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攻每天心慌慌_吃饭饭饭【完结】

  《渣攻每天心慌慌》作者:吃饭饭饭

  文案

  季灼肤白、貌美、腰软、声娇,引得花花公子顾绰像狂蜂浪蝶一般扑了上去。

  从此花名不再,变身妻管严。

  这是个机智受收服渣攻的故事。

  生子,小虐(虐攻),聚集各种狗血。

  标签: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娱乐圈

  主角:季灼 ┃ 配角:顾绰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猎艳

  靳庭结婚的第二天,季灼便从同居的公寓里搬了出去。

  同居五年,他和靳庭的东西都放在一起,许多东西不分彼此,季灼收拾了好几天,才将自己的东西分出来。他收拾得很仔细,甚至连床头两人的照片,也将自己的那一半撕下来,实在分不出来的,便扔了。他的痕迹,彻底从这间同居五年的公寓消失。

  他的东西很多,搬家公司开了一辆货车过来,才将他的东西全部运走。

  这些东西都是他这些年置办的,他是个很享受生活的人。他也将那公寓当作了自己的家。

  那是靳庭买的公寓,季灼后来才知道,他住在以为是家的地方被称为“包养”。

  伤感和失落是有的,但是却没有太伤心。

  季灼搬到自己刚刚买的房中,换掉手机号,拉黑了靳庭的微信,回到两人认识前的状态。

  新房的装修全是按自己的喜好。墙壁是纯白,窗帘是泛蓝,第一眼就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

  这里还有一个的阳台。黄昏的时候,他穿着轻薄的舞服,在夕阳下跳舞。不用去考虑另外一个人的喜好,这样的日子过得轻松惬意。

  他的日子过得很有规律,早起,运动,吃早餐,上班,下班,按时睡觉。

  但是他的精神却越来越差,食欲也渐渐下降,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季灼很注重健康养身,于是就去看了医生。

  医生是他的大学舍友,看着他的体检报告,思索了良久。

  “你该找个男人了。”

  “体检报告有什么问题吗?”

  “不,我是看脸的。”

  季灼这才想起好友是中医:“看脸也可以诊断?”

  “你一脸欲求不满。”

  于是他来了烈焰。

  烈焰是猎艳的地方,这里聚集了A市最高质量的gay。

  这些是调酒师告诉他的。

  季灼来的第一天,因为外形的优势,无数虎视眈眈的目光就落在他身上,也有很多人上来搭讪。

  “你的牙齿太黄了,接吻的时候我会想吐。”

  “你的手太粗糙了,摸我的时候我会不舒服。”

  “你眼下乌青,一看就是纵欲过度,恐怕满足不了我。”

  每个蠢蠢欲动的小攻上来搭讪,遭遇这样的毒舌,一个个都偃旗息鼓了。

  玫瑰虽好,但是带刺的玫瑰,就没人敢碰了。

  后来,季灼想到调酒师的话,觉得调酒师大概是拉生意才这么说的,因为他发现调酒师和老板是一对。

  再后来,季灼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合心意的。

  结果两人刚走出的酒吧,还没亲上呢,靳庭便堵着了,将他合意的对象打了一顿。靳庭这人有些不厚道,专挑人的下身和脸打,明明是斯文的长相,打得时候脸上透着一股不要命的狠戾劲,都没人敢上去拉架。

  从那以后,季灼在烈焰里便出了名,即使有人一不小心被他诱惑,但是想到那一日的事,都会觉得自己的下半身隐隐作痛。

  季灼觉得靳庭真讨厌,都分手了还来坏他好事。

  他的欲望还挺强烈的,结果弄得他这块田旱了这么久,都没人来犁。

  季灼来烈焰,真的成了坐着喝酒的了。

  季灼的酒量很差,但是他喜欢喝酒,只喝几口,微醺,眼神迷离,整个人都要飘起来。

  他的眼神迷离,水眸潋滟,脸颊绯红,就像待宰的羔羊,很迷人。

  就像暗夜里独自绽放的艳丽花朵,没人欣赏。

  顾绰是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

  他从十八岁开始纵横花丛,先是玩女人,再是玩男人。

  他有几个狐朋狗友的兄弟。

  梁喆便是其中一个。

  两人小的时候比谁撒尿撒得远,长大了就比谁的床伴换得勤。不过都是比下半身的能力,本质是没有变化的。

  两人玩得最凶的时候,无数痴男怨女为他们寻死觅活,顾父怕他玩出事端,才将他送出了国。

  顾绰回国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的好友从了良。

  他觉得不可思议:“你怎么能为了一朵菊花而放弃了整个花园呢?”

  梁喆一脸高深莫测:“总有一天,会有个小妖精收了你。”

  顾绰嗤笑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屑。

  顾绰到了国外也丝毫没收敛,吃了国内的小清新,又吃了国外的重口味,顾绰像是撑着了,有点提不起兴致。

  顾绰现在任职于娱乐公司,具备开后宫的最好条件,但是却一个都看不上。

  这对于一个花花公子来说,就有些危险了。

  梁喆带着顾绰来烈焰。

  “烈焰聚集着A市顶级的gay。”梁喆道。

  顾绰是满怀期待来的。

  “丑。”

  “真丑。”

  “你丑到我了。”

  这是顾绰对于来勾搭他的小0们的看法。

  顾绰来了几天,便觉得梁喆是骗他的了,毕竟他是这里的老板,为了捞生意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然而这一日,当他看到坐在吧台前的季灼的时候,便觉得自己脑袋炸开了,里面正在疯狂地放烟花。

  他第一次见到季灼的时候,青年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裤子,清纯得就像个学生仔。他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水润润的,五官生得极为精致。衬衫收腰,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没入黑色的裤子,他的臀很翘,腿很修长。

  顾绰几乎可以想象青年修长白皙的腿勾着他的腰,在他身下扭动的模样了。

  已经很久没有一个人让他看到就联想到床了。

  “顾少,眼光真不错。”

  顾绰的眼神追随着青年,有难以掩饰的炙热:“你认识他?”

  酒吧里很吵,粱喆搂过顾绰的肩膀,在他耳边道:“这一位可谓圈子里的名人了。季灼,迷得靳家三少神魂颠倒。靳家三少为了他离了婚,还说要和他结婚,气得靳家老爷子进了几次医院。而且,还是季灼不要靳家三少的。如今整个圈子都在说靳家三少被一个男人抛弃了,偏偏靳家三少还对人死缠烂打。”

  “靳庭?”顾绰眼里的兴味更浓了。

  当年顾绰和靳庭可是死对头,顾绰便看不上靳庭那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性子,两人便对上了,无论什么都要争个高低,就连那些喜欢靳庭的人,顾绰都要抢过来。

  他难以想象靳庭能为一个男人神魂颠倒。对于这个让靳庭寻死觅活,且对他不屑一顾的青年,顾绰更有兴趣了。

52书库推荐浏览:公子欢喜| 梅子黄时雨| 李好| 墨舞碧歌| 十四郎| 零落成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