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_乐华【完结】

 

  书名:权宠

  作者:乐华

  文案:

  男宠本是无尊严的生活,而宁王府中的男宠又会在企羡的引领下在朝堂上掀起一股怎样的腥风血雨。

  一场夺嫡,一场爱情,赢了全世界,便也是输了全世界。

  唐梓尧(王爷)*企羡(伪宠)

  闷骚贱攻*腹黑渣受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职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企羡唐梓尧 ┃ 配角:游历 ┃ 其它:一大群(伪)男宠后面排队

  ☆、一场黄粱梦

  细腻温软如暖玉般的身体,骨节分明手指轻轻滑过欺霜盖雪般平坦的胸膛,靡靡之音绕耳不觉,丝竹之声环梁三日,颔首一瞬,只见眸若寒潭,发如瀑流,唇若劫火,痴痴一看便是红被浪翻的翻云覆雨,响彻满堂的低吟绵绵,顷刻不见便已是巫山绵雨纷纷。

  宁王还停留在靡乱的黄粱梦的遗势中,许久才猛然想到自己竟然做了回春梦,闭着眼眸正在为自己的靡乱行为暗暗自省,欲揉揉自己的脑袋,才发现胸腹似乎被某个东西压着了,低头一看,罗衫半开,上面趴着一个人,待看清那人之后,猛然醒觉是个男人,十五六岁的模样,乌如黑木般的头发,圆润细滑的肩膀。

  又朝周围看了看,竟有四五个男人,震惊之余,为什么会有男人躺在自己的床上,推了推旁边的人,只见那人软软地动了动又靠近了些,还发出一声绵软的□□。宁王大叫了一声,“你们是谁?”

  床上的的几人听到声音,从床上爬起来,脸上□□已退带着些慵懒,趴在身上的少年微微一笑,勾着嘴角伸手去拉宁王的衣衫,满面娇羞,喃喃道,“王爷昨夜甚是孟浪,今日就忘了。”语气中带着撒娇般的抱怨。

  宁王皱着眉头,丝毫不懂面前的少年在说什么,自己只是做了场春梦,就成真了?还是说自己春梦未醒,试着使劲捏了捏眼前少年的脸,疼的少年吸了口气,说话漏着风,“王爷是怎么了。”

  宁王倒指着自己,满脸的不解“我,王爷?”

  “是啊。宁王。”少年说着又从宁王的胸膛上抹了一把,“王爷。”叫得宁王一阵心颤。

  宁王推开少年,自己不但是个王爷,还是个孟浪的王爷,那自己可是要有王爷的风度,笑得心虚,安慰般的碰了碰少年的胳膊,“先都穿衣吧。”

  少年听着王爷温柔的声音喜乐之色难掩,几个人下床穿衣,宁王看着面前跪着的这几位,还真不要说,这衣服一穿还真是,各具特色,除了少了几分阳刚之气,也算得上是俊雅。

  “起了吧。”倚靠在床头上,宁王吩咐道,看着面前的几位没有要走的意思,沉了沉声音,“都先下去吧,我……本王身体乏累。”

  看着少年满目含情,恋恋不舍的离开,心中顿时一阵惊愕,更多的许是不解。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自己是宁王自己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个宁王喜欢男人?想的头疼,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门深吸一口凉气,看着上面还流得血迹,暗中叹息这宁王果真是禽兽,受伤还如此……等等自己好像就是宁王。

  门外一阵阵声响,屏风后传来一少年的声音,“王爷,企公子来了。”

  宁王看着自己这衣不蔽体,身上点点红斑的样子,哪敢让人进来,只是自己现下还不了解自己的身份,许是找个问问是好的。

  “你先进来。”随着宁王一身令下,屏风后的少年走出来,自己也是十五六的年纪,一身水蓝衣衫,看着自家王爷这样子,刚懂□□的少年不由的红了脸,不仅是少年,宁王也有些羞愧。

  只是少年下一刻的反应自己有些招架不住,双眸含泪,哭着跑过来差一点铺在了自己的身上,激动的抖着手,“王爷您可算醒了,要是醒不过来,我可怎么活啊。”激动了半天看着王爷毫无反应,擦干了泪,傻笑着,王爷果真是高手,在房事上才能醒过来。

  收起了自己的那一点儿羞愧心,宁王唤着,“过来,帮我更衣。”

  “我吗?”少年不确定的说着。

  宁王满脸黑线,难道自己说错了吗?“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少年走过去服侍宁王更衣低着头宁王本就身材修长,少年也就到自己的肩头,宁王突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少年不解但更多的是讶异,抬着头看着“小的是古岸风啊,看来王爷是真的不记事了,企公子果然说的对。”

  “企公子是谁?他说了什么?”宁王皱着眉头,今儿一大早就听到这个人,还在门外面站着。

  “企公子是王爷的门客,公子说王爷可能记不得什么事,还真是。”古岸风给宁王穿好衣服后,说着对企公子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小风子,你说嗯本王果真忘了些事,那你给我说说关于本王的事吧?”宁王看着古岸风笑着,走到后面的檀木椅上坐下。

  “这个,王爷是我们大齐的三皇子,去年加封宁王封号。”

  宁王摆了摆手,“就这样吧。”

  看着小风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有什么。”

  小风子捏着手指,向前走了几步,眼睛还是红红的,瘪着嘴,“王爷,奴才不叫小风子,叫小古,还有小风子好像是个太监的名字,奴才是您的侍卫。”磕磕巴巴的说完了。

  “好了,记住了,奥对了小风子,你去吧那个企公子叫进来吧。”

  小风子快哭了,自己不叫小风子,以后自己还要娶媳妇呢。

  约莫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袭月牙白长衫,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冷香,随着来者的劲步慢慢飘向宁王,长发半系,远山的黛眉,寒水之明眸,桃花之劫唇,手中似是有些费力的拿着一个木盒,缓步走至宁王一步之处,平视宁王,竟然没有一丝臣服之意,只是恭敬地向宁王行了个礼,醇厚却有些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入耳朵,“王爷。”

  而宁王王爷只能呆坐着,自己现在可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想说什么也说不了,正苦于自己什么也说不了,看着企公子平步到与自己个一案的椅子上,“企羡现在为王爷把脉。”

  原来叫企羡啊。

  企羡本是常年不怎么出门,少见阳光,此时又坐在了向光的地方,看着宁王一阵心悸,侧脸如上好的脂玉般细滑,肌肤如雪如盖□□,睫毛也在微微颤动,企羡似是感觉到宁王的打量一般,“王爷,手。”

  宁王这才反应过来,将手伸了过去,只觉得企羡指尖微凉放在自己这块火炭上,自己倒是有种舒爽。

  “另一只。”企羡开口。

  宁王又将另一只手伸了过去,诊脉之后,企羡收了木箱,将其置于地上,“王爷,现下无事,至于王爷暂时失忆一事,不久应该可以恢复,头上的伤,我再给王爷开几副,半月之后,便无大碍。”

  “我失忆,难道不是头上的伤造成的吗?”宁王指了指自己的头,看着头上的伤造成失忆什么的应该不难吧。

  企羡微微摇头,“王爷头上的伤,是王爷非要抓鱼,掉到鱼塘碰的,而王爷失忆是中了毒。”

  宁王汗颜,自己都多大了还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对了好像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多大了,企羡看着宁王,一双眼睛,能见此时简单的宁王看个透,“王爷今年二十有四。”

  二十四,那也不小了,刚才小风子没有告诉自己叫什么,自己怎么把这事忘了,“我叫什么?”眼睛巴巴的看着企羡。

  企羡笑道,“唐梓尧,这些王爷不必忧虑,不久之后,王爷便能想起来了。”

  “是谁给我下的毒,你知道吗?”唐梓尧觉得企羡是个聪明的人,没什么依据,就是感觉。

  “不知道。”

  唐梓尧有些失望,既然企羡都不知道,其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不过现下他有更想知道的,“企羡,我们是不是很熟络?我总感觉我一定和你和熟,我看着别人都没什么感觉,看着你我就觉得我们一定认识。”

  企羡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说话,唐梓尧刚开始以为自己是说错了什么话,惹了企羡不高兴,再细细思索这话没什么问题啊,心想这熟不熟络有什么不好回答的。

  企羡没有说到底熟不熟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十六岁到府上,现已六年。”

  那就是熟络了,哪有人认识六年还不熟络的,唐梓尧自顾自的想着,只是看着企羡这清冷的性子,好像不是很喜欢自己,这么一想倒是有些委屈了,迟疑了一下,“企羡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看了唐梓尧一眼,又转了头,浅笑着不说话。

  唐梓尧这一看,不回答就一定是不喜欢了,自己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是看早上的情况,好像只有风流,除了这些,本王还有很多优点呢,委屈地说道,“你果真不喜欢我。”

  企羡哑然,现在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看着企羡这幅表情,唐梓尧有些尴尬,“企羡啊,我头疼,你帮我看看。”说着拉着企羡的胳膊,好像怕那人就这么跑了。

  企羡无奈,从座椅上站起来,看着唐梓尧脑袋后面的上,“换一下药就好。”

  虽然刚才企羡没有回答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不过这让企羡换药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竟然有种抱着企羡的感觉,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唐梓尧一阵尴尬,只是这唐梓尧尴尬来的快,去的也快,享受着企羡舒服的包扎。

  待包扎完之后,唐梓尧看着企羡衣服要走的姿势,“我头还是疼的厉害,企羡你能帮我揉揉吗?”

  唐梓尧愕然,确实笑得安然,“好。”

  唐梓尧一听,立马躺在了榻上,唐梓尧走过来,侧坐在榻上给唐梓尧按着,闻到企羡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向着唐梓尧靠了靠,拉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企羡,心中暗道,别说这个企羡还真是个美人啊,又将视线移到企羡的胸上,不由的撇了撇嘴,可惜是个男的还是平胸。

  又将视线回到企羡的脸上,“企羡啊,你可不能随便走啊。”

  看到企羡脸上的错愕,拉着企羡放在头上的手,“如果我睡着了,你不许偷偷走。”只是还没等企羡答应,这小王爷就这么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不知自己怎么躺在了床上,将盖在自己身上的长毯拿去,唤了一声,“小风子。”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