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29)

  蓝美琴半真半假地说:你老实说,这次隐没隐瞒什么?

  骆战笑了:怎么会呢?我这人知错就改。

  许子风也笑了,对蓝美琴说:算了,我可不赞成纠缠历史旧账。

  骆战也笑,然后突然关切地问:老许,那婉云怎么办?

  许子风看了看骆战和蓝美琴,不说话。

  蓝美琴:如果你说什么不合适,是不是由我和骆战去跟婉云谈谈?

  许子风:谈什么?

  蓝美琴:起码可以做点儿暗示呀。

  许子风长叹一声,坚决地摇摇头。

  8

  一个晚上,许子风来到了研究所机要档案室里。他和李景见面之后,就坐在李

  景办公用的那张大桌子两边谈话。

  李景:……婉云的事情,你能不能想想什么办法?

  许子风:我比你想得多呀!可我无计可施,婉云毕竟还是个很不成熟的孩子,

  如果真让她知道点儿什么,她肯定就沉不住气了。那后果更可怕,说不定还会有生

  命危险。

  李景以沉默和叹息对许子风的话表示了赞同。

  许子风的眼睛无意识地停在了那些成排的档案架上。

  李景问:你在看什么?

  许子风突然问:你在总部档案室呆了近十年,对你经手过的档案还有印象吗?

  李景: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许子风看着她:一个代号。

  李景:代号?

  许子风:对,“牧师”这个代号你有印象吗?档案里出现过这个代号吗?

  李景努力回忆着:好像没有……

  许子风似乎有些失望。

  李景:这很重要吗?

  许子风点点头:非常重要。

  李景问:要是找到了这个“牧师”,对婉云会有帮助吗?

  许子风看着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

  李景从笑容里得到了答案:我再帮你回忆一下吧。

  许子风便起身朝那个房间走去:能打开一下吗?

  李景打开了房间门,让许子风走进去。

  许子风溜达了一圈,在编号是AA19的档案架前面停下来,用手摸了摸,没有灰

  尘。

  李景看着他,不禁笑了:那上面有什么?你们好像都很注意这个AA19?

  许子风回头看着她:你说什么?“你们”?

  李景奇怪地说:这句话又让你疑神疑鬼了?

  许子风问:还有谁对他感兴趣?

  李景:还有范仕成。

  许子风指着面前的AA19:他动过这些档案?

  李景点点头。

  许子风责备地说:你怎么没告诉我?

  李景没好气地说:你又没问我!

  许子风又问:什么时候?

  李景:昨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

  许子风不说话了,不由自主地掏出烟来,正要点上,被李景制止了。

  许子风在桌子前坐了下来。李景把AA19上面的档案拿下来交给许子风,然后就

  出去了。许子风戴上老花眼镜,开始仔仔细细、一页一页地翻阅,包括那本标有

  “512 ——DJ18”的档案。

  李景远远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听着收音机,里面是一个革命歌曲节目。

  许子风来回翻看着其中几页,越看脸色越阴沉。他把其中几页纸拿起来看,然

  后终于站起了身。

  许子风:李景,你进来一下。有件事情,我感觉不好!

  李景连忙走进来:怎么了?

  许子风让李景坐下,把手里的几页纸放到了办公桌上:你看看这个。

  李景仔细地翻看着那几页纸,然后慢慢地把它们放下,她的脸色似乎比许子风

  还要沉重了。

  许子风:怎么样?

  李景:这不像是原来的内容。

  许子风:被人替换了?

  李景沉默地点点头。

  许子风: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

  李景试探地问:范仕成?

  许子风犹豫了一下,还是肯定地点点头。

  李景脸色很难看:完了。这是我的责任。他归还前我清点过的,抓不着他的把

  柄,倒霉的只能是我了。

  许子风叹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景冷静下来:没别的办法了。这事儿我只能立即向所长汇报。

  许子风:李景……

  李景苦涩地一笑:粘上你的事情,我就要倒霉的。

  9

  第二天上午,崔志国、秦全安、许子峰、蓝美琴和骆战在总部大楼内的会议室

  里一起开会。

  崔志国听完许子风对动力所档案室发生的情况的介绍,显得很高兴:很好很好,

  我们下的“诱饵”终于起作用了。

  秦全安和骆战也面露喜色。蓝美琴很在意地看着许子风,因为从许子风的脸上,

  显然没有什么太高兴的意思。

  许子风语气平淡:可惜的是让鱼把诱饵吞进了肚子里,线也咬断了。

  崔志国倒不太在意这一点:反正那是一堆假数据,没有关系。只要鱼还在四处

  觅食就好。

  秦全安说:不过,老许,从范仕成能够成功地把档案偷出来,而又不留下任何

  证据这一点看,这家伙的确不是个一般的对手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