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01)

  套复述一遍,是因为你在这个圈套之中还加进去了一些新的东西。

  许子风笑了:领导定大方向,细节本来就是该我们做的啊!

  崔志国并没有笑地看着他。

  许子风:因为对马知远的监视和监听没有发现任何疑点,而且局里对他的调查

  也得出了基本否定的结论,这就让我们对范仕成越来越感兴趣。所以,为了提高这

  圈套的价值,我临时添加了一个内容,就是让骆战以一种不经意的方式,把和但戈

  然在香港的见面地点告诉了范仕成。

  崔志国立刻明白了:这么说范仕成是你和蓝美琴、但戈然之外,惟一知道具体

  见面地点的人了?

  许子风点点头:是这样。从但戈然的死,以及蓝美琴提供的关于枪击现场的情

  况看,范仕成应该是最大的嫌疑了。遗憾的是但戈然一死,我们无法得到证据没有

  证据,这一切也就依然只是建立在推理和判断的基础上。

  崔志国满意地说:虽然没有获得证据,这也是一个关键性的进展。

  蓝美琴:我觉得会不会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但戈然是个真投诚者,他的行

  动被台湾方面掌握了,因此下手干掉了他。

  崔志国问:在那边,你发没发现有针对你的异常情况?

  蓝美琴:没有。

  崔志国:那么你的这种猜测就不能成立。如果台湾方面非要在香港来杀他,那

  一定就会对和他接头的人有所企图,否则用不着舍近求远,他们在台湾下手肯定更

  方便。而你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并没有受到任何威胁。依我看,台湾方面是故意要

  在我们的面前让但戈然死掉,继续制造假象,让我们认为他是真的投诚者。

  许子风:我同意局长的观点。

  崔志国: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有了大的突破。我的意见,现在可以解除对马

  知远的监控了,把目标转到范仕成身上。我们不能让他轻易走出我们的视线,但决

  不能惊动他。我想,台湾方面这么精心地跟我们玩游戏,是因为“512 项目”对他

  们的吸引力太大,既然如此,那么肯定还会有针对这个项目的进一步计划。我们必

  须从根本上解决这种威胁,才能确保项目和“四号专家”本人的安全。

  许子风:我也是这样判断的。局长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崔志国又问蓝美琴: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

  蓝美琴:但戈然临死前说了两个字。

  崔志国:什么?

  蓝美琴:“牧师”。

  崔志国显然心情轻松了许多,已经有些幽默感了:“牧师”?但戈然是个某督

  徒,临死之前要找个牧师忏悔吗?

  许子风和蓝美琴都笑了。

  崔志国这才说:这该是个人的代号之类的。老许,你让骆战查查看。

  许子风:他已经在楼下的档案室里了。

  崔志国并不意外地一笑。

  4

  范仕成的家里,已经亮起了灯。范仕成的儿子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从打开的

  门,可以看见儿子埋头读书的背影。范仕成和妻子在寝室里。

  这会儿范仕成脸色很难看,因为妻子手里正拿着一本存折,压低声音地质问他

  ;这是什么?

  范仕成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什么?

  妻子的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前几天我在收拾那个老衣柜的时候,从一个很隐

  蔽的地方找到的。要不是这次买了新衣柜,我还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范仕成:那是……

  妻子:是什么?你什么时候攒下的?

  范仕成没有说话,而是警觉地走过去把寝室门关上:这,你听我解释……

  妻子吼道:好你个范什成啊!我和你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个二心,可你,你

  却瞒着我攒私房钱!你说,这钱是怎么回事儿?!你还在其他地方攒了多少?你说

  话呀!你这没良心的东西!

  范仕成:那不就是单位里发的保密费什么的,我存起来了。

  妻子叫嚷起来:保密费?保密费就是让你跟我保密?一万多块呀,这么大笔钱,

  你要攒多久?

  的确,在那个时候,一万块钱是一个惊人的大数目。对于一般家庭而言,银行

  里有两三千元存款,就已经非常了不起。

  范仕成:你小点儿声!

  妻子:我就要大声,你怎么着吧?

  范仕成终于有点气急败坏了:我说让你小声点儿!我老实告诉你,我没在其他

  地方攒钱,这也不是什么私房钱,我是怕你见了这么多钱,又要买这买那的,才不

  告诉你的。

  没想到妻子居然又哭了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你

  说,你是不是在外面还有女人?

  听见这话,范仕成真是哭笑不得:胡说八道!

  妻子:范仕成,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我就跟你没完!

  范仕成这时压低了声音,威胁地说:你真要我说清楚?

  妻子被吓住了,哭声也停止了:老范,这是不是你贪污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