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传说_一度君华【完结】

 [古代架空] 《花痴传说》作者:一度君华【完结】

文案:
天空一声巨响,风雪呼啸,寒流肆虐。
我浑身是血地躺在冰冷的雪原绝域,转瞬被雪埋了大半截身子,露了个银色的脑袋在外面,我微闭着眼睛,与秋无痕一场火拼,劳资落得一个雪地埋骨的下场。那个秋无痕,当真是冷面冷血冷心,TMD对着狐族第一美人尚下如此毒手……(一度君华:哎,哎哎哎,第一美人?你自己封的?)
“少主,这一次收获颇丰啊。”一群人缓缓走近,我心中暗骂,MMD不会最后还被剥皮抽筋,熬成一锅千年狐狸汤吧?
呃,是不是大补我是不大清楚啦,不过老天爷……这未免太浪费了吧啊啊啊啊啊!!
伤口的巨痛在雪里麻木,血也被冻得凝住了,我一边坐以待毙,一边暗暗咒骂,该死的道士,该死的秋无痕,该死的一度君华……(一度君华:呃?)
“啊!!!”拼了全力发出一声惨叫,我靠!谁踩我??看着人家都要死了,还来一脚,天哪,还有没有天理啊啊啊啊啊啊……(自制回音)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 天空一声巨响,

  风雪呼啸,寒流肆虐。
我浑身是血地躺在冰冷的雪原绝域,转瞬被雪埋了大半截身子,露了个银色的脑袋在外面,我微闭着眼睛,与秋无痕一场火拼,劳资落得一个雪地埋骨的下场。那个秋无痕,当真是冷面冷血冷心,TMD对着狐族第一美人尚下如此毒手……(一度君华:哎,哎哎哎,第一美人?你自己封的?)
“少主,这一次收获颇丰啊。”一群人缓缓走近,我心中暗骂,MMD不会最后还被剥皮抽筋,熬成一锅千年狐狸汤吧?
呃,是不是大补我是不大清楚啦,不过老天爷……这未免太浪费了吧啊啊啊啊啊!!!!
伤口的巨痛在雪里麻木,血也被冻得凝住了,我一边坐以待毙,一边暗暗咒骂,该死的道士,该死的秋无痕,该死的一度君华……(一度君华:呃?)
“啊!!!!!!!!”拼了全力发出一声惨叫,我靠!谁踩我?????看着人家都要死了,还来一脚,天哪,还有没有天理啊啊啊啊啊啊……(自制回音)
“哇!这是什么东西?”那一脚将我踩进雪里的家伙一蹦三丈,嘴里还哇哇乱叫。我勉强睁开眼睛,将他从上到下由里到外狠狠鄙视了一番。
“少主……好像是一只狼头?”我闭上眼睛,一看就是个没文化、没素质、没见识的家伙。
“你TM不知道就别乱说,”踩我一脚那哥们大声道,我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连踩我那只脚都好看了很多。“这TM明明是一只狗头嘛。”
“……”我再次闭上被雪糊了大半的眼睛,……你还是一脚踩死我吧……
一个人在我旁边蹲了下来,然后埋住我的雪被缓缓刨开。(君华擦汗:那个颜颜啊……请把刨字换掉好吧?)两只手,虎口撑着我的两条前腿,把我从雪里抱出来。我睁开眼睛,已经在一个温暖的怀里。
抬起头,口水泛滥。此处省略男主外貌描写一段。
此处省略银狐舒颜犯花痴等极度不雅的一段。(神经:喂!见过懒的,不带这么懒的!!!!!!)
弟兄们完全可以想象,当我含羞低头,姿势非常、极度优美地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时,周围是纷飞的大风,漫天的风声,和一望无际的银白,一个多么浪漫、多么经典、多么唯美的场景啊。
当然,请直接无视他身边的一群大煞风景的鸟人吧……阿门。
我用爪子刨开他厚厚的外披,使劲钻到衣服里面去,嗯,好熟悉好温暖的气息。呃,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拜托,我冷,我冷好不好?唉哎,受了重伤,失血过多,我晕倒了……
一路颠簸,晚上的时候终于到家了。那家伙抱着我一路前行,我从锦裘里伸出半个头,正好看见头上那块大匾,“夜未央”三个字写得贼大,生怕别人不认识它似的。旁边众人低着头,却一脸好奇地偷偷打量着我。
天地夜未央,人间不夜天。
人间江湖两大中流砥柱。我还真的是荣幸。
一路假山流水……好吧,我知道我再说省略XX一段的话,你们会冲上来海扁我一顿了。亭台楼阁,花木扶疏,青石大道上,我的金主儿大步流星,腰挺得那叫一个笔直,气势那叫一个磅礴,帅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众:求求你用词正常一点好吗?!!!)

第二章 金主儿
修长的手把我从衣袍里攥出来,不管我怎么挣扎耍赖,仍旧把我拎了出来,然后一下放在一张床上,好气好笑地道:“好了好了,知道你冷,这里乖乖躺着,让人给你上药。”
我用爪子勾住他的衣袖,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他抚抚我的头:“红伶,拿瑞雪膏,帮它清理伤口。”
一个红衣小丫头应声,待会便掀帘进来,金主儿抱起我,往她怀里一放,就欲出去,我叫了一声,他摸摸我的头,俯身在我眉心一吻:“乖,一会就回来看你。听话啊。”
我低低地咕噜了一声,小样,竟然用美男计……
我承认我已经很听话了好吧,但是红伶你这个恰查某!你不要趁机吃我豆腐好吗吗吗吗吗吗?!!!!!(自制回音。)
她躲在角落里哭,我也是累得气喘吁吁。靠,想我虽然一时失手,败给了那个阴险狠毒,罪该万死,五马分尸,大卸八块(众:颜颜,不气,不气……)的秋无痕,但好歹也是狐族第一美人妖界第二高手天下无双地下仅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昭君见了跳涯西施见了自裁尼姑见了顿足和尚见了还俗西门吹雪见了都得弃剑学跳舞的一代倾城绝色(请一口气念完,谢谢。)吧?
被你一个恰查某这样摸来摸去,以后还怎么混啊……
她的哭声越来越凄惨,我终究还是太善良了,居然产生了一点罪恶感。
用一个爪子拉拉她的衣角,喂,别哭了,还不是你自己不好,做错了事还好意思坐在这里哭。
一刻钟以后。我再一次拉拉她的衣袖,拜托真的别哭了,就算我错了还不行么?
再一刻钟,我用爪子顶顶她的额头,喂,我错了,我阴险狠毒,罪该万死,五马分尸,大卸八块,你丫倒是别哭了行不???????
我那金主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一个澡盆,上等的梨花木,上面绣着精致的牡丹,不过遗憾地是被打翻了,水流了一地。
靠窗的桌子还在原处,只是上面的东西被挪到了地上,又非常巧合地那儿正好到处是水。
那个红衣丫头坐在墙角,从头发到布鞋,全部湿嗒嗒,眼睛哭成了桃子,而且是六月的水蜜桃,擦泪的手上隐约可见几条血痕。
而我正好心地站在那个红伶面前,用爪子顶着她的额头安慰她。他慢慢走过来,我往后缩了缩,尽量以非常纯洁,天真幼稚的眼神向他解释,老天作证,我真的是无辜的……
“少主,奴婢该死!”
“把这里弄干净。”
他拎着我的脖子出去,我四爪乱蹭,喂喂喂,你这是非常损害我形象的知不知道道道道道!!!!!!
往前走,在一片湖边,一块大青石上把我放了下来。金主儿不说话,于是我和他大眼瞪小眼。
“你、要听话。”他用一个指头戳戳我的额头,我往后退了一步,又回头看看身后,那片湖碧波粼粼,像极了捕兽夹张着大嘴,等我掉下去。
他却整好以暇,负手而观,戏谑地道:“原来你怕水!”
我缩了缩脖子,他便笑得一脸欠揍的样子,凑到我面前:“下次再调皮,我教你游泳。”我啪地用耳朵打了他的脸一下,卑鄙的家伙!
他却不管这些,自顾自拿了那雪白的药膏,开始涂抹我的伤口,抹到脖子上时,他眼神凌厉:“这伤再深一分,你就永垂不朽了。”
看在他的动作比那恰查某温柔了几百倍,优美了几百倍,人也长得帅了几千倍的份上,我只小小的鄙视了他一下,靠,那厮本身就是想挂掉我好不好???
抹完药,他摸摸我的头,把我抱进怀里,我极力拱进毛皮大裘里面去,然后又猛地拱出来,极力怒瞪他。
于是就有这一幕。
“喂!你搔我干什么?”
“再搔我生气了啊!!!!”
“我打你哦!”
“丢你进湖。”
如果他听得懂我的语言的话,那么他可能会听到这样一句怒吼:“谁让你TM穿狐裘的!!!!!!”
那一晚,我睡在他房里。
(某只坐在红木的桌边,两只爪子比比划划,另两只在桌边乱晃,漫天唾沫横飞中。)那、是一个非常暧昧的夜。他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开始宽衣,呃……在切入正题之前,让我们为那件银色的狐裘默哀三分钟吧……阿门。
他的玉手缓缓移到腰间,蓝色的束腰丝绦慢慢地解下来,浅蓝色的长衫慢慢地褪下来,里面是……雪白的……内衫。
在我期待的注视下,他慢慢解开内衫的绊扣,终于,雪白的香肩,肌肤如玉,润滑得如同京城王大娘的雪绸,弧度优美的锁骨,让人鼻血狂涌的性感撩人,顺着雪白的胸看下去,是若隐若现的乳沟,一对饱满的山峰,隐在红色绣金的肚兜里边……呃?
各、位、观、众……偶拿错剧本鸟…………(麦PAI,麦PAI,重来重来。)
在我期待的注视下,他滑落雪白的内衫,刚要解裤子,看见床上的我,于是转身取了丝袍披在身上,555555……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刻,却被某个杀千刀的马赛克……偶泪奔……(一度君华:阿嚏,谁在骂我???)
“差点让你占了便宜……”这厮一边解裤子一边道。回手把我搂在怀里,我气愤地拨开,占了便宜?!!!!想我狐族第一美人妖界第二高手天下无双地下仅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昭君见了跳涯西施见了自裁尼姑见了顿足和尚见了还俗西门吹雪见了都得弃剑学跳舞的一代倾城绝色,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啊??
不想这家伙脸不是一般的厚,刚把他左手剥开,右手立刻坏抱过来,我黑着脸,这厮有恋母情结。(君华惑:这结论由何而来?舒颜:难道我不是母的么?众人:……)
一晚就这么过,发现被他抱着的感觉……丫的真的还不错……

52书库推荐浏览: 一度君华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