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紫_蜀客【完结+番外】

《重紫》(完结+番外)作者:蜀客

【内容简介】

睥睨六界,绝世风华,他是仙门至高无上的重华尊者,高高在上,任人仰望,任人敬慕,却永远也摸不到,得不到。
冥冥之中,她懵懂地走向他,成了他的徒弟。天生煞气,注定入魔,不能修习术法,没什么关系,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就好。可她却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无助而绝望,看着他,不敢仰望,又忍不住仰望。
只想在他身边,生生世世地陪着他就好。命运却没有如此慈悲,仙、魔两届的恩怨没有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编辑推荐】

我欲度你成仙,却被你度成了人。
九天之上,浮云天际,是谁丢了自己,不思量,却难忘;彼岸花下,是谁历经两世,依旧难断情丝。人何方,魂何方,只愿朝朝暮暮常相伴。

【煽情版文案】

“小虫儿,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日子,一定不要成魔。”
可是大叔不知道,除了她自己,所有人都要她成魔

“你从来都不信我。”
不是不信,是别的他负不起,能负的只有她

“要我原谅你么,除非南华山崩,四海水竭。”
当他终于张臂朝她走来
她只是笑,没有喜悦,没有期待,只是站在那里笑。

两生师徒,三世成魔,沧海桑田,问情深情浅,爱多恨多?不如闹他个南华山倾,四海水竭,何计来生仙与魔。

最怕回首,晴空碧月,归去也,相拥一刻,此心向长河。

若星璨,恨逐波。

——
有人把《落花时节又逢君》归入仙侠,其实不准确,这部才是真正的仙侠。仙侠文过来过去无非就是几个称谓,且不表。

有读者说写师徒吧萌师徒,于是乎,此文有了白衣仙人师父;
朋友说写师兄吧萌师兄,于是乎,此文有了温柔师兄别扭师兄;
又有小姑娘说写大叔吧萌大叔,于是乎,此文有了美貌大叔;
我说既然是仙侠,怎能少了大反派魔族,于是乎,此文内有了暗黑魔君;
此文称言情,恶毒女配已成必备角色,于是乎,此文有了恶毒女配;
——于是乎,此文狗血了。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52shuku.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白云之桥

  历时二十年的人间浩劫过去,天魔永远消失于六界之中,山河愁云散尽,万物复苏,满目疮痍的大地终于有了一线生机。逆轮魔宫被摧毁,魔族溃散解体,化身遁入人间逃避仙门追杀,徒留残垣断壁,荒村死镇,和无数个残破的家,死于战乱的百姓不计其数,或是死了儿子,或是死了妻子,有死于魔族手上的,也有死于仙门手里的,新坟处处可见,一派劫后余生的景象。
无论如何,一切都已过去,战乱留下的痕迹终将被岁月抹尽,那段噩梦般的日子也终将被人遗忘。
城里街头,几个乞丐有气无力地坐在墙下,面前破碗内都空空的。
其中有个小孩。
小孩五六岁模样,乱蓬蓬的头发,黄黄的小脸,看不出是男是女,因为没有肉,那双眼睛就显得格外大,整张脸上似乎只长了双眼睛,眼睛毫无光泽,脏破的衣裳遮不住身体,两条小腿露在外面,由于长期受饥饿的折磨,瘦骨嶙峋,如枯柴一般,上面还有多处青紫的淤伤,披着空空的衣裳,整个人活像一根枯萎的草,几乎被冷风刮跑,让人怀疑这样一个小不点是怎么活下来的。
有人走过,丢下半个包子。
数双眼睛倏地亮起。
几乎是同时,乞丐们全都扑过去,犹如饿极的狗看见肉骨头,混战成一堆。
许久,人堆重新散开。
一个小脑袋从人堆里挣扎着爬出来,大约是怕人抢,两只小手拼命将包子整个塞进嘴里,腮帮鼓鼓的,竟然是那个小不点儿。
大乞丐骂:“又是这小丫头!”一耳光扇去。
小女孩被打倒在地上,滚作一团,却犹自不要命地吞着嘴里的包子,哽得直伸脖子。
那乞丐不解气,上去就踢。
挨了两脚,地上的小女孩惨哼两声,猛然抬脸瞪着他,那双大大的眼睛此刻幽深不见底,其中涌动着的,竟是罕见的浓烈的杀机,令人胆寒。
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女孩会有这般目光,那目光连恶人见了也要害怕。
周围的乞丐都忍不住退了步。
那乞丐也心虚:“总拿眼睛瞪谁,我弄瞎了你,看你还瞪不瞪!”说完过去将她按住。
挨打无妨,不能没了眼睛,小女孩惨叫着,拼命将脸贴在地上躲避。
忽然,一股力量凭空袭来,将大乞丐推了开去,旁边乞丐们看得目瞪口呆。
大乞丐恼怒:“谁!”
“小孩子可怜,怎好欺负她。”
那是小女孩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仿佛自天上传来,柔和的,略带责备的语气,更多的却是怜悯,听在耳朵里,温暖又舒适,就像母亲温柔的手抚在身上。
须臾,一只手拍拍她的背。
“起来,不怕。”
感受到安全,她缓缓抬起脸,大眼睛里满是疑惑之色,别人都不管小叫花的,他为什么要帮忙?
下一刻,她就知道了答案。
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脸,完美得不似人间所有,轮廓分明,双眉微皱,一双凤目形状优美,正温和地看着她,其中是数不尽的悲悯之色,他微微曲膝,半蹲在她身侧,作势要扶她,雪白的衣袍拖在地上,黑亮的长发披垂下来,几乎直达腰间,真如九天下凡拯救众生的神仙。
那一脸不忍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她,他不仅是来救她,而是上天派来救所有受苦受难的人的。
她看得发呆了。
见她无事,他微微弯起有型的唇,微笑中透着一丝安慰,扶着她起身。
知道他不是寻常人,旁边众乞丐乖乖的躲远了些。
干净白皙的手扶着她,一点也不嫌她脏。他轻声道:“受了欺负可以生气,却不该有害人性命之心,知道么?”
面前的人俯身看着她,一只手放在她肩头,悲伤与怜悯,犹如救苦救难的圣人,又如谆谆教导的亲人。
他竟然看出了她的心思?方才她真的恨得想要那人死了。
小女孩生平头一次明白了自惭形秽的感觉,下意识垂了眼帘,羞怯地点头。
他轻轻摊开她的小手,在那手心划了两划,再合拢:“这样,今后就没人敢再欺负你了。”
光华闪过,手心依旧空空。
神仙在变戏法呢!小女孩惊讶地眨眨大眼睛,腼腆地看他,疑惑。
忽然,一个人声音自远处传来:“楚师兄,小师姐在找你呢!”
重任在身,方才感受到强烈的煞气,以为是逃散的魔族要来打魔剑的主意,想不到竟是来自于一个小女孩,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要不要告诉师父?
他直起身:“就来。”
冲她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仙门的人。”
“不知道是哪个派的。”
“……”
仙门?真的是神仙!小女孩呆呆地望着,直待那雪白的背影翩翩消失在街角。
.
流光易逝,往往只一转身,匆匆就已过了数年。千里之外,仙钟长鸣,晨雾散尽,南华山巍巍浮在云端,远远望去,峰顶笼罩着淡淡的金光。通往仙山的只有一条路,要先登上面前这座大山的山顶,时候未到,山门紧闭,无数人等在门外。
南华派广收弟子,五年一度,仙门收徒向来严格,且以年幼为最佳,正如一张写过许多字的纸,和一张崭新的白纸,更好用的永远是白纸,因此南华派的规矩通常是七至十四岁以内的孩子参选。
南华派本就是四方仙门之首,也是剑仙派之首,镇守通天门,五年前,南华天尊大战逆轮魔尊,终于斩除魔尊,捣毁魔宫,魔族从此无容身之地,再不能横行为害,天尊却也因此重伤身亡,四方同道提起无不肃然起敬。那一战,更使南华剑仙派成为世人心目中的圣地。现任南华掌教,正是天尊的大弟子虞度,虞掌教目前只有八位亲传弟子,其余都是徒孙辈,他早年说过只收九名弟子,因此众人都在猜测他今年大有可能会收关门弟子,而这个关门弟子的首要条件就是,资质过人,胆识过人。
大人们比孩子还紧张,将叮嘱过的话又反复叮嘱了好几遍,人人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好好表现,拜个好师父,若能被掌教和几位尊者看中,那就是莫大的运气了,
前来参选的人中,几个孩子格外惹眼。
他们都穿得极其破烂,没有大人护送陪同,当中是个小女孩,十来岁年纪,头发像别的小孩一样用红绳子扎了两个角,由于缺乏营养,干枯而少光泽,瘦削的脸蛋也黄黄的,惟独那双大眼睛光华闪闪,天真机灵,透着几分淘气。
“虫子,你真的要去吗?”
“当然。”
“仙长会收叫花子当徒弟吗?”
“我哪里像叫花子了?”小女孩不服气,低头扯着干净却破旧的衣裳,她已经努力洗得很干净了,扎头发的绳子是她捡来的,“神仙大哥给我的法术不灵啦,我要自己去学法术,叫他们不敢欺负我们!”
“虫子,要是仙长们不收你的话,就回来啊。”
“他们一定会收我。”
“你怎么知道?”
“我胆子大啊,”小女孩挺胸,“他们喜欢胆识过人的,我胆子很大。”
“对哦。”小乞丐们都点头。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大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行来,缓缓放慢速度,最终停在山脚下,穿着不凡的车夫先下车,搬了个脚踏放好,须臾,车内出来一位小公子,锦绣边的紫衣,小小金冠,腰间束着条雕花镶金带,一看便是出身富贵人家。
年纪虽小,不过十二三岁,那长相已了不得,依稀竟透出美男子的风采,长眉如刀,目如秋水,只是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神情似乎很不耐烦,他先是站了片刻,居高临下向四周扫视两眼,然后才走下车,举止很是文雅,可见教养良好,一派少年老成的模样。
车内紧跟着出来个穿着华贵的妇人,黑色长披风,握着条精美的手绢,和别的大人一样,她也拉着小公子柔声嘱咐许久,末了又取出封信放进他怀里:“你爹的信,记得交给虞掌教。”
说话声虽低,周围却已有不少人听到,都议论起来。
小公子脸色越发难看,勉强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
妇人不放心:“等山门开了,我再走。”
小公子沉着脸不说话。
“虫子,他爹认得虞掌教。”
“他们有信,虞掌教肯定要收他当关门弟子了。”
仙长们也喜欢有钱人吗?小女孩有点泄气,对方既然有信,多半就是和掌教有交情,她撇撇嘴,哼了声:“仗着爹娘说情,当虞掌教的弟子有什么了不起,我要当督教闵仙尊的弟子!”
原来南华派除了掌教,还有一位督教与一位护教,这位督教仙尊大名闵云中,是南华天尊的师弟,比掌教还要高出一辈,是当今南华派中辈分最高的一位,其择徒教徒之严尽人皆知,门下弟子却个个都大有名气,他也是唯一一位敢与掌教抢徒弟的人,但有资质好的,都会先收归门下。
她说的声音太响,小公子显然听到了,气得小脸青一阵白一阵,待他转脸看清楚之后,目光立即由愤怒变为不屑。
见他看不起自己,小女孩正要再气他,忽然听得耳畔轰隆一声。
众人同时朝山门望去。
面前的山门已经消失,不,是整座山都消失了,先前看到的漫山郁郁葱葱的树木已经不见,竟变作了万丈悬崖!
悬崖深不见底,茫茫一片,但闻风声隐隐,险恶至极。
上面有座桥。
那是一座白云铺就的桥,直通向对面,一眼望不到尽头,桥面宽只有三四尺,虽说行走足够,可是这么高的悬崖,周围又没有护栏,万一不慎失足摔落,必定就粉身碎骨了。
仙长们当然不会伤到孩子,无非是设置第一道关来考验他们,大人们都明白过来,催促孩子上路,无奈孩子们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哪里知道是幻术,一个个都吓得白了脸,有那胆小的已经哭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肯过去。
“虫子,这怎么过去,会摔死的!”小乞丐们也惊叫。
小女孩白着脸,迟疑。
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嗤笑。
再看时,那小公子已经率先走上去了。
仙长们要收胆识过人的徒弟啊!小女孩记起来,连忙朝小伙伴们道:“天黑了我还没回来的话,肯定是南华山的仙长们收我当弟子啦,也可能……摔死了,你们就自己回去吧,谢谢你们陪我走了这么远。”千里之外赶来,一路行乞问路,走了整整三个月。
小乞丐们点头。
小女孩有点伤心,再不看众人,咬牙踏上云桥,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
有了第一个和第二个,后面一些胆大的小孩子都陆续跟上,当然更多小孩是死也不肯去,那些大人们无奈,气得纷纷骂“没用的东西”,打了一阵,到最后只得带着他们回去了。
不出意外,第一关就淘汰了一大半人。
.
南华仙山,数千弟子等候在门外,六合殿上,几十名大弟子恭敬地立于两旁,上头并排坐着三位仙长。
中间一位三十来岁,穿着青色长炮,白净面皮,面前竖着柄青蓝色长剑,剑尖朝下悬浮于半空,仙气环绕,六合剑的主人,除了当今掌教虞度再无别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蜀客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