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你·My Darling You_Neunchen【完结】

  书名:同桌的你·My Darling You

  作者:Neunchen

  文案

  有缘千里来相聚,无缘对面不相识。

  所谓的同桌,可以你侬我侬,也可以擦枪走火!!

  两个个性十足,臭味相投的人儿啊,又有多少轻松搞笑的事可以说说呢?

  各位看官,读完本故事,要好好珍惜你的同桌啊!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目岁,凌霄 ┃ 配角:明巧,溪山,凌滋 ┃ 其它:目岁对凌霄说:我这辈子最复杂的事,多是因你而起。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不是冤家不聚头

  同桌的你

  楔子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

  第一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事情是这样的。

  位于柳香坡上的柳江中学一贯以升学率高、校风优良而闻名遐迩。学生自然是高考中的佼佼者,当然也有特长生和……特殊情况。总之,学生的成绩整体水平在全市首屈一指。成绩好不在话下,关键是纪律性也很强。学校大门口立着一块碑,碑上满满的都是学校的规章制度,事无大小巨细,全部明文刻于其上。

  目岁第一次见此碑,吓得大跳起来,定下神后,悲悯的说了一句双关语:“哎呀!这是何人的墓碑?葬在这里真可怜……”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大背景,评定校花校草这种民间性娱乐活动都有校方掺和。评定的准则也与一般的学校不太一样。

  校花不一定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但一定是语文前三,英语前五;校草不一定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但一定是数学前五、物理前三。当然,如果长得太悲催、太惨不忍睹、太具有破坏性,想当校花校草也是没戏。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柳江高中的校花校草的位置都是空缺的,毕竟生活中才貌双全的人少之又少啊。

  校方给的这么一个准则曾经备受质疑——有些人认为,这就是学校妨碍他们看俊男靓女的一步臭棋,有些人则举双手赞同。

  “我们可不希望,校花校草是一个个草包!”

  目岁绝对属于后者。

  我们的女主最讨厌那些花着父母的钱混日子的人了。

  所以,当升上高二,重新分班后,自己被安排与凌霄同桌时,目岁窝了一肚子火。

  名为凌霄的这个男生,绝对是死猪投胎转世成了人形生物。目岁从开学的第一天起,从成为他的同桌起,就没见到凌霄同学清醒过。早上到校后,目岁通常都还有40分钟的时间用来预习和晨读。这段时间,凌霄同学处于缺席状态。没有碍眼的东西,目岁感觉到的就是自己喜欢的宁静舒适。惬意得不得了。

  可是好景不长。

  我们的凌霄同学一如既往地踏着上课铃声前来,走进门挺直身子打个大呵欠,然后几乎是闭着眼睛走到四组。约莫着差不多了,抬眼看目岁一眼,似乎是看见一路标,意识到自己“到地方啦”。接着,将手中的提包往空空如也的桌屉里一扔,慢悠悠地护着自己的腰坐下来,顺势上身向前一靠,充分占据了整张课桌的空间,最后一动不动像死过去一样趴在桌子上。

  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每每都分毫不差,像程式一样精确。目岁怀疑,他长年累月如此,已经达到某种境界,形成某种行为模式,创造了某种生活态状。

  目岁有时会想,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梦游……

  但是这不是重点。

  每次下课,目岁的闺蜜明巧同学都会挽着新结识的朋友,或者单独拿着她那个红色的小包包来找目岁,想拉着她一起出去透透气或是一起去如厕。女生就是这样——吃饭逛街要人陪很正常,上厕所也要人陪……

  可是这学期不行了。明巧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话还没说出口,就见目岁无奈地耸耸肩摇摇头,指了指旁边埋头大睡的人。

  如果班级的位子不是两排并在一起作为一组,如果目岁不是坐在靠窗的内侧,如果他能有点公德心,目岁是不会很讨厌某个人的。

  好在目岁的内分泌系统相当强悍,而且周期性相当强,才不至于因内急而跳脚。顶多是在座位上坐得太久,不得已全身僵硬地站起来,眺望远山,眺望绿地,眺望天空,眺望对面教学楼中的学弟学妹。偶尔伸伸胳膊,踢踢腿,权当课间活动了。但是,无论目岁弄出多大的声响,就算是对着凌霄同学张牙舞爪一阵子,也不见“睡王子”动一下子。

  目岁见过能睡的,没见过这么能睡的。

  但这也不是重点。

  如果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吹点怡人的小风什么的时候凌霄同学也睡得很安稳,大部分时候还是无害的。只是在凌霄同学慢腾腾站起来去吃饭的时候,桌面上会有一层水。目岁每次经过都要刻意靠向另一边,心中默默祈祷:“不要是口水,不要是口水……”

  但碰巧有那么一天,从下午起,天空就开始下起淅沥沥的小雨。第二节晚自修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目岁左手撑着头,右手握着铅笔在图上左画画右画画,整张纸都已面目全非。

  “辅助线……”目岁哀叹了一声,心中更加烦躁。

  就这一道选择题了!就这一道选择题,整张数学试卷就要完成啦!今天就要功德圆满啦!目岁换了一张草稿纸继续画图,但是这次没能再集中精力。

  身边的凌霄同学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打起了微鼾,鼾声温婉,犹如嗜睡的小猫,无伤大雅。但这种安静祥和的气氛没维持多久,鼾声渐大,很快就成了中年男人鼾声才有的那种雷霆万钧的效果。许多同学不耐烦地侧眼望了过来,不满的情绪在同学中传播。

  目岁努力装作不在意,依旧思索她的辅助线。可是被同桌的“睡王子”一搅合,脑袋里一团乱麻,什么都想不出来。事实证明,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在凌霄同学的鼾声在现有的基础上又高了一个八度后,目岁爆发了!!!

  她“腾”地站起来,双眼一瞪,手指果断地扳住凌霄同学的课桌桌沿,用力一掀,桌子翻了起来,接着一声闷响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它的主人也从桌上摔落,以一个格外妩媚的姿势侧卧在地上,等了那么几秒,凌霄同学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坐在了地板上,努力睁了睁睡眼惺忪的双目。

  神智还未完全清醒,却看见腰杆挺得笔直,眼冒凶光,居高临下指着自己鼻子的女生,冲着自己大叫一声:

  “你丫给我安静点!!!”

  一瞬间,万籁俱静。下一秒,风雨的的声音透墙而入——雨势在此刻变强了。

52书库推荐浏览:蝶之灵| 曾国藩| 毕飞宇| 眉如黛| 颜月溪| 桔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