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力爆棚_相佯【完结+番外】

  书名:女友力爆棚

  作者:相佯

  文案

  苏尔晔在给主子扫墓,走着走着从雨里走到了雪中,来到了一处另类的“桃花源”,

  在这个名为现代的地方,她见到了活生生的主子,虽然没有了记忆,但名字样貌几无二致,

  她惊喜万分,却发现这个转世的主子身体康健却自我磋磨······

  1v1双洁,武功高强一心护主女主vs貌美如花心理脆弱男主

  内容标签: 娱乐圈 古穿今 女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尔晔,耿桦 ┃ 配角: ┃ 其它:女友力爆棚

  ==================

  ☆、女友力爆棚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女友力爆棚

  #秦江市大雪及膝,某男子摔晕被女友背一路#

  #女友力爆棚!背起晕倒男友轻松超过N人#

  #男生被大力女友公主抱又背起,路人惊呆了#

  ……

  打开渣博,不少人被这个热门刷屏,点了进去看,照片倒是都清楚得很,一个穿着有些古怪的黑衣女背着一个瘦削的男子,一张距离有点近,清晰地照出了男子苍白的面孔和过分精致的五官,也照出了女子紧抿的嘴唇和难以掩饰的焦灼。

  评论都在刷666和女帅男靓,直到一条评论惊奇回复:这男的不是耿桦吗?

  耿桦是谁?很快有好奇者扒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十八线小歌手,唱过几首□□,但红的都是翻唱者,实实在在的歌红人不红。就有人去关注了耿桦的渣博号,再回来痛心疾首地表示这个歌手他不红不科学,那张脸和百科里的身高足以秒杀许多当红小生,他创作的词曲质量极高,里面好几首都是出名的好歌,这么好的条件居然这么不温不火。

  网络热议的主人公正在打吊瓶,他斜在靠椅上,一双眼透过碎发打量救了他的黑衣女子,这女子穿着一身类似古装的短打衫,外面套了一件过膝的黑色羽绒服,她摘下了毛线帽,露出扎紧的书生头,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郎君,”见耿桦蹙眉,苏尔晔连忙改口,她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耿桦,是你,真的是你!”昨日是郎君的生辰,她提了一坛清酒、一提干果、一盒酥饼并一些纸钱去郎君墓前,午时飘起了细雨,她没理会,对郎君细细地讲起了如今武林的局势,雨越下越大,她不得已回去取伞,走在早已熟稔的小径上,雨夹杂了雪向人间倾倒下来,她抹了把眼睫上的雪花,再睁眼居然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冰雪世界。

  映县是典型的江南风貌,下雪就是飘雪,温柔绵密,而这里的雪,就像“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中一样,遮天蔽日,雪厚竟抵小~腿高度,她穿着单薄,虽有内力抵御,但刺骨的冰寒不断侵袭也甚是恼人,她随人流走进一处温暖的房屋,里面有许多款式怪异的服装,她注意到这里并不使用铜钱银子,犹疑了下还是缓缓退了出去,才走了几步,她被一位大娘喊住,那位大娘似乎是看她可怜,把手里的将丢的旧衣服送了给她。

  她感激道谢,但不愿白受恩惠,她掏出钱袋,拿出一吊钱想要大娘收下,大娘看她的眼神更加怜悯,坚辞后,把装着旧衣服的古怪袋子往她手里一塞就转身离开了。

  她不由猜测,此地铜钱是否极其常见或者非常无用?套上了那件衣服,再戴上帽子,就算不运内力也可以御寒了,她迷茫地原地站了会儿,她是不是误入了某个“桃花源”?此地风貌、建筑、人们的穿着服侍、语言等等,都和伒朝不同,人们的脸上虽神色各异,但却全然没有惶惑惊恐,道路虽然复杂,但可以看出井然有序,大雪的日子,街道上的人依旧如此之多,看来这是个相当繁华的地方。

  她漫无边际地走着,既来之则安之,她连耿郎君的死都挺过去了,自然不怕这古怪异事。突闻前方一阵喧哗,有人尖叫:“摔惨了!哎呀,摔晕过去了!”她望过去,一下怔住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长得和郎君一模一样!

  砰,砰,砰,砰——

  心跳声遮盖了天地间的一切,她难以抑制地舔~了舔牙齿,太紧张了,简直就像第一次见到郎君,就像第一次用剑,就像和绝顶高手的对决。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沉了沉心,几乎飞奔过去抱起了那个男子,凑近了看她更确定,他和郎君长得真的一模一样!围拢的人群静默了一瞬,一个身边放着大包小件的青年男子冒着虚汗,他方才一把丢下东西,蹲在“郎君”身边试图扶起他,这时看着苏尔晔如同看见救星:“这位小姐,你能和我一起扶他去最近的医院吗?这天气,救护车也太慢了!”

  好无礼的男子,居然称呼一个陌生女子“小姐”,苏尔晔横了他一眼,那男子浑身一抖,支吾起来,他期期艾艾开口:“那,那算了,我,我……”

  “你带路。”苏尔晔不耐地截断他的话,她方才运了些内力给“郎君”,也借机探查了下“郎君”的身体情况,一言以蔽之,真是相当不好,她实在不愿意在此时和人纠缠。

  “放下,放下我。”也许是那道内力起了左右作用,“郎君”挣扎着清醒过来,苏尔晔温声劝他:“我送你去医馆,你先不要动。”

  “小姑娘啊,你力气就算大,那也只能抱一会,抱不了太久,还是两个人扶着走吧。”看“郎君”清醒,就有人来劝。

  苏尔晔不以为然,她天生巨力,习武后更是屡有进益,“郎君”羸弱至此,她如何会抱不动,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改抱为背,郎君向来如此,哪怕吐了血,他也要擦干血迹,以腮红遮掩苍白面色,不肯叫外人发现他的脆弱。

  她背起“郎君”,一路到了这个世界的医馆,看那无礼男子办了一系列手续后,“郎君”被安排坐在此处接受古怪疗法,乘着无礼男子去取药以及买食物,苏尔晔忍不住直接询问“郎君”是不是她认识的郎君,“郎君”顿了顿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心头一重,不由大失所望,郎君绝不会不认得她的,先前这人醒来抗拒她时她就该明白了。

  “我是耿桦,非常感谢你能帮我送到医院,我想应该给你一些报酬。”他温和而有礼地开口。

  苏尔晔却惊喜了一下,她瞪大眼:“你叫耿桦?表字是以正吗?”

  耿桦心猜难道这是歌迷另类的接近方式吗?他无奈开口:“以正是我写歌谱曲的别号。”

  “郎君!”苏尔晔激动地低呼一声,长相、姓名、表字、性格、行~事作风,一切合在一起就绝对不是巧合了,她倏地站起,拉开羽绒服拉链,把手伸进了怀里,她掏出一个锦囊,将它递向耿桦,“我愿将此物终生赠予郎君!”郎君逝世时,将它还给自己以示给予自由,苏尔晔含泪收下,没想到居然还有重回郎君之手的一日。思及此,她不由鼻头一酸,泪眼朦胧看向耿桦。

52书库推荐浏览:八月薇妮| 九夜茴| 耽美网游文| 姬流觞| 东野圭吾| 南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