胞弟之争_江加一【完结】

  《胞弟之争》江加一

  文案:

  十年前,陈纹玉经历父亲抛妻弃子,与母亲二人独身隐于暗巷;

  十年后,母亲逝去,他再回顾家,面对着同父异母的一对双胞胎弟弟,想安稳却安稳不得,想报复又手段错误,最后终究把自己搭了进去……

  顾辕:大哥,我爱你,你也爱我吧好不好?

  顾辙:陈纹玉,你既然招了我,便不准逃!

  内容标签: 年下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纹玉顾辕顾辙 ┃ 配角:向阳 ┃ 其它:虐向HE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顾氏兄弟

  七八月份却不算炽热的午后,陈纹玉吃力地拎着箱子走到巷口的时候,顾明生的司机已侯在那里了,见着他,竟是恭谨地唤了声:“大少爷好。”说着从他手中接过箱子,放在了保时捷的后备箱里。

  司机放好行李,跑来为他拉开车门,顺势说道:“顾先生今日本想亲自来接的,但临时有一场剪彩需顾先生前去,所以吩咐我来接少爷回去。”

  “嗯。”陈纹玉接了话,又觉得缺了些礼数,便加上一句:“父亲公事要紧,无需过多顾我的。”

  司机点点头,驱车驶离这个偏僻的郊外。

  陈纹玉盯着四周逐渐后退的熟悉景物,说不上对这个地方有多么不舍,只是一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尴尬的处境,他无法轻松。

  别墅区里,司机在一栋三层复式别墅门前停下车,对后座的陈纹玉道:“大少爷,就是这里了,您先进去吧,我去车库停车,一会儿就给您把行李送进去。”

  陈纹玉点头,抿了抿唇,推开车门下去。

  他微眯着眼看了看这栋华贵气派的建筑,心里的退堂鼓敲击的更激烈了。

  这是他父亲顾明生的家,但却不是他的家——自打顾明生和陈莲春离婚,他跟随母亲,便十年都不曾见过父亲了。只偶尔听闻一些事件,知道他又结婚了,娶了那个早就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的女人。

  陈纹玉时隔十年还来找他,只是因为生母离世,他作为一个未成年,要投靠另一个法律上的监护人而已。

  离婚后的陈莲春带着他,日子过的并不好,甚至是相当拮据的,毕竟当年的她是凭着模特身份风光的,跟了顾明生后就退役当了全职太太,这么一耗,名气没了,青春没了,又凭着一股子恨,坚决不接受顾明生的救济,更是地指着来看望孩子的顾明生叫喊道:“除非我死,不然你别想再见到孩子!”

  时间一晃就这么过去了,待陈纹玉中考完,收到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时,母子两个喜不自胜,哪知老天竟这么残忍,陈莲春那日外出打杂工,却意外坠楼而死。

  想到母亲这短暂而苦难的一生,陈纹玉心口锥心般疼了一下。

  他在门前站了许久,久到司机都拎着他的箱子回来了,他还是没有上前敲门。

  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孩子也恰好陈纹玉这个年纪,半知半解的懂得他那矛盾而担忧的心理,于是他带着和蔼地笑走上前替陈纹玉敲了门。

  开门的大概是保姆,见着司机朝他笑:“回来了?接着大少爷没有?”

  “接着了。这不就是?”司机退开身子,示意他进去,陈纹玉迟疑了一步,迈开步子往里走去。

  保姆带着亲和的笑喊道:“大少爷好,我是家里的保姆李萍,如果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和二位小少爷一样叫我‘萍姨’吧。”

  “萍姨好。”他有些乖巧地喊。

  司机跟进来对着保姆笑道:“阿萍,你堵着大少爷在门口干嘛?快带大少爷去楼上房间看看先。”

  李萍连忙应是,领着陈纹玉就往楼上去。

  跟着李萍上了二楼,拐角靠里的房间便是他的了,里面收拾得干净整洁,物件也都齐全得很,他四下环顾了一下,才轻声细语对着保姆道:“萍姨,不要叫我大少爷了,叫我纹玉就好了。”

  “好的,纹玉少爷。”保姆笑着说完,不等他说什么,就自顾自要领着他在家里转悠,他只好一路跟着。

  这一走可就有好一会了,他这才惊觉这房子好大好大,只是这么大的房子,他也没见着其他什么人,貌似除了保姆和司机,只剩厨房里有两个打杂的女工了。

  他心里头有些忐忑,因为他还没见着顾家的那一家人。

  约摸看出他的顾虑,李萍同他解释道:“顾先生和顾太太一同剪彩去了,两位小少爷去了跆拳道训练班,晚饭时间才回。”

  陈纹玉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抱歉地说道:“萍姨,我脑袋有些晕乎,能先回房间去么?”

  李萍立马就担忧地问:“纹玉少爷不舒服,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

  “不用麻烦的,我休息一会就好了。”陈纹玉说完,向李萍笑了一笑,就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房间。

  行李已经被司机送来了,陈纹玉打开边角破掉的箱子,慢慢一一拿出其中物件,或放入柜子,或置于桌面。

  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动作很轻柔,连声响都几乎没有。

  一一放好后,他把箱子推到衣柜旁,自己却幽幽地侧身坐到窗台上去。

  透过透明的窗户看去,正是别墅的后花园,如今正盛开着一大片白色花朵。

  “似乎是茉莉。”他喃喃着,念起柳永书写茉莉的《满庭芳》来:

  环佩青衣,盈盈素靥,临风无限清幽。

  出尘标格,和月最温柔。

  堪爱芳怀淡雅,纵离别,未肯衔愁。

  浸沉水,多情化作,杯底暗香流。

  凝眸,犹记得,菱花镜里,绿鬓梢头。

  胜冰雪聪明,知己谁求?

  馥郁诗心长系,听古韵,一曲相酬。

  歌声远,余香绕枕,吹梦下扬州。

  念着念着,他像词人一样的愁丝上涌,不免抚着发酸的鼻头,抱着腿在窗台上倚靠着闭目,竟是这样睡去了。

  迷糊睡了几个小时,再一晃外面天空都昏暗了,陈纹玉揉了揉眼睛,扭了一下酸疼的脖子和腿,才从窗台上面下来。

  他看了眼手腕上虽然有些破旧但一向准时的手表,已经快七点了呢。

  他走出房间想到洗手间去洗脸清醒,但是打开门的时候,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孩子正从房门前经过,被忽然打开的门吸引,眼光都落在陈纹玉脸上。

  三个人都愣了一下,双胞胎其中一个率先大声质问:“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陈纹玉心里闪过一丝异样,他声音很低:“我叫陈纹玉。”

  问话的顾辙奇怪地问另一个:“陈纹玉?辕,你认识吗?”

  顾辕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正当陈纹玉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叫饭的李萍上来了,一看这情况,马上走到顾辕顾辙旁边道:“辕少爷,辙少爷,请快去换衣服准备吃饭吧!顾先生正侯着呢。”

52书库推荐浏览:耳东兔子| 沈沧眉| 十四郎| 困倚危楼| 一世风流| 烟波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