上推向他那边。

  他抬头看我一眼,我看不出这目光中含了什么,但一瞬间我感到心慌,害怕他会为此不在讲述,于是我问:“记录下来,可以吗?”

  他又垂下眼,稍后,站起身将椅子往后挪一下,重新坐回去,半个身子便陷入了黑暗中。光与暗在他脸上交错,就像善与恶在他的性格,他的人生中交织,形成了他这难以言状的几十年。

  应当说明一下,并非他过往生涯有多特别,以至不好说明。我指的,是他作为人最基本的善恶分界,我难以判断其到底倾向哪一边。

  这个男人有着十足的恶,他禀性阴沉,最后又在病态的占有欲下伤害了自己最爱的人。

  “我和汪谊都降生在同一所医院,在同一间育婴室里共处过,不同的是,他很快就被自己的父母抛弃了……”

  可另种角度说,他又太过可怜,可怜遇到汪谊,被这个表皮上如暖阳骨头里终年阴霾的男人玩弄在手中,一辈子甘之如饴,荒唐事做尽,可始终什么也得不到。

  都说爱情是互补的,那两个同样疯狂的人遇到一起呢?或许最终结局只能是在爱情的深渊中跌得粉身碎骨。

  以下是他所述内容,我从录音笔中搬录出来,呈于纸上。

  第2章 第一章

  我和汪谊都降生在同一所医院,在同一间育婴室里共处过,不同的是,他很快就被自己的父母抛弃了。我的母亲每日来看我,渐渐对这可怜的孩子产生出恻隐之心,并很快转化成母爱,最终在出院时把汪谊领养了来,并取名为“谊”,含义是愿他与我友谊永存。

  呵,汪谊有次与我说啊,他说“我名字的真正意思是‘忘,遗’,被忘记和被遗弃的。”那时候是他刚知道自己身份后不久,大概需要安慰,但因为他是领养子的真相是我告诉他的,所以我只回他一句“你知道就好。”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是,那时候我的确喜欢他,但……又爱又恨……诶,说不明白。

  我母亲领养他,不想命运捉弄,反成了一回“狸猫换太子”。我这个真“太子”,在汪谊生病,母亲一人开车带我们去医院,抱着他进去打针,将我锁在车里,又疏忽车门忘锁后,被人贩子偷走,开启了漂泊无依的十二年。

  不知道为什么,我小时候就很不讨喜。在最初记忆中,所在的环境总是变换,破屋或者别墅都好像呆过,而那些大人,无论慈眉还是冷眼,记忆总不是愉快的。后来我开始懂些世故了,就更加没有好脸,在11岁又被转卖那年,我寻机会逃跑了。

  街头流浪一年经历了什么不需多说,跟别的乞丐差不多。就在冬天我为避寒到处找暖和地时,一位打扮好光鲜的妇人朝我冲了过来,她左看右看,然后抱住我嚎啕大哭,我就已经明白。

  当时我对她没什么亲情感,不像她那么激动,但想到冬天寒冷,她是我母亲肯定也会与别人不同,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我记得那时候是快晚上了,我跟她回家,走进明亮温暖的大房子中,看到了坐在楼梯上的汪谊。

  他是那种看一眼就知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还那么小的年纪,倨傲就已经盘踞在眉宇间,天然的贵气在身,令人不自觉想接近,又不敢上前。

  那十二年里我唯一坚持下去的,除了活着,再就是对美的事物的喜爱与珍惜。所以看到他的第一眼,自认他是有生来见过最好看的人,刷新了我对美的认知。所以好开心,但又自卑与他的差距,只敢冲他笑笑,连招手都不敢,更别提上前靠近了。

  汪谊对我的示好视若无睹,只将眉头一皱,问我旁边的女人:“妈,他是谁?”

  我母亲好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哗哗流出来,拿手抹着眼,将我往前推一下,说句:“他是你哥哥,你们先认识认识,我去给你们的爸爸打电话。”就急急走了。

  诺大的客厅空寂下来,我初来乍到,不好去坐下,站也不是。就低头在那里不动,看着脚下的白瓷砖,又心感耳听着另一边的动静。好一会,忽闻他起身,脚步声响了两下,然后听见他说:“小乞丐,你才不是我哥哥,识相点就赶快滚蛋。”

  你明白这句话对我的打击么,上一秒他还是我心中美的代表,这么快,就跌下神坛落到淤泥中去了。原来只是皮囊遮得好,把他那颗与常人无异,甚而更黑些的心藏得严严实实,除非他自己暴露,别人竟无法以肉眼辨出。

  我惊愕地抬头看他,他目光好冷,不屑一笑就上楼去了。之后父亲赶回来,一番父子相认不消多说,而汪谊还不知情,只躲在房间里晚饭也不肯出来吃。

  晚上我左思右想,决定去问清自己是如何被弄丢的。到了父母房间,听见里面在争吵,好热闹呵,吵的内容也十分有趣,是跟汪谊有关的。我听出个大概,心中其实挺高兴,同时也更好奇,就直接闯进去,去问父母要个真相。

  真相就是我开头说的那样了,他们开始不肯说,但我哪依,我想到汪谊那瞧不起人的傲样儿,耳边听着父母嘱咐不能告诉别人,要视他为亲弟弟。我突然说:“你们告诉他,我是刚出生就被你们领养,但半路又被偷走的孩子。”

  有一个尚不清晰但初具形状的报复计划在我心中生根发芽。现在想想,那时候比起讨厌,我更多还是嫉妒他吧,又恨本该属于我的一切都被他夺去。但如果有天他知道了呢,知道自己所拥有的都本不属于他,以他的性格,他的自尊,肯定会很痛苦。

  但那时候他太小了,我们都还小,感受不太鲜明,需要年纪更大些再告诉他,更有趣。我这么想,坚持自己的话,父母也只能依我。

  汪谊是很能伪装的人,他从小就擅长这个,大概是本性如此。表面里他开始接受我,对我笑,有礼貌,好似真拿我当哥哥,但他从不喊我哥,这是他的底线吧。

  爸妈信以为真,很高兴我们和睦相处,他们从不知私底下是何种剑拔弩张,冷言冷语,打架也不在少数,只是我们都很自觉,从不下重手。

  虽然吵架打架,但我基本上很顺着汪谊,算是助长他目中无人的高傲,他也以为我好欺负,恶作剧三天两头就来一出。

52书库推荐浏览:一世华裳| 黯然销魂蛋| 多木木多| 酒小七| 铁凝| 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