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陪你到这里了_蛋黄酥【完结】

  我就陪你到这里了

  作者:蛋黄酥

  作品简介:

  当初为了嫁给他,她害死了他的父亲,婚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抢了她父亲的公司,从此她成了他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怀孕六个月,她被他的白月光一碗药拿掉孩子,强行送上了手术台。

  他说:“苏唐,我们离婚吧。”

  她笑:“你,做梦。”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1章 不要叫我的名字

  苏唐又做梦了,梦见自己嫁给了乔诚毅。

  她穿着雪白的婚纱,站在盛大的婚宴上,乔诚毅穿着黑色的西装,俊美的脸上洋溢着微笑,朝着她走过来。

  祝福的声音不断,神父宣读誓言之后,他温柔地亲吻了她,说出一生的誓言:“我愿意。”

  可是,梦境里的画面那么美好,却随着卧室门被踹开的巨大声响拍碎,苏唐吓得一惊猛然醒过来,满身酒味的乔诚毅把苏唐一把拉起来扔地上,她疼得眼泪掉下来,趴在床边,怯弱地喊一声:“乔诚毅……”

  “闭嘴。”他捂住她的嘴巴,恶狠狠地说,“不要叫我的名字,恶心。”

  苏唐喜欢乔诚毅,全世界都知道。

  当初大学的时候为了能和乔诚毅在一起,苏唐不惜和姜司联手做了一个局,结果害得乔诚毅父亲生意破产,背负了五十万的欠债,为了那五十万的欠债乔诚毅和苏唐定亲了。

  可是在他们定亲的那天晚上,乔诚毅的父亲自杀了。

  之后的五年,乔诚毅以最快的速度掏空了苏家,夺走了苏氏集团的股份,将她的父亲以挪用公款的罪名送进了监狱,将她母亲气得脑溢血进了医院,至今昏迷不醒。

  而她,被秘密地“嫁给”了乔诚毅,为了夺取乔家的股份,乔诚毅强行让她在结婚证上摁下了手印。

  没有婚礼,没有宾客,没有祝福,只有他诅咒一样的宣言:“苏唐,嫁给我,你将生不如死。”

  没有人知道她和乔诚毅结婚了,就连乔诚毅的母亲也不知道,她们以为她是缠着乔诚毅不放的前女友。

  第二天,苏唐在乔诚毅穿衣的声音中醒过来。

  他修长的身影挺拔,背对着她,扣着衣扣,说:“今天晚上有一个晚宴,你跟我一起去。”

  “好。”她脸色苍白地坐起来,浑身疼得像被人暴揍了一顿一样。

  她一坐起来,被单从身上掉下去,他穿好衣服转身,正好瞧见,眸色顿时一凝,厌恶地转身就走出去,对门口的管家说:“床上所有东西,全部扔了。”

  管家和下人立即进来,苏唐脸色难看地去洗澡。

  乔诚毅有洁癖,每次碰过她,床上所有的东西他都要丢掉。

  有时候苏唐真希望,他能够像丢垃圾一样,把她也一起扔了。

  洗完澡,管家送来事后药,她和乔诚毅在一起三年了,乔诚毅绝不允许她怀上他的孩子。

  下午,乔诚毅的助理过来,开车将她送到了酒店。

  晚宴是在八楼,助理领着苏唐来到乔诚毅的包房门口,酒宴里人太多,乔诚毅在包房里等她。

  打开门进去的一瞬间,苏唐看到坐在乔诚毅身边的女人,举止亲密。

  苏唐愣在了门口,乔诚毅恼火地推开身上的女人,抓起烟灰缸朝门口的苏唐砸过去,一声怒吼:“滚出去。”

  苏唐来不及反应,被烟灰缸砸得头破血流,这才像做梦一样地醒过来,捂住了额头。

  乔诚毅疾步走过来,又是一声怒吼:“你不会躲开吗?”

  苏唐吓得仓惶后退,结结巴巴地道歉:“对不起,对……”

  不记得自己说了多少句对不起,苏唐看见屋子里的女人,轻蔑地扫了她一眼,懒洋洋地坐在了床上,捡起床上乔诚毅的领带。

  苏唐的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后退避开乔诚毅的手,见她闪躲,乔诚毅恼火地抓住了她,她心口顿时一紧,如遭蛇咬猛然推开了他,仓惶地抬头,一个字脱口而出:“脏……”

  乔诚毅僵在了那里,看着她,黑色的眼底是汹涌的暴风。

  不等晚宴结束,乔诚毅狠狠地拽着她离开了。

  回到乔家别墅里,他几乎是将她摔进了房间。

  “苏唐,你知道什么是脏吗?像你这样的女人,才叫恶心。”他在她耳边恶毒地说。

  正文 第2章 你是不是怀孕了

  第二天苏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楼下吵吵闹闹的,不等她下床,卧室门被人一脚踹开,乔诚毅的母亲带着一个女人闯进来,一耳光打在苏唐脸上,指着她的鼻子骂:“昨天晚上你使的什么坏?让诚毅丢了佳佳就走了?我告诉你,你生不出孩子来,自然有人会给诚毅生孩子。”

  苏唐被打得耳朵嗡嗡直响,乔母身后站着的那个女人是昨晚上乔诚毅房间里的那个女人,也是乔母为乔诚毅找来取代她的人。

  “一旦诚毅喜欢上佳佳,你们就立马滚。”乔母说。

  余佳佳走过去,得意洋洋地挽着乔母说:“伯母不要太生气了,苏唐生不出孩子来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害死了别人的父亲,这种人,没有遭报应被雷劈死,已经是奇迹了。”

  提到乔父的事情,乔母更加生气,又一耳光打在苏唐脸上,指着她的鼻子骂:“我要是你,我就自己死了算了。”

  跪坐在床上,苏唐低着头,脸颊上火辣辣地疼,沉默地握紧了拳头。

  晚上,得知乔母带了个女人回来后,乔诚毅脸色有些难看,乔母解释,说佳佳不过是一个朋友,来住今天罢了。

  晚饭时,乔诚毅,余佳佳,还有乔母在饭厅里吃饭,苏唐像个佣人一样在厨房里为他们做饭。

  吃完饭,乔母像使唤丫鬟一样让苏唐去给乔诚毅试水温。

  从余佳佳进门到乔诚毅回来,苏唐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浴室里放完水她起身离开,一回头看见堵在浴室门口的乔诚毅,她慌忙抱住胳膊后退,给他让出路来。

  他冷冷地盯着她,走进来,她趁机越过他准备逃离,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苏唐,做妻子做到你这个份上,可真够窝囊的。”他讽刺地说。

  苏唐手臂微微发抖,心口疼得厉害。

  门口余佳佳走进来,问:“诚毅,你在做什么?”

  乔诚毅松开苏唐,道:“滚出去。”

  不知是在对谁说。

  苏唐飞快地转身就跑,没多久,余佳佳也脸色难看地被赶出来了。

  晚上,苏唐躺在黑暗的卧室里,听见隔壁房间里乔母和余佳佳的声音,两个女人为了留住乔诚毅而商量着。

  “一会,我去把诚毅叫进来,你想办法把他留住,剩下的就看你的了。”乔母说。

52书库推荐浏览:生生死死| 阳光晴子| 简思| 冬雪晚晴| 快穿文| 林笛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