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表里_priest【完结+番外】(8)

  老王:“等……”

  褚桓已经不由分说地切断了通讯。

  两分钟后,越野车驶入一片山林地带,骤然失控,从盘山道上整个侧翻了下去,在半空中就爆炸了,惊天动地的巨响炸起了整个山林中的鸟,翻下山崖的车燃起滚滚浓烟。

  这车刚一翻下去,一声悠长的呼哨声就蓦地响起,山上林子山下巨石掩映中,突然窸窸窣窣地冒出很多人,显然是埋伏在这里很久了。

  林子里有八个人,下面石头坡上有七个,手里都拎着灭火工具。

  而车的第二次爆炸会发生在五分钟之内,五分钟刚好够他们快速靠近,一旦爆炸结束,对方立刻就能判断出车里根本就没有人。

  楮桓坐在一块山崖边上的大石头后面,从怀里摸出一块怀表。

  眼镜上的红点提示着他敌人的大致方向,但他知道这不全部——大鬼绝不在眼镜的视野里,但以他对大鬼的了解,对方眼下一定在现场。

  褚桓端着他的军刺,尖端就卡在那被五花大绑的叛徒咽喉处,那人的嘴被严严实实地堵着,此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褚桓的手很有艺术感,手掌有一点薄,手指修长,指甲修的干净整齐,霍辉知道他的手极稳,只要心里稍稍动一个念头,那把貌不惊人的三棱军刺立刻就会在自己的喉咙上捅出一个血窟窿。

  他不知道褚桓为什么不把他留在爆炸的车上。

  褚桓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怕暴露位置,没有点着,只是闻一闻尝尝味道。

  “你知道王哥有个女儿吗?”他似乎随口提起,语气不咸不淡,好像同事间的闲聊,“特别招人喜欢,小时候玩过家家,别的傻丫头都拿石头切草叶子,要么就是扔两条虫子到碗里假装是炸带鱼,我们这些被临时抓来陪小丫头玩的配角还得假装好吃,二透了——就她不一样,就她玩得又入戏又认真,给我们吃的东西都放在洗干净的小碗里,兑上牛奶,有时候还会再倒一勺冰激凌。”

  褚桓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带了一点笑意,可眼神却又是清明而冷漠的。

  “太招人喜欢的姑娘都是祸水,就为了她,我和一个傻逼从小打到了大,单挑群架都干过,他带着一帮小流氓把我堵在胡同里,拿钢管打断过我一条腿,骨折,住了一个暑假的医院,险些瘸了,出院以后,我又单枪匹马地一板砖把他拍成了脑震荡,他脑门上缝了六针,终身破相,从那以后,那傻逼就变本加厉地嫉妒我长得比他帅,我干什么他就要干什么,哪都有他,好像不压我一头他就睡不着觉。”

  褚桓微微抬了抬手里的军刺,冰冷的刀刃轻轻地触碰霍辉的下巴,他仿佛能嗅到那槽里逼人的血腥味。

  褚桓:“后来你猜怎么了?”

  叛徒嘴里还塞着抹布,就算猜出来了也说不来。

  褚桓轻描淡写地说:“后来打鬼的时候,我有一次险些暴露,他和几个兄弟为了掩护我……”

  他话音陡然止住,微微垂下眼睛,嘴角一瞬间绷紧成了一条拉直的线。

  “我最后终于被那傻逼压了一头,还得把他的猫祖宗养老送终。”褚桓在霍辉的满头冷汗下,淡淡地移开了视线,透过衣冠禽兽标配的眼镜片盯着自己的怀表,好像是有一点漠然,又有一点心不在焉,“哎,我就想不通,你为什么会给大鬼卖命呢?你比傻逼还傻逼吗?”

  霍辉当然没有办法回答,他惊惧地盯着褚桓清俊的侧脸,以为他打算在这个地方把自己千刀万剐——褚桓自从退了后,就不怎么出现在他们视线里,霍辉对他并不熟悉,然而这不妨碍他听过这个人的传说……可怕的传说。

  “小鬼曾经得意洋洋地跟我说过,他说他们这些人之所以无法被战胜,就是因为他们坏得无所顾忌,能无不用其极——”褚桓微微点了点手指,军刺在叛徒的脖子上发出凛然的光,“不过后来小鬼被我废了一条胳膊两条腿,你呢,又被我五花大绑到这,我有点不知道他说的是对还是不对。”

  他说到这里,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霍辉森然一笑,连眼镜片也抵挡不住他犹如化为实质的杀意。

  这山有多高,他的杀意就有多浓重,被五花大绑的叛徒一瞬间脑子一空,他被笼罩在那股杀意里,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第5章 序章 褚桓

  但是褚桓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意味不明地盯着霍辉看了一会,低声说:“怕什么?我又不动你,动了你就成违法乱纪了,我这个人一向很老实,什么时候违过纪?”

52书库推荐浏览: priest小说作品| 异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