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夫君太凶残_苏行乐【完结】

 《我家夫君太凶残》作者:苏行乐

文案
-你家夫君是皇上都要敬重七分的皇叔。
-可是他好凶……
-你家夫君容貌过人。
-可是他好凶……
-你家夫君很有本事也很有钱。
-可是他好凶……他还是个瘸子!/(ㄒoㄒ)/~~
祁明秀:既然你这么嫌弃我,你又何必嫁给我?
宝盈:我怕我到时候连个瘸子都嫁不到啊~~~~(>_<)~~~~男主装瘸,女主真傻==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明秀,李宝盈┃配角:┃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宝盈自从嫁给人见人怕的雍王爷后,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生 怕自己一不小心惹他生气了被赶出府。
可是处着处着,她却发现雍王爷好像也没那么凶了……
本文讲述的是吃货女主原本只想吃饱饭吃好饭安安静静做个小侧妃,结果阴差阳错却被高冷凶残男主捧在手心宠上天的故事。
文笔流畅,故事有趣,各种角色生动活泼,值得一读。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皇叔让她滚

宝盈今年十五岁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是拢翠庵里除了一日三顿的斋饭,其他什么都没有。
月光从窗户里透进,正好落在她的床头,她趴在篾席上看着自己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白嫩的胳膊,恨不能咬上一口。
她好饿啊,好想吃饭、好想吃肉啊!
——都不知道母亲跟姐姐来这里养病为什么要带上了她,明明她又没生病。
那要不要出去找点吃的呢?她记得山那边的林子里有一棵野葡萄树的……
想着上次走在最后偷偷摘了一颗尝的那一下味道,宝盈口水都要泛滥了。
虽然还没熟透,虽然有点酸,可还是很好吃哒!
可是外面天都黑了,其他人也都睡了,她一个人出去,好害怕啊!好长好长的路呢!
翻来覆去好半天,宝盈悲愤的把头埋在了枕头里,可是当又一阵激烈的咕噜声传来时,她猛地一下又抬起了头。
那可是很好吃很好吃的葡萄啊!
……
片刻后,重新穿好衣服的宝盈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关上门,四周悄然无声,左边是大姐李宝铃的屋子,再左边是母亲刘氏的屋子,她一个也不敢吵醒,只小心到不能再小心的穿廊而过。
宝铃姐姐好凶,母亲大人更凶,被她们发现她就死定了,嘤嘤嘤。
她也想叫个丫鬟陪同的,可是自己的丫鬟嫁人去了,其他的丫鬟虽然不凶,可是她也不敢呐,那可都是母亲跟姐姐身边的人。
好在月亮挺亮的,四周也不是很黑,她快去快回,应该也不消多久。
……
出了拢翠庵的偏门,宝盈当真一路小跑起来。一开始她还被身后自己的影子吓了一跳,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了,心却依然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那可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啊!
野葡萄树所在的地方很快就到,宝盈看着满树的葡萄,喜不自禁。她也不耽搁,摘了一个就塞到了嘴里。
唔,好吃好吃!真好吃!它不酸了也!香甜的汁水流入嘴里,宝盈好吃的差点连皮都吞了下去。
她开始不停摘着往嘴里塞,腮帮子鼓得像松鼠。吃着吃着她又想起了什么,掏出手绢铺在地上就把采下的葡萄放在里面。
她得带点回去藏起来,不然明天晚上又饿了还得跑出来。
下意识的环顾一圈,天上圆月高悬,可是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树影幢幢,想想也真是可怕呢。
宝盈一个激灵又害怕起来,赶忙又采了几颗葡萄就想着把手绢收好,可是就在这时,隐隐的似乎有乐声传来。
……
宝盈凝神听去,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可是这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乐声呢?不过这可真好听啊。
就是让人有些难过。
宝铃姐姐在家也学乐器,她学不会,就只好站在边上当听众。宝铃姐姐就问她你听出些什么名堂了吗,她说没有,她就翻着白眼说她在对牛弹琴……其实她都不敢告诉她她弹得有多难听……
她虽然手指笨,可是她耳朵特别灵啊!
宝铃姐姐的乐声里根本没有东西,可这个乐声里却包含了太多太多。
宝盈忍不住的就想去看看那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走了几步却又停住。听声音那人离这不远,可是……她今晚上已经逾矩了,再跑那么远去见个陌生人是不是太大逆不道了?万一还是个男的呢?
母亲知道了,真得把自己逐出家门了吧?
可是,要是不去看一下的话,今晚上都睡不着了吧?
宝盈咬着一颗葡萄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就躲在边上,远远的,偷偷的看一看。
……
夜色愈发浓了,宝盈循着乐声一路往西走,不知不觉的穿过了树林。她还担心走到一半乐声就停了,幸好它一直响着。
前面就是树林尽头,宝盈察觉那人应该就在那里了,心又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她收起脚步声小心摸着向前,时不时的还找些东西藏住自己。而当她走出树林,藏在一块巨石后再次探出脑袋查看时,她却一下被眼前的景色惊住了。
只见树林外,是一块地势稍低的平地,而在平地数丈远的地方,却是一条广阔的江。
江水平静,在如轮明月照耀下仿如银镜,而一个男人就坐在江边拉着他手中的琴。
他背对着,宝盈看不清他的面容。不过他的边上似乎还坐着一个人——是个小孩子?
宝盈想要转过去看个清楚,可是一个不慎,脚尖踢到了一块碎石。咕噜咕噜,碎石滚下,在寂静的山林里发出了好大一番响声。宝盈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挪开。
“什么人!”这时,一道凌厉的喝声却传了过来。
循声望去,却见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黑衣人正快速冲了过来。
完了!被发现了!宝盈惊慌失措,赶紧就想转身跑开,可是没走几步,一把剑已经横在了自己的面前。
抬头,斜眼,正是那个黑衣人。十八九岁,阴沉着脸,目露杀机。
宝盈吓得魂飞魄散,“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你不要杀我!你不要杀我!我只是来听他拉琴的!”
她慌忙扭头就想指给他看,可一回头,却发现江边的人不见了,而另有一个人正从自己的身后走来。
“主上。”黑衣人见到,手不动,头已低下。
宝盈这时才认出那个人就是江边那人,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他的手上也拿着一把胡琴,可是他看起来更凶了!
身形特别高大,脸上轮廓分明,长得很好看,可一点表情都没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只是冰冰冷的看着你,居高临下,好像你就是个蝼蚁,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不放在眼里就好了,就怕他动动手就捏死了啊!
“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听到你的琴声很好听才跑过来看的。我不是坏人,我真的不是坏人!”她知道他才是说话的人,忙又辩解道。
见他无动于衷,锋刃似乎离自己更近了,她急得快要哭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住在那边拢翠庵里,我是半夜肚子饿爬出来偷摘葡萄吃才会听到乐声的!喏,你看,葡萄还在这里呢!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你相信我!”说着,她忙又解开手绢里的葡萄呈给他们看,“你们看,这个葡萄可甜了!”
她着急的想要证明自己,惊慌失措之下已经管不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黑衣人看向自己的主人,等着他的训示。
那人看着宝盈递来的葡萄,却是有了明显的嫌恶,他抬头一瞥就是冰冰然的一声厉喝:“滚!”
宝盈忍了那么久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这人好凶啊,还从来没有人让她滚过呢!
她都已经说了她不是坏人了……嘤嘤嘤……
可是她如何敢不听话,瘪着嘴转身就往林子里跑去。然而底下根蔓交错,她一个不察,扑通一下就摔了个狗啃泥。
好痛啊!
“咯咯咯——”宝盈正痛得眼泪滋出,身后却又传来了一个笑声。她回过头一看,却见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黑衣人,手里正抱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正看着她,捂着嘴,满眼的笑意。
宝盈更想哭了,可是其他的人都在虎视眈眈看着自己,她不敢再停留,只是忙又爬起来快速跑开,甚至就连掉落的葡萄都顾不上捡了……
呜呜呜,她以后再也不出来了。
……
宝盈一口气跑回拢翠庵的屋子,关上门,才觉得自己安全了。
而在她的身后,一名黑衣人始终跟随着。
……
片刻后。
“主上,属下已经查实,刚才那人是太常寺少卿李裕李大人家中的女眷。李家主母与小姐得了病前来休养,正是住在前面的拢翠庵。”江边,黑衣人将刚才查明的事一一秉来。
祁明秀无动于衷,他只是在他说完后,状似无意的问道:“为什么一早没有发现她?我的隐卫,不该如此没用。”
平平淡淡一句话,却带着无上的压力,黑衣人的双膝一下就跪下了,“属下知罪!”
“说,为什么?”
“属下……属下只是一时沉浸在了王爷的琴声里……”不敢问答,却也不能不回答。
“啪——”胡琴被折裂,扔在了自己面前。
黑衣人心一跳,把头埋得更低。
祁明秀却没再说什么,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款步走开。
“谢主上不杀之恩!属下……会自去领罚的!”黑衣人头重重磕下。
“明天就回京吧!”祁明秀置若罔闻。
“是!”另一个黑衣人闪现,肃然施礼。

第2章 皇叔要娶妻

“宣雍王殿下觐见!”
皇宫,文华殿,祁明秀一身华服进入,步伐稳重,神色淡然,除却手中一根通体乌黑的拐杖,当真与常人无异。
燕帝祁明章已迎上前来,脸上似笑似恼:“七弟你可真是任意妄为,前往漠北的使团前日就已回来,你倒好,今日才见到你人!”
祁明秀兀自淡淡,“睿王兄忌日之时我在漠北不能祭奠,故回来时转道去了明月山庄。皇兄应该知道,睿王兄生平最爱在明月山庄望江对月弹奏一曲。”
燕帝脸色微变,转而不无怅然的说道:“三弟是可惜了。”
睿王,原来的太子殿下,可已英年早逝。
顿了半晌又道:“七弟快先坐下吧。天气已经入了秋,你又长途劳顿,这腿又该疼了吧?”
“谢皇兄关心。”祁明秀没有推辞,大刀阔斧在铺着软垫的椅子里坐下,又将手中拐杖置在一旁。宫女已经递上茶来,他接过,一口饮下。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