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_朵朵木【完结】

  日久生情

  作者:朵朵木

  作品简介:

  安诺然爱顾承锐,全世界都知道,卑微不堪。

  顾承锐恨安诺然,全世界都知道,嗤之以鼻。

  一场秘密的交易,安诺然为了能够一如既往的爱顾承锐,葬送了自己……

  一年以后,安诺然才发现在这段感情里,顾承锐要的欢,她要的是爱……

  安诺然泪眼婆娑,质问出声:“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男人邪肆一笑:“安诺然,日久了,是会产生感情的。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正文 第一章 为你 我可以放弃全世界

  安诺然,为你,我可以放弃全世界!

  当安诺然再次回想起这些话时,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心如针扎,如梦初醒。

  那个愿意为她放弃全世界的男人,已经不在她的身边。

  一颗心,好似被人握在手中。力道一点点变大,最终将她的心脏捏成碎渣。

  震耳欲聋的酒吧里,舞池中,一男一女的身体几乎已经融为一体。

  女人衣着暴露,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流连忘返。

  右边的走廊里,站着一对正在热吻的男女。

  男人的手在女人的短裙里,肆意的品尝着女人的美好。

  安诺然站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幕,眉头拧作一团。

  想到那份协议,她知道自己必须要继续才行!

  手机响起,安诺然接听,是好友孟梦打来的。

  “然然,你还没有告诉他真相吗?你不说,他只会认为当初是你……”

  “梦梦!”

  安诺然打断她的话,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现在说,一切只会前功尽弃罢了。为了他,我愿意忍……”

  安诺然无力的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后背一片冰冷,传递进身体里,好似在冰窖中一样。

  “然然,22号包厢,快去!”

  耳边响起同事的声音,安诺然应了一声。告诉孟梦这边很忙,挂了电话。端着酒走进了22号包厢。

  进入的那一刻,安诺然手中的酒瓶差点掉在了地上。

  是他!安诺然从未想过,会在这里看到顾承锐。

  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官精致的男人,眼波微挑,脸色微冷。

  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好看的凤眸内,闪着凛冽之色。

  包厢里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宛若君临天下的帝王,令人不敢靠近。

  看到安诺然的那一刻,顾承锐眼神骤然改变,转瞬即逝。

  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着最爱他,结果却跑到这里出卖自己?

  垂眸时,眼底一片暗淡……

  安诺然死死的咬着红唇,平静出声。

  “老板,你们的酒齐了。”

  安诺然将红酒放在桌子上,纤长而卷翘的睫毛投下一片剪影。

  她的手有些颤抖,娇躯也在发颤。像是猎物,看到了猎人一样,生怕自己会被生吞活剥。

  一年了,还有半年一切都会结束……

  安诺然在心中一遍又一便的安抚着自己:“安诺然,你要坚持。”

  她很怕,怕忍不住,会扑进他的怀中,贪恋他的温暖。

  不行,她不能这么做。狠心下打算离开时,被一个冰冷的声音叫住。

  “站住!”

  包厢里原本正在玩乐的人停了下来,一个晚上不开口说话的顾承锐,竟然愿意出声了?

  这句话,让坐在顾承锐身边的唐小念脸色很不好看。

  她没有想到顾承锐不看她,却对一个卖酒女感兴趣。

  安诺然停下脚步,差点泪流满面。

  顾承锐叫住了她,是……是因为不舍得,想要带她远走高飞吗?

  带着一丝丝的期许,安诺然轻轻的转过头,不敢触碰顾承锐的锋利眼神。

  “老板,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安诺然轻柔出声,她的声音很好听。

  再加上对顾承锐有着敬畏,说话时,难免给人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顾承锐弹了弹烟灰,性感的薄唇噙着一道优雅的微笑。

  “你。”

  正文 第二章 是男人 都能上你

  一个字,让安诺然步伐踉跄,差点摔倒。

  她的窘态,让在场的人哈哈大笑。

  “哎呦喂,大哥,你瞧瞧你把这位妹纸吓得。”

  “就是就是,大哥,男人在床上要威武,在生活中要温柔。”

  安诺然故作不解的看着顾承锐,不是说好彼此都不再见面,假装不认识的吗?

  难道,顾承锐真的还爱着她?真的还爱着她吗?

  安诺然又惊又喜,如果顾承锐对她说留下, 她一定会奋不顾身的留下来,对他说出真相。

  顾承锐是她的天,是她的劫难,是她必须要迈过,又迈不过的苦痛。

  “老板,您需要什么?”安诺然不懂的又问了一声,生怕自己的听力出现问题。

  “我说,我要你!”

  安诺然深吸一口气,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娇弱的她,更是给人一种保护欲。

  这样的安诺然,让顾承锐更想上她!

  如一年前一样,让她在自己身下求饶!

  安诺然看到顾承锐眼睛里鄙夷的神色,口腔里面全都是血腥味。

  顾承锐眼底的讥讽,哪里是希望她离开?是希望她滚开吧!

  如果不是及时咬住了舌头,她知道自己会酿成大错。

  安诺然,你实在是可笑,他怎么还会再爱你?

  呵!安诺然,你就是个笑话!

  “还有其他顾客等待我送酒,我就不打扰老板们的雅兴了。”

  黑暗将她包裹,让人看不清楚,她紧握的粉拳,还有落在地上,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泪水。

  曾经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她的男人,早已忘记了誓言。

  而这一切,是她自作自受,她甘之如饴。

  安诺然转身想要尽快离开,身后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整个庐州,还要敢拒绝顾少的人?尤其是女人!

  顾承锐扔掉手中的烟蒂,站了起来。

  迈着流星大步,朝着离去的安诺然走去。

  这个男人有毒,让安诺然无可救药。

  他走到安诺然的面前,站在距离她只有三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举止言谈,无不透露着他与生俱来的贵气。

  讥讽的微笑在他的薄唇边漾开,伸出手,捏着安诺然的下巴:“怎么?还有其他男人在等着你?”

  他的大拇指在安诺然的红唇下,力道很重,疼的安诺然快要流出泪水。

  身体上的痛,哪里能跟心里上的痛相比?

  顾承锐站在她的面前,触手可及。那么近,又那么远。

  哪怕她踏遍万水千山,也无法抓住顾承锐的手,与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安诺然的身体像是被人抽离了骨头一样,只剩下躯体,如同行尸走肉。

52书库推荐浏览:尼罗| 意千重| 摇曳菡萏| 莫言| 雪幻狐| 冯骥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