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28)

  那儿有一个公共汽车站,他们站在等车的人群中。正是下班的时候,在这儿等

  车的人很多。他们关注着从宾馆进出的人。

  一辆公共汽车到站了,人们争先恐后地挤上了车。

  当车开走的时候,便只留下骆战和蓝美琴了。

  这时候,毛阳推着自行车从大门出来,四下看看。

  大概是一下子显得空空荡荡的车站上,骆战和蓝美琴过于显眼了,毛阳无意地

  看了看他们。

  骆战的目光和毛阳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蓝美琴很及时地把一块剥掉了包装纸的水果糖放进了骆战的嘴里。

  毛阳骑上车走了。

  骆战看着他的背影,担心地问:让他察觉了?

  蓝美琴:可能。

  骆战问:还跟上去吗?

  蓝美琴:今天算了吧。

  6

  总部档案室里的光线有些暗了。范让成面前的桌子上,摆了很多资料,他东翻

  西找,似乎没有什么很明确的目的。过了一会儿,他又把自己的手表取下来二看了

  看时间,放在了桌子上。

  突然,光线一下子明亮起来。

  范仕成一抬头,看见刚刚打开了所有电灯的李景正在桌前看着他,他便感谢地

  笑了笑。

  李景:一页一页地看?

  范仕成:我哪儿看得懂呢?我核对一下页码,真要缺个一两页的,那我们谁也

  说不清楚呀!

  听了这话,李景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太大的反应。

  范仕成:李主任,你能不能把前一个星期的借阅登记拿来我看看?

  李景出门把一个登记簿拿进来,放到桌上,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范仕成看准了这个时机,从“512 ——DJ18”档案夹里迅速抽出一沓纸,将它

  们夹在了登记簿里,然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李景:李主任,几点了?

  离他有一段距离的李景看看表:六点二十。

  范仕成自言自语地说:差点儿忘了打电话。

  说着,他急忙往门口的登记柜台走去,似乎是由于匆忙,他来不及放下手中的

  那份登记簿。

  登记柜台的斜对面,是那个封闭的电话间。

  登记台里的值班员正在看长篇小说《林海雪原》。范仕成过来:我得打个电话。

  这个先放你这儿?

  值班员看看他手里拿的是档案室的那份登记簿,便漫不经心地说:不用了。

  于是,范仕成便拿着它进了电话间。进去后,他并没有将门关死,故意留出了

  一个很大的缝隙。

  他拿起电话,拨完一组号码:喂,是我……对不起,晚了点儿,有事脱不开身

  ……当然了,这个事情所里领导是有明确指示的……不,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可以

  直接和他联系一次……电话号码?好吧,我给你,你等着……

  他把头从电话间里伸出来,对值班员说:对不起,你能帮我把包递过来吗?

  值班员点头说:钥匙。

  范仕成把钥匙扔了过去。

  值班员为他取出公文包,隔着登记柜台递给他。

  范仕成接过来:谢谢。

  然后他把电话间的门拉上了一些,虽然仍然没有关死,但却刚刚挡住了值班员

  的视线。他边把电话夹在脸和肩膀之间说着,一边打开了公文包,一只手取出一个

  小笔记本,举到眼前,另一只手却迅速把包里事先准备好的那一沓纸拿出来,和夹

  在登记簿里带过来的那一沓纸对换了。这个过程很短暂,而且并不妨碍他用电话同

  对方说话:……好了,你拿笔记下来吧,他的电话是25476 ……你重复一遍……没

  错儿。就这样吧。

  他放下电话出来,把公文包再次交给值班员锁起来,然后接过钥匙,拿着那份

  登记簿回到刚才的房间里。

  没有人能看见他,他便把用来替换的那些纸从登记簿里取出,放进了那个标有

  “512 ——DJ18”字样的档案夹里。

  一切都非常顺利,范仕成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随后他叫李景:李主任!

  李景过来问:什么事儿?

  范仕成装出很忙乱的样子,收拾着一桌子各类资料:有点儿紧急情况,我得马

  上出去。麻烦你帮我放回架子上去。

  李景:没问题。

  她说着拿起借阅登记本,很快核对了一遍面前的档案资料。

  范仕成等她核对完以后说:行了吗?

  李景:行了。

  范性成:那好,我先走了。

  李景收拾起那些资料,放回到AA19的架子上。

  7

  晚上,箭杆胡同的房间里溢满了暖融融的灯光。

  一张桌子上,摆满了骆战从陆一夫宿舍里拍回来的照片。许子风、蓝美琴和骆

  战围在一起,一张一张仔细看着。

  许子风看完了,取下老花眼镜,微微皱起了眉头:我说,还是没有什么有价值

  的东西啊!

  骆战说:我觉得也是。

  蓝美琴意味深长地看看骆战。

  骆战问: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