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61)

  这时候的北京已经大变样,没有了原来的丝毫痕迹。大概只有这个箭杆胡同保

  持了原来的模样,而且所有的墙壁。房屋还变得更新了。

  春节又临近了,胡同里的家家户户门口又挂出了一盏盏灯笼。红色的灯笼在深

  灰色的墙面、房屋的映衬下,变得更好看。

  夕阳在温暖地照耀着这个地方。

  那个曾经作为许子风他们临时办公地的院子,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满头

  银发的老头儿,虽然头发白得厉害,看上去还非常健康、硬朗。老头儿一手拿着一

  盏灯笼,一手提着一个板凳出来,然后站在凳子上,把灯笼悬挂在院子门口。

  一群快乐的孩子跑过去,几个孩子叫着他:骆爷爷好!

  老头儿一边乐呵呵地应着,一边继续认真地固定着灯笼。

  当然了,这个老头是很多年以后的骆战。

  迎着那群快乐奔跑的孩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朝这边走来。她的两只手里

  提的全是各种各样的蔬菜和食品。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她走得很吃力。

  她就那么费劲地朝这里走过来。她就是几十年前那个漂亮的许婉云。即使现在,

  她也该算得上是个风采依然的老妇人。

  她看见了正在院子门口挂灯笼的骆战,便像是突然没了力气似的,颓然地把手

  里的东西都放在了地上:老骆,还不快过来帮帮我!

  骆战回头一看,连忙下来,朝这边走,还不时回头看看那灯笼挂好没有。

  许婉云笑着说:别看了,挂得好着哪!这都是你承包了几十年的活儿了,还看

  什么看啊?

  骆战来到她跟前,提起地上的东西:你买这么多吃的干什么?不怕累着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院子里走着。

  许婉云:这不又是春节了,孩子们总该回来团圆吧?家里没点儿吃的能混得下

  去呀?

  骆战笑了:我可把话说头里,要做饭你做,我可不想到老了还伺候儿子孙子的。

  许婉云笑着骂他:你这老头子别不知道好歹,孩子们回来看看,那是心里还有

  你。我要是孩子们,才懒得回来看你这个倔老头子呢!

  他们就这么说着话回到了屋子里。

  还是过去那几间屋子,只是里面的陈设已经很现代了。

  在房间的墙上,挂着一个镜框,里面并不很规整地嵌着几张发黄的照片,那是

  几个很熟悉的面孔:许子风、李景和蓝美琴。另外,还有一张几十年前在十三陵水

  库边上照的全家福,嵌在另一个稍微大一些的镜框里。

  许婉云过来,打开书柜。书柜的上排,摆放着曾经属于许子风的许多勋章,许

  子风退休的时候所得到的那枚勋章也在其中。许婉云从书柜里面找出一本菜谱,边

  翻边唠叨着:好、好,你不做我做,离了你这个张屠夫,就吃带毛猪了?喂!老骆,

  我上次买那本川菜菜谱你放哪儿了?

  骆战在厨房里应声道:我又不做饭,我哪儿知道啊。

  这时,院子门口突然有一个声音问道:屋里有人吗?

  许婉云和骆战都从房间里出来,走到了院于中间。

  院门口,一个穿着相当讲究、风度翩翩的老年妇女站在院子里,金色的夕阳从

  她身后照射过来,把她的白发染上了一缕金黄。

  老妇人:你们好。

  许婉云和骆战努力地辨认着,他们的表情渐渐开始激动起来。

  许婉云:美琴!美琴……真的是你?

  骆战:美琴!

  在灿烂的夕阳光晕里,蓝美琴的笑容也是如此灿烂……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一日于成都

  后记

  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这部叫做《誓言无声》的小说总算完成了,我们也终

  于松了口气。回想起来,这大概是我们最吃力的一次写作了。不过在整个过程终结

  之后的今天,其中的曲折竟然已经变得十分模糊,而异常清晰起来的,是在那个曲

  折的过程中始终支持、帮助我们的朋友们以及国家安全战线的一些老同志。与我们

  有过多次合作的毛卫宁先生,在本书写作之初就不遗余力地介人其中,无私地贡献

  了他的智慧和才华。在此,我们一并表达真诚的谢意。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