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成长日记_唯风【完结】

  《妖精成长日记》作者:唯风

  文案

  那年,我被宫朔抓进铜雀台抵债,从此开始了我光怪陆离的一生。

  看到司辰风的第一眼,我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

  而他,也确实把我带出了狼窝。

  却不想,那是我地狱生活的开端。

  如果我知道十年后,我和司辰风之间会如此的血雨腥风,蚀骨灼心,我决计不会在当年走进天字一号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001 抓去抵债

  一盆冰水泼过来,林夭然猛然惊醒,脖子酸痛异常,她挣扎着爬起来,视线触及到一双双黑皮鞋……

  她抬头,瞬间整个人都傻了。

  十几平的房间足足站了十七个人,每个人都神情冷漠的像寒冷冬夜里外出觅食的狼,危险又冷血。

  屋里光线非常的暗,十几双眼睛全都盯着林夭然看,她吓得全身僵硬,连那声要喊的“救命”都卡在嗓子里,怎么也喊不出来。

  绑架?谋杀?

  一时间无数念头从她脑海中闪过,越想越害怕……

  门从外面推开,走廊冷白色的光从门缝里投射进来,林夭然循着光亮看过去,那瞬间,连呼吸都窒住了。

  她看着迈步进来的男人,全身的血液因为恐惧几近凝固。

  他抬眼望过来,沁水的桃花眼忽的微微一弯,如同蕴了万千星辰又似破空而来的冰刃,林夭然心尖陡然一跳,是那种因为恐惧不自主的跳。

  对于林夭然而言,魔鬼不可怕,可怕的是眼前的这个人。

  宫朔。

  延城四少之一的毒蛇宫少。

  宫朔在沙发上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叠,手里把玩着一块莹白的玉,玉质温润,和他的气质非常的不搭,却诡异的和谐,一举一动都让林夭然胆战心惊。

  林夭然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大气也不敢出,隐在袖子里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发抖,天知道她有多害怕。

  宫朔轻抬眼皮,眼睛微不可察的眯了下。

  林夭然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因为颠簸衣服有些不太规整,白皙修长的脖颈下锁骨性感精致,无端透着一股子孱弱的美。

  他视线移到林夭然脸上……

  略带婴儿肥的脸上全是水渍,就像一颗带着水珠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马尾松松垮垮的扎着,发丝凌乱的糊在脸上,一双大眼睛满是恐慌,因为害怕,还微微张着嘴。

  饶是宫朔见惯了美女,也不得不承认,林夭然很精致,皮肤很白,巴掌大的鹅蛋脸,五官恰到好处,美而不俗,妖而不媚。眼睛尤其漂亮,眼神清澈明净,很有特色,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那种,美的非常带感,让他特别的想要……毁了她!

  蓦地,宫朔嘴角一扬,笑出了声。

  听到这笑声,林夭然心里却咯噔一声,她紧张的嘴唇都在抖……

  林夭然虽然和宫朔这种人物没有任何交集,但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延城人,对于宫朔的名头,她是从小听到大的。

  阴狠无情,脾性诡异,是对他最贴切的形容词。

  延城里流传着一句话,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宫朔。

  上到豪门权贵,下到市井斗民。

  她家不是权贵,也不是斗民,虽然有两个公司,但是根本无法和宫朔相提并论,她不知道宫朔为什么突然把她从学校弄到这里来,不知道他笑什么,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本能的,林夭然觉得危险,那是她与生俱来的对外界的敏感……

  宫朔拿起茶几上的学生证看了一眼,又看向林夭然,眼睛动了下,笑着问:“林夭然?”

  他脸上的笑非常非常好看,如同冬雪初霁的暖阳,好看到让人心惊,好看到能让人放下所有防备,林夭然有些晃神,但是下一秒,脑袋里闪过文佳对她说过的话:宫朔这个人,毒蛇心性,笑的越好看,后果越严重,千万不能被他的笑容给迷惑了。

  林夭然战战兢兢的想,此时算不算笑的很好看?

  宫朔就看着她,眼睛里都带着暖意,林夭然怎么也无法相信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外界盛传的那样。

  “嗯?”

  没等到林夭然的回答,宫朔又追问了一声。

  “是……是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宫朔眼神太过温和的缘故,林夭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那么怕了。

  宫朔用手里的玉抵着下巴,微微仰头,似乎在思考,昏黄的灯光下,他的侧脸朦胧且梦幻,他说:“唔,名字不错。”

  林夭然不敢说话,她不知道宫朔到底想干什么。

  宫朔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淡淡的,又暖又帅,只不过他这个样子对于林夭然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她怕宫朔,打从骨子里的怕。

  宫朔又看了眼她的学生证,轻飘飘的说:“嗯,不错,挺嫩。”

  林夭然一怔,不明白宫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啪的一声,宫朔把学生证往桌子上一扔,林夭然吓的一抖,看着桌子上自己的书包和手机……

  林夭然心里哆哆嗦嗦的打鼓,壮着胆子,直视宫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宫朔看向林夭然的眼睛里多了几分玩味,他说:“不错,比你那废物老子有胆识,但是……”

  林夭然正诧异他为什么提到自己爸爸……

  宫朔突然敛了笑,那张脸一瞬间从暖阳化作寒冰:“林海成那个混账吞了我一批货,现在躲着不出来,我只好抓你来抵债了。”

  “什么货?”林夭然想都没想,几乎脱口而出:“不可能的,我爸爸不是那种人!”

  宫朔冷笑两声,唇角微扬:“这要问你爸了。”

  说着,宫朔把林夭然的手机扔给她,林夭然一时没反应过来,手机砸到她身上,又滚了两滚落到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林夭然怔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机,怎么也没有力气去捡。

  “打电话!”

  宫朔带着冷意的声音从头顶砸下来,森寒无比。

  林夭然深吸了口气,全身僵硬,但是怎么都不敢去拿手机,她怕……

  “在我面前说不,是要付出代价的,”宫朔漫不经心的说:“右手废了。”

  马上有两个人走上前来,按着她的右手,锥心的痛从指尖传遍四肢百骸……

  那一刻林夭然恐惧到了极致,她急促且大声的说:“我打!我马上打!”

  直到宫朔说了句放开她,那两个人才松手,林夭然整个手掌已经血肉模糊,疼的钻心,她强忍着泪,颤抖着去拨号,血迹把手机屏幕都摸花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她打了一遍又一遍,电话那边不断重复这句话,林夭然脑子里空白一片,这怎么可能,明明昨天她还和爸爸通了电话的,怎么今天就成空号了呢?

52书库推荐浏览:苏童| 顾西爵| 临渊鱼儿| 女王不在家| 高干文| 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