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史郎战地日记_东史郎【完结】

   [战争纪实] 《东史郎战地日记》作者:[日]东史郎【完结】

  1987年7月7曰,我和战友一起会见记者,为中曰战争作侵略加害的证言。由于媒体的报道,日本国民全都知道了,我身边亦一片哗然。由是,我被指责为”亵渎英灵”,不断受到右翼的攻击。但我的回答是,日本军队加害于中国人民的事实昭然若揭,理应反省。于是,我被军国主义者告上法庭,在诉讼抗争中度过7七年。

  ---------------

  序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我于1937年9月接到由日本国天皇签署的征召令,在京都十六师团二十联队第三中队入伍,参加了曰中战争。日本宣扬这是为“建设王道乐土”、“东洋和平”的战争。对此,我深信不疑,加入了这条战线。当时,我不认为是侵略战争。

  但是,我目睹中国农民的悲惨状况深感悲哀,并写了日记。倘若战死,我的日记当然会与我的肉体俱焚,但日记记录了我所见到的战场惨状。回国后,我誊写了部分战地笔记。之所以要誊写并不是为了公开发表,而是作为自己的人生记录留给子孙后代罢了。

  五十年后的1987年,京都的市民运动团体举办“为了和平反思战争展”。我应邀参加,出借了日记,是为首次公开。

  我的1937年8月至1938年9月的日记已经交由“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主持出版发行。那是我因病退伍回国后带回来的日记中于1940年至1941年期间誊写过的。

  本书收录的是1938年10月至1939年9月我在战地写下的原始记录。由于有的部分文字潦草,未及誊写,因此显得有些杂芜。

  1987年7月7曰,我和战友一起会见记者,为中曰战争作侵略加害的证言。由于媒体的报道,日本国民全都知道了,我身边亦一片哗然。由是,我被指责为”亵渎英灵”,不断受到右翼的攻击。但我的回答是,日本军队加害于中国人民的事实昭然若揭,理应反省。于是,我被军国主义者告上法庭,在诉讼抗争中度过7七年。

  反省过去的侵略加害行为并谢罪是中日友好的基础。本着这一信念,我决定将自己的加害日记在日本和中国都公开发表。

  德国人拉贝的日记是救济中国难民的爱的刚己;日本人东史郎的日记是制造难民的加害日记。

  东史郎或许永远都会被中国人所憎恨,但我相信澄清事实真相,并深刻反省,是曰中友好的基础,这就是我公开日记的原因。

  侵华战争参与者东史郎

  2002年2月29日

  ***************

  *第一部分

  ***************

  中途没有休息,一口气赶到宿营地——商城。商城的宿营地是个连睡觉的地方也没有的又脏又乱的破房子。抵达之后,竟有当官的来问:行军途中是否有偷乘卡车的。本来已疲惫不堪,又传令让我们把明天的饭也一并做好。当时,我真是连一个小时也熬不住了。

  ---------------

  第一卷乙第114号证(1)

  ---------------

  昭和十三年1938年十月(无具体日期)

  接到紧急命令,要我们中队与补充兵在开顺街与补充兵换防,然后向商城进发,去霍山一带进行讨伐。在叶家集时,已经将体弱者留在了留守部队,到达六安后又有二三个人因发烧不能随队。

  开封见面以来,终于又与弟弟重一重逢。遂将一路带着准备见面时送他的香烟和羊羹给了他。只要是好吃的和能带的东西,我都想留给弟弟。弟弟说他患上了疟疾。与他见面时,他正在做饭。

  晚上,佐佐木君来过。招待他吃蘸糖烧饼,他又送给我一点腌梅子和羊羹,我表示了感谢。腌梅干给重一送去了。

  到霍山那天,在河水里洗了个澡,然后一丝不挂地睡了个午觉。睡醒后,我突然感到浑身发冷,随后又发起了烧。

  我也患上了疟疾。连续发了三天烧,十分难受。

  结果不能随部队参加讨伐。

  好不容易到了霍山,却不能参战,实在令人懊丧。

  十月十九日晴

  昨天,饿着肚子强行军。行至霍山一带时,原已染上的疟疾进一步加重,高烧不退。我先是发冷,接着发烧,高达四十度,甚至超过体温计的上限,然后就是剧烈的头痛。因为战斗,发着高烧也必须继续行军,所以感到加倍的痛苦和疲劳。

  中途没有休息,一口气赶到宿营地——商城。商城的宿营地是个连睡觉的地方也没有的又脏又乱的破房子。抵达之后,竟有当官的来问:行军途中是否有偷乘卡车的。本来已疲惫不堪,又传令让我们把明天的饭也一并做好。当时,我真是连一个小时也熬不住了。

  今天领到内衣和内裤,冬装需等到十一月才能发下来。

  身体状况依然不好,心情烦闷。

  十月的一天,从霍山返回途中,经过六安时收到了佐佐木于八月寄出的信。信中说,吉三的姑姑托他转告我,即便三胜走了,也一定给她写信。看到这封信,我才知道静子已离开间人日本地名。位于京都府竹野郡,作者的原籍。她过去对我那么忠诚,现在却连招呼也没打就悄悄地走了,我不免感到愤怒。四月,我在彰德时,寄过两封信,但一直没有回音。当时以为是由于与吉崇的关系而不便写信,所以后来一直没有通信,没想到这期间她竟离我而去。一无所知的我并非因三胜在或不在而不给吉三写信。我不是那种男人。在不能给三胜写信的情况下,我曾想过是否写给吉三,可最终还是没写成。他们大概认为,我是因三胜不在才不给他们写信。但不管怎么说,一封信不回就一走了事,也太过分了。

  我的诚意,曾经使她走上正路的诚意,就这样毫不留情地被践踏了。

  尽管心中愤恨不已,但一想到这是个无聊女人的作为,怒火和怨气也就消了一大半。和这种薄情的女人交往,不过是年轻人的一时贪玩而已。

  从下午三点半左右开始发烧。而且出现了以往不曾有过的全身颤抖和高烧,难受得直呻吟。明天早晨部队要去讨伐刘汝明的部队,据说他们企图袭击军需物资运输线,可后来又改变行动计划。仗没有打起来。有消息说,第十九旅团长要将二十联队与六联队合并起来一同指挥。因患疟疾,我不能随部队作战,实在遗憾,让人懊悔不已。

  一生病,就心情沮丧,无精打采。

  今天,伍勤上等兵晋升为伍长。八月一日下达的任命,直到今天才宣布。一年之后才当上伍长,这就是野战部队的做法。而在国内的预备部队和后续部队却屡屡提拔,简直让人莫名其妙。

  我不过是个准上等兵,到该退伍时,最多也就晋升为上等兵。所以晋升与否,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十月二十日

  部队于早晨七点出发,留守人员集中到大队本部宿营。

  没有任何副食,只好用开水冲固体大酱下饭。

52书库推荐浏览:万灭之殇| 张鼎鼎| 晨雾的光| 不经语| 玖月晞| 综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