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32)

  李景:我想说的是,我当初决定跟你离婚,也许,是自己的压力太大,是因为

  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适应这样的工作了。年轻的时候,再有什么压力和危险,我都能

  挺住的。上了年岁以后,就希望能平静一些,安稳一些,有一个和和睦睦的家庭环

  境。意志变得有些软弱了,对情感的依赖也就变得有些强烈。

  许子风:我理解你……

  这时,公共汽车突然停了,售票员大声报着一个站名。

  李景:我到了,该下车了。

  许子风:要不我陪你走回去?

  李景摇摇头:算了吧。我自己回去。

  公共汽车又启动了,许子风看着李景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2

  机场的民航机关食堂里,陆一夫和车间哩的几个工人正坐在桌子前聊着,吃着

  晚饭。

  眼镜儿:哎,今天晚上继续来“拱猪”,怎么样?

  年轻工人:你昨晚上可是一败涂地。

  眼镜儿:正因为我们昨晚输得太惨,今天晚上才要想捞回来,对不对,陆一夫?

  陆一夫:我的技术太差了,实在对不起。

  眼镜儿:怕什么?你刚刚学会嘛,这水平已经不错了。放心,今天晚上不打他

  们个落花流水,我们誓不罢休。

  陆一夫笑笑,但他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他看见余大姐从食堂的门外进来。

  年轻工人这时也看见了余大姐,惊奇地说道:咦,余大姐怎么回来了?不是说

  要走一个月吗?

  眼镜儿回头看了看余大姐,玩笑地说:奇怪!哎,你们说,是不是他们的夫妻

  生活过得不好,被她爱人赶回来了?

  几个工人一起乱笑。

  陆一夫这才缓过来,不知所云地说:不会吧?

  人们又是一阵哄笑。

  余大姐并没有在食堂吃晚饭,去车棚取了自己的自行车,来到维修车间。她在

  门口把自行车扶住,打开门后,推着车进去了。她打开车间里的电灯,然后放好自

  行车,走到那排金属柜子前面。

  空旷的车间里,只有她的脚步声。

  余大姐来到自己的柜子前,打开了门,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突然,她看见柜

  子里放着一个油纸包,便满脸疑惑地蹲下去,取出那个纸包。她打开了外面包裹着

  的油纸,露出了陆一夫藏在那里的炸弹。

  余大姐顿时一脸惊慌地站起身来,看着炸弹,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了。她想了

  想,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把炸弹放了回去,然后锁上了柜子门。

  当余大姐转过身的时候,被吓得惊叫了一声。

  陆一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余大姐:是小陆呀,你吓死我了!

  陆一夫满脸堆笑,但那笑容里有一丝阴险:余大姐,怎么突然回来了?

  陆一夫身后的大门没有关上,外面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余大姐一面走向放在那里的自行车,一面回答陆一夫的问话:我爱人他们部队

  突然接到命令,全部飞到福建那边去了。我只有提前回来了。

  陆一夫依然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站在门口没动:哦。

  余大姐边往门口走,边奇怪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加班?

  陆一夫:我哪儿有这么高的觉悟?余大姐,你刚才在柜子里看见什么了?

  余大姐一愣,眼睛里立即掠过一丝警惕,却装出满脸疑惑的样子:我柜子里?

  没什么呀!

  陆一夫已经明白了,脸上露出了肆无忌惮的冷笑。他“砰”的一声将车间的大

  门重重地关上了,开始一步步朝余大姐逼近。

  余大姐的脸上渐渐出现了恐惧。

  陆一夫:不,你看见了。

  余大姐极力否认着:没有,真的没有啊!

  陆一夫的笑容越发令人恐怖了:你在柜子里发现了一个不属于你的东西,对吧?

  那本来是我暂时存在里面的,可是很不巧,你突然回来了。也应该说,你很不走运。

  余大姐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你为什么把你的东西放在我的柜子里呢?

  陆一夫:因为你的柜子最安全,如果你不回来的话。还因为那不是我的东西。

  余大姐:谁的?

  陆一夫:郭林的。记得吧,那个已经死掉的广州办事处的人?

  余大姐:你认识他?

  陆一夫不说话,步步进逼,把余大姐已经退到了她的柜子跟前。

  余大姐: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一夫:你说呢?

  余大姐:特务?

  陆一夫笑了:你们这些大陆人,就是警惕性高。我这样子怎么就像特务了?

  余大姐:陆一夫,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一夫:余大姐,我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不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余大姐点着头。

  陆一夫:好吧。你把柜子打开,把东西拿出来还给我,忘掉这一切。

  余大姐疑虑重重,不敢动弹。陆一夫凶狠的眼神逼视着她,使她终于缓缓转过

  身去,战战兢兢地拿出钥匙,去打开柜子的锁。

  这时,陆一夫迅速顺手抄起了旁边工作台上的一把大扳手,朝她的后脑狠狠砸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