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81)

  了他的情报的可信度。

  许子风:对!我们得到了但戈然这条线索,我们当然需要他提供情报来挖出

  “专家事件”的根源,他的情报可不可信,成了我们突破的一个关键。如果他的情

  报可信,那么我们对马知远的怀疑就能顺利地得到了证实,甚至可以把马知远控制

  起来。但是,如果他的情报不可信……

  蓝美琴:那我们就会犹豫不决。

  许子风:所以,他为我们提供了关于周为民和郑克信的情报。他想要给我们传

  递的信息是什么?他想要让我们相信,他是可信的,他是一个真正的投诚者,他指

  控的马知远,就是我们要寻找的间谍!

  骆战惊讶了:就是说,这个但戈然,还有台湾,是在耍我们?但戈然的投诚是

  假的,说马知远是间谍是假的,这两个家伙爆炸行动也是假的?

  许子风:周为民他们的爆炸行动也许不是假的,只是台湾为了达到目的,采取

  了丢卒保车的策略,才把他们当做牺牲品抛了出来。更何况在这之前,铸件厂保卫

  科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异常,还找他们谈过话,台湾方面应该知道周为民他们已经成

  不了什么大事了。好吧,让我再进一步分析。为了“512 项目”,“四号专家”决

  定回国了。但是,精心策划的回国路线和时间表却出现了问题。取道香港的专家险

  些被暗杀。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故,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内部有人泄密了。接下

  来,我们就必然会采取行动寻找泄密的根源,台湾方面也会千方百计地保护这个提

  供了绝密情报的人,也就是我们要找的间谍。

  蓝美琴和骆战都专注地听着许子风的分析。

  许子风喝了一口水,继续道:我们需要有确切的情报和线索时,台湾就出现了

  投诚者但戈然,他的身份最适合于向我们提供确切的情报。但戈然告诉我们,马知

  远是隐藏在我们内部的间谍。我们很吃惊,于是我们就迫切需要证实但戈然的情报

  的可信度。但戈然紧接着就为我们提供了关于周为民和郑克信的情报。我们抓到了

  他们,他们也供认了自己的爆炸计划。照理,我们就应该相信,但戈然的投诚是真

  实的,他的情报是真实的,有关马知远是间谍的指控也是真实的!这逻辑不错吧?

  只是,这太正常了,太符合逻辑了,完美得让人不敢相信!

  骆战:把马知远指控为间谍,其实还是为了掩护真正的间谍,是这样吧?

  许子风:正是这样!

  骆战:那八月份从南斯拉夫发到台湾的情报怎么解释?用法语发送情报怎么解

  释?马知远又确实去过南斯拉夫怎么解释?

  许子风:我们谁也没有见到这份情报的原件,所有的说法都从但戈然一个人嘴

  里出来。如果在我们研究所内部真有特务,他也完全可能把马知远的行踪告诉台湾。

  骆战: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把马知远排除在外,不用再监视他了?

  蓝美琴:不行。

  许子风:为什么?

  蓝美琴:我认为你的推论很有道理,我基本上同意。但是,这个推论也只是推

  论,我们没有办法证实。除非我们有确切的证据,不然,我们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你刚才说了,所有的说法都是但戈然一个人的说法,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但戈然

  是假投诚还是真投诚。万一他是真投诚呢?你刚才得出的结论就会被推翻。

  许子风沉吟一会:你说得有道理,我们现在最大的障碍,是不知道但戈然的真

  正动机。我们必须设法证实他的投诚意图。

  蓝美琴:我们还是回到了原点上。必须尽快想办法了。

  骆战:那马知远怎么办?

  许子风似乎下定了决心:继续监视。

  7

  机场空旷的停机坪上,只停着一架印着中国民航字样的老式客机。银灰色的机

  身,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机翼在水泥地上投下巨大的阴影。

  许婉云走到飞机前,没有看到陆一夫。她绕过飞机的尾翼,转到飞机的另一边。

  陆一夫和郭林站在机翼下,躲着太阳。两人说着什么。

  郭林看见了许婉云,连忙招呼:小许!

  陆一夫回头:你来了?

  许婉云:老郭,你来这儿干什么?

  郭林:我来机场办点事儿,正好碰上陆一夫。你们谈吧。我走了。

  许婉云:别,我也没什么正事儿。

  郭林神秘地一笑:不是工作的事儿,我就更不应该在这里了。

  等郭林走后,陆一夫又是满面笑容地说:婉云,有什么事情找我?

  许婉云:没什么事情就不能来找你?

  陆一夫点点头:能,能。

  许婉云:今天晚上,你有没有空?

  陆一夫:有啊。

  许婉云: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怎么样?

  陆一夫:好,我请客。

  许婉云:谁要你请客?我爸爸,他同意了。

  陆一夫:同意了?同意什么了?

  许婉云:你自己要求的事情,怎么忘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