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儿子在我手里_月半丁【完结+番外】

  《你儿子在我手里》作者:月半丁

  蒋向仪×米南,传统ABO生子,1v1不换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米南生出来便被确诊了一种稀有的基因病。

  他会成为一个完美的Omega,美貌聪慧,怀上的后代将传承最好的基因。但他也会自小便小病大病不断,身体极弱,稍微有一点不慎便会殒命。

  当时的米家没有养活他的条件——没有这么多钱。

  在米家父母为难发愁之时,有权有势的蒋家对他们提出了条件,要求米南未来必须与蒋向仪结婚,蒋家可以为他们提供一切需要满足的东西。

  蒋向仪的体质特殊,只有和米南这样体质的人才能生出孩子。

  于是米南就在蒋家的资助下艰难地长大了。

  米南长得纤弱美丽,聪明灵动,他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上学很晚,但从上学开始永远都是名列前茅。因为蒋家的要求,他将自己装扮的相貌平平,他在学校交到了要好的朋友,也受到同学的欢迎。

  除了平时总要注意不能生病意外,他生活中唯一的不如意就是蒋向仪了。

  蒋向仪大他五岁,在他小的时候,他在蒋向仪眼中是个经常生病的、不能去上课的可怜邻家弟弟。蒋向仪会照顾发烧的他,在他的床边打盹,也会在他身体稍好一点的时候带他出去玩,回来再被自己的父亲责怪。

  蒋向仪会给他讲自己上学时遇到的各种趣事,给他展示自己拿到的新奇玩意。

  小时候的蒋向仪对他来说是一切美好的代名词。米南其实性格有点小恶劣,偶尔会装出可怜的样子捉弄他,蒋向仪也从来都不生气,发现自己上当了反而还乐的滚在他的床上大笑。

  所以哪怕后来蒋向仪去了其他地方上学,变得对他格外冷淡,甚至还有一次骂过他接近自己是别有居心——

  米南也仍然喜欢他。

  在十八岁生日那天,蒋向仪没有回来帮他庆祝。

  米南平时偷偷做别的工作,攒了一笔不小的钱,瞒着其他人过去看他。

  还是个高中生的米南毫不心虚,拿着找朋友帮自己做的假证件混进了蒋向仪的学校,又进了蒋向仪的单人宿舍。他躲在隐秘的地方,心想:看蒋向仪几眼就走,被发现的话就耍赖装可怜留下。

  他把自己平时的伪装全都除去了,露出本来那张秀丽的脸。

  他并不知道蒋向仪都在闹什么别扭,会突然对自己的态度发生180°大转变,但他知道蒋向仪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讨厌自己。他在自己的窗户外装过监控器,蒋家和他家住在隔壁,蒋向仪只要从房间的窗户看下来,就能够看到自己的房间。

  每次蒋向仪回家,他就会故意把窗帘拉上。对方时不时便会看着他的窗户许久,神情复杂,最后又露出扭过头去装作从没看过。

  米南面上淡定非常,心里其实有些小小的激动。

  他打好了算盘,被蒋向仪发现的话就留下来,然后装出伤心的样子把一切都问清楚。蒋向仪凶过他几次,然而每次一看到他面露悲伤,对方就会把所有的话吞回去嘴硬地离开。

  等了一个小时,房门终于被打开了。进门的人步伐有些凌乱,气息粗重,有些不对劲。

  米南握着手机躲在沙发后面,眨了眨眼睛,下一刻便被震慑得动弹不得,呼吸变得急促,腿也软下来。

  他没有想到他迎接的是一个被动发情了的Alpha。

  对方就像一只意志力濒临崩溃的野兽一样,粗暴地将他从躲藏的地方揪出来。米南已经被他的信息素影响的发起抖,眼中凝起水汽,看到蒋向仪的表情和他习惯的不一样,变得盲目而暴烈。

  米南喊了蒋向仪几声,蒋向仪也没有反应,把他扔到床上。

  屋内一片黑暗,米南没有想过自己和他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关系,瑟瑟发抖着,啜泣求饶也没有换来一丝怜悯。蒋向仪用力的让他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断了,会被人活活弄死在这里,蒋向仪的动作让他觉得疼,但身为Omega的本能又让他在痛苦与快感中挣扎沉沦。

  当他懂事之后,总是他在用各种恰到好处的小心机来摆布其他人,他顺风顺水,这是第一次有这样脱出他预期的事情。

  到了后来,身上的Alpha才稍微温柔了一点,倾身下来吻他被抓出紫色瘀痕的肩膀。米南留存着最后一丝神智,想将计就计,委委屈屈要去抱着蒋向仪控诉的时候,却听见他声音嘶哑地叫:“……袁辛?”

  袁辛是谁?

  米南的手仿佛一下子变得冰凉了,在空中悬停两秒,收了回来。他茫然地眨了两下眼睛,突然咬住下唇,捂住不听话的、有泪水溢出来的眼睛。

  第2章

  蒋向仪睡着的时候,米南偷偷从他身体下爬出来。

  他感觉自己快碎了,一直以来的经验告诉他自己会发烧大病个两三天。他把自己被撕碎的衣服扒出来,找出手机,给朋友发了个短信。

  然后他擦掉眼泪,软着腿到蒋向仪衣柜里拿了套衣服换上,回来把自己的衣服碎片、头发等等全部收起来,不留下一点痕迹。他恨恨地瞪了蒋向仪一会儿,找出油性笔,在蒋向仪的额头上写了三个大字。

  【王八蛋】

  米南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开始发冷,哼了一声裹紧外套,熟练地从包里拿出自动拐杖,吃力地离开了蒋向仪的宿舍。

  他来的时候用的是假脸和假证件,走的时候也把所有的痕迹都抹消了。蒋向仪这个家伙,别的不好就是责任感很强,就让他找人找到下半辈子去吧。

  米南的朋友是个脾气古怪的Beta,叫郎景,谜之神通广大,比他大了两岁,先前一直独来独往,唯独和米南看对了眼。米南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他公寓里了,虚弱地看他一眼,虚弱地问他有没有和自己父母通报一下,郎景说已经处理好了,才放心地再次晕过去。

  米南的身体经过十几年的调养,其实已经好了许多,父母也逐渐放宽了对他的紧张,才敢允许他在外面留宿。

  米南在郎景家里发烧养了三天才回去上课,中途清醒的时候,就开始跟他抱怨蒋向仪这个混蛋做的好事。

  郎景:“他射进去了没有?”

  米南像个小大人一样,但被问到这种事还是没忍住脸红:“……嗯。”

  “生殖腔?”

  “这倒没有……”

  郎景:“要不要给你买避孕药?”

  米南的身体不能乱吃药,他就摇了摇头,抱着枕头哼声打滚。郎景不管他了,他又说:“那家伙体质特殊,不小心就绝后了,哪有可能怀上啊。”

  米南到了十岁才开始上学,后来因为成绩太好连跳四级,勉强追平了同龄人的进度。他的生日正好在高考前一个月,偏偏碰上这糟心事——米南养好了身体痛定思痛,决定不再想它。

  至于原本定好的志愿,当然也改了。

  傻子才要再和蒋向仪上一个大学。

52书库推荐浏览:三千世| 薄暮冰轮| 随侯珠| 雷米| 沈醉天| 锦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